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四_弧比赤道长

老四的阿福特[误]
是块儿神经饼,馅儿挺甜,没人知道的那种

迟到的光棍节短文

又到了中段考的时候,对于W中学的孩子们来说实在是一场灾难,特别是对于初二的孩子们——镇上其他的中学都是每学期集体旅行一次,而W中学初二的孩子们则是只有初一第一个学期才集体旅行过一次。本来他们还很期待中段考后的集体旅行的,但是班主任却告诉他们从星期三考到星期五,今年不去集体旅行。

不过不幸中的万幸大概是初一的孩子们也没得去集体旅行,他们不是一个级。

还有一个噩耗,那就是光棍节那天要和试卷同生共死——对于男女生在学校必须保持一米距离的W中学来说,情侣这种东西是不可能出现的,只能是Everybody is single dog.

好了,瞎扯淡了这么多,也该把镜头对准主角们了。

罗德里赫匆匆行走在去学校的路上。

绿化向来很好的小镇此时被落叶铺满,踩在落叶上咔嚓咔嚓的声音和呼呼的风声让罗德里赫近乎听不清耳机里传来的《安魂曲》。

这个南方的小镇像是没有秋天的过渡一样,夏天可以从五月初一直到十月底,十一月初便是一派寒风萧萧落叶飘的景象。

这样的场景,也给罗德里赫的背影平添了几分『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意味。

罗德里赫对隔壁班传来的摇滚乐感到很不满——毕竟这声音就算他在一楼也能听的一清二楚,更别说就在隔壁了。

教室里只有基尔伯特一个人,他趴在桌上,面前摊着下午要考的政治和上午用了还没收起来的草稿纸。这就是罗德里赫到了教室后看到的画面。

其他人都在外面用上午考数学时用的草稿纸折纸飞机美名其曰放飞理想,然后往楼下扔。平时这种活动基尔伯特肯定是第一个参加的,今天他却趴在桌上,蔫蔫的样子看起来像放在冰箱里冻过头了的青菜。

罗德里赫或许是出于关心,又或者是因为好奇心作祟,他坐到基尔伯特前面的弗朗西斯的位子上,凑近看基尔伯特是个什么情况。

感觉到有人接近,基尔伯特抬起头,发现是罗德里赫后又趴了回去,闷闷的说『小少爷,是你啊。』平常就有些沙哑的声音在此时更加沙哑。

『基尔伯特,你怎么了?』罗德里赫看着基尔伯特反常的反应,有些担心地问。

『没事,本大爷不过是每逢大考必感冒而已,哈…哈欠,』基尔伯特从桌底抽出一张面巾纸,擤了一下鼻涕。

『小少爷你把耳机借我一只呗,隔壁的摇滚乐太吵了我睡不着。』大概是因为感冒,没了生龙活虎气势的基尔伯特此时请求的语气不但没了平时本大爷赛高的感觉,还带上了点撒娇意味。

罗德里赫没说什么,把一只耳机递了过去。

『呼,半个小时后记得叫醒我。』基尔伯特打了个哈欠,戴上耳机,头埋在手臂里,又睡了回去。

罗德里赫看着只穿着短袖校服的基尔伯特在浅眠中因为从窗外一阵一阵吹进来的冷风而在梦里也不太安稳的样子,有些于心不忍。对于坐在冬暖夏凉的教室角落的罗德里赫来说,只穿一件长袖衬衫倒也不算太冷,于是在慈父【?】光辉照耀下的罗德里赫把外套披在了基尔伯特身上,然后戴着另一只耳机就坐在弗朗西斯的位子上也开始午睡。

在外面high完了的同学们回到教室里,看到的就是基尔伯特和罗德里赫趴在同一张桌子上午睡,各自占据桌子的一半,和对方的距离又是那么近,似乎只要他们俩中的谁再往对方的方向挪一下就能亲吻对方的额头。

『啧啧啧,当街虐狗,毫无人性。』『你们说跟校长举报有奖是真的吗?传说中的一米十五块。』『校规里说的是异性,要玩起文字游戏来说他们俩也没有违反校规啊。』……

同学们对于他们行为表示『好想FFF不过还是祝福你们好了』

————————我是他们考试的分割线———————————

考完试,基尔伯特依旧是蔫蔫的样子,除了生病的原因之外,还有刚刚被告知语文和历史的成绩都是七开头导致的。

罗德里赫走过去,突然想到了什么,从口袋里翻出一根话梅糖,塞到基尔伯特嘴里。

『唔,小扫爷泥干森么?』【小少爷你干什么】嘴里叼着糖的基尔伯特有些口齿不清的说。

『今天是光棍节,听他们说要给单身的人发棒棒糖。』罗德里赫说。

『小少爷你怎么就知道本大爷单身。』基尔伯特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不满。

『基尔伯特你已经不是单身了么?』罗德里赫带着点失落问。

刚问完就被基尔伯特的吻堵住了后面的话语。

『kesesesese刚刚是不是还不一定,现在不是就行了。』基尔伯特笑着说。

『大笨蛋先生』罗德里赫听到如此明显的暗示有些脸红。

不过,他们似乎忘了教室里的其他尚未脱单的人,于是他们就被人群埋了。

『FFF烧烧烧』『FFF团不是不烧真爱么』『我是单身,我也要糖』『诶,抱歉我今天没带那么多,下次补好不好』……

吵闹声充满整个教室,有所爱之人以及这么一群逗比的陪伴,即使是寒冷的冬天也会感到温暖吧。

【作者碎碎念】

阿拉,这一篇其实昨天晚上就写好了,但是昨天在级群里聊嗨了忘记发了【憋打】下周更新BE三十题第四题。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