阿四_弧比赤道长

老四的阿福特[误]
是块儿神经饼,馅儿挺甜,没人知道的那种

新春贺文•上

剧情大纲为《大小姐和大少爷的反派生涯》歌词,建议文章和歌曲同时食用。
一个和新年并没有任何关系的新年贺文。

“骑士”基尔伯特今天换了一副新墨镜——淡红色半透明的镜片,他血般赤红的虹膜几乎和镜片融为一体,为本就难以看穿的眼神又穿上了一层伪装。
那副墨镜从风格上看倒是不像他的手笔——基尔伯特向来只戴黑色墨镜。但如果把他那节奏随意的步伐稍作调整,再配上那身熨烫笔挺的西装,微微勾起的唇角,下一秒直接空降T台走一场春季时装秀似乎也不是件很有违和感的事儿。
基尔伯特今天的样子让人很难把他往杀手这个职业上想,非常地有迷惑性,也非常地非基尔伯特风格。毫无疑问,所有看到的人对于他这身装扮的搭配者心知肚明。
但所有人都知道,基尔伯特的心情大部分时候都阴晴不定,谁知道他那双看不透的眼睛都在注视着什么地方呢?八卦讨论还是放到基尔伯特不在的场合比较好。

“少爷”罗德里赫今天换了一副新墨镜,先前那副淡红墨镜显然换了主人,冰蓝色新宠成功上位,冷色调和抿起的唇角把本就打在他身上的“冷静”标签变得更加突出。
不过说实在的,他那身黑西装看起来不太像他的风格——他出任务向来穿白西装,完成任务且西装上不沾一点儿脏污,这才像是罗德里赫的人设。
但再看看走在他前面的基尔伯特,那身西装的来头也就能猜得八九不离十了。
鉴于罗德里赫那藏在温文尔雅的外壳后几乎从来没有被别人摸透过的心情,关于他的衣橱内容的讨论也放到他不在的场合比较好。

“骑士”和“少爷”是一对同步率极高的搭档,这是“家族”里人尽皆知的事情;基尔伯特和罗德里赫是一对情侣,这是“家族”里公开的秘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象征着危险的夜晚是他们这行行动的首选,但对于这次的任务目标来说,或许还是正午更适合他。
“罪恶的人在正午的阳光下忏悔自己的罪孽并接受来自光的审判,你不觉得这个故事结局很有意思吗,少爷?”基尔伯特一边调整耳钉,以便确认藏在里面的隐形耳麦没有问题,一边对罗德里赫说。
“新墨镜在这个时候也能发挥它的本职作用。”说着,他朝罗德里赫眨了眨眼。
“大笨蛋先生,我不得不告诉你,事实上,这种故事结局俗透了,那副墨镜也不希望在它换主人的第一天就被血液弄脏。”罗德里赫把扣上的袖扣解开两颗,袖口挽起,方便他使用那把藏在袖子里的带刀鞘的小型匕首。在做完上述动作之后,他想了想,对刚才的话又补了一句后续:“正午时嘈杂的人声确实可以掩盖枪声和尖叫,但也容易让人发现它们。”
“两位,准备好了吗?”耳麦里传来指挥部的询问,“那么,限时任务,两分五十一秒内拿下目标的人头,开始。”

真不知道该说目标人物抠门还是说他谨慎,华灯初上时,别处都灯火通明,唯独他的住处吝啬得连门前灯都舍不得开。在漆黑一片里,猎人和猎物的表演才刚刚拉开序幕。

“别躲了,”基尔伯特说这话时语气轻快,“不用任何照明设备,确实是个在黑夜的藏身的好方法,只可惜——”
拖长的尾音与脚步声一起靠近,基尔伯特熟练地打开了壁橱暗格,用枪口点了点对方的左胸口:“只可惜,你的心跳和呼吸声出卖了你。”

“给你几秒钟时间,赶紧跑吧。”基尔伯特擦拭着手里的匕首,豪爽地从他不多的任务完成时间里给任务目标拨了几秒钟用来逃离。
走在后头的基尔伯特神情轻松,仿佛他这是在闲庭信步而非追赶前面的任务目标。
“还要继续逃下去吗?”他对摔倒在楼梯转角处的任务目标关切地询问。
“你……你知道自己被利用了吗!从‘家族’里叛逃出来的我,可是知道家族所有的秘密……”一声枪响打断了对方还没有说完的话,基尔伯特看向来人。
罗德里赫靠近任务目标,试探鼻息和脉搏,确认对方已经死亡之后,说:“基尔伯特,谨言慎行,少听,少看。”
“所以,穿山甲到底说了什么?”基尔伯特起身,朝罗德里赫指了指他自己,任务目标飞溅的血液有一部分沾上了他的西装,连带着领子上别着的墨镜也沾上了殷红,“瞧吧小少爷,你的墨镜最终还是难逃此劫。”



各位过年好呀(●°u°●)​ 」【死亡人口突然诈尸】没想到高一比初三还忙,看看时间发现我有半年没更新过老福特了,趁寒假有空先丢个新春贺文•老福特限定版来复健一发,下篇大概过两天再放出_(:з」∠)_【滚走】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