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四_弧比赤道长

老四的阿福特[误]
是块儿神经饼,馅儿挺甜,没人知道的那种

一天【短篇】【已完】

【基尔伯特的场合】
六点二十分准时响起的闹钟,即使是冬天也用冷水的洗漱,十五分钟快速吃完早餐出门,然后狂奔下楼,骑车出发。
这就是基尔伯特的早晨。每天如此,千篇一律。
这个南方小镇即使是在冬季也能有暴雨预警,不过幸运的是,基尔伯特早上出门的时候不过是有一点点细碎的雨滴罢了。懒得撑伞,就把帽子一扣,出发!
在快到红绿灯那儿时,明显前一天没有睡够的他在打哈欠时挤出了几滴生理泪水。眼前的一片模糊让基尔伯特下意识松开双手去揉眼睛,又在下一秒因为自行车的不平衡而手忙脚乱的把手放回该放的位置去。
一分半的红灯,对比起之前在七点钟前都是一分钟的红灯来说,漫长了很多。基尔伯特一只脚支撑在地上,看着大多还没开始营业的商店发呆了一会。
绿灯亮起,糟糕,雨点有些变大了,那么再骑快点吧。
走到大概一半的时候,雨已经大到用帽子完全挡不住的程度了,于是靠边停下,极其不情愿地掏出雨伞,打开,然后一只手拿着伞,一只手扶在车把上。
从这条路去学校有两个选择,直去到邮局那个十字路口然后右拐,或拐进被学生们戏称为奶茶一条街的短小街道的入口,第一个路口左转之后右转,也能到达学校。
平时基尔伯特喜欢直来直去,但是这次因为旁边有个距离很近的家伙突然拐进奶茶一条街,他躲闪不及,为了不在这下雨天弄的一身狼狈,只好跟着拐进去。
平时多到车棚外都排满了的停车场此时因为下雨而少有车辆停在外围。基尔伯特想了想,找到了个车棚里偏外围的位置停下。由于车棚实在太挤,基尔伯特的伞掉了。他急忙把车推进车棚后捡起雨伞,还好,并没有太多雨水滴到雨伞里面。
尽管外面湿得让人感觉快要发霉了,教室里却是温暖干燥。
基尔伯特和坐在前面的本田菊打了声招呼,把早读用的英语书和昨天忘记改的数学练习册掏出来,愉快的决定在早读前再眯个五分钟。
【罗德里赫的场合】
赶往教室的脚步有些匆忙,快要迟到的他已经顾不上过快的脚步会把雨水溅到白色帆布鞋上了。
果然下雨天的时候人就会昏昏欲睡,提不起精神来啊。早上迷迷糊糊把闹钟按掉后又睡了十五分钟才惊醒的罗德里赫想。
终于赶在早读铃声响起之前踏进了教室,不用扣占期末成绩百分之三十的德育分让他松了一口气。
走到座位上,摇醒正在补眠的同桌,坐进靠窗的座位,把雨伞往窗台边上一挂,就开始了早读。
万恶的星期三。即使是个平时上课认真听讲的好学生,在面临着早读重复读无聊的单词这种情况的时候,他也是感到昏昏欲睡的。
身旁的基尔伯特倒是读得很起劲,他们班被老师夸奖早读声音大的功劳至少有一半是来自基尔伯特。
在耳边炸开的早读声让人清醒了几分,至少不再是读一遍单词打一次哈欠了。
罗德里赫曾经在某个早上早读发呆的时候百无聊赖的想过,如果英语老师和数学老师的音量能学学基尔伯特,那估计班上也不会有那么多想睡觉的人了。
两节英语课,对于大多数学生来说是『我选择狗带』的。虽然英语老师是个温柔女神音,但是由于太过温柔而导致课堂上昏昏欲睡的人多得很。旁边的基尔伯特也是如此。
看他的黑眼圈大概就知道又是昨天没睡够。罗德里赫记着笔记想。
基尔伯特在罗德里赫刚想完上面这句话的时候把头靠到了罗德里赫肩膀上,含糊不清的念叨了一句『如果老师没有点到我就不用喊我起来』以后,就自顾自的闭上了眼睛,开始了他的补眠大计。
罗德里赫有些无奈,肩膀上突然多出来了一颗头的重量让他身体绷直,怕移动会影响这个不怕被记过的大笨蛋先生。
大概谁都没有注意到,罗德里赫的耳朵有点发红。
【基尔伯特的场合】
下雨天果然还是应该睡觉。这是基尔伯特醒来后的第一个想法。
老师还在讲着重复的单词语法,基尔伯特回头瞄了下时钟。还有五分钟下课。这让基尔伯特有点满意的笑了。
因为下雨,没有人愿意离开教室去外面吹冷风。基尔伯特又趁着大课间罗德里赫去收政治练习册的时候躺在两张凳子上,然后成功的找到了完全使不上力的位置,使得他无法凭借自己一个人的力量起来。
于是就出现了罗德里赫和基尔伯特四目,啊不对,六目相对,此时无声胜有声的一幕。
罗德里赫有些无语的看着目测应该是在躺尸的基尔伯特。
基尔伯特则是很认真的伸出手说『小少爷,奶我一口,啊不对,拉我一把呗』
罗德里赫伸手,用力拉了一把基尔伯特,成功拯救没法自己起来的基尔伯特。
数学课,学生们公认的补作业睡觉的好时机。老师讲课声音不大,而且不常到讲台下来查看,不用来睡觉补作业实在是对不起这么好的时机。
基尔伯特正在玩命补着之前两个星期都没有动过的语文练习册,企图在第四节课上课检查前补完。
旁边的罗德里赫试着认真听老师讲课,但是无奈老师的课实在是太催眠了,过了不久,罗德里赫进入了将睡未睡、迷迷糊糊的状态。
在旁边的基尔伯特此时尽了他作为罗德里赫的同桌的责任,腾出一只手,伸出食指用力戳了戳他的额头。
罗德里赫瞬间清醒了,揉了揉额头,希望能让疼痛消散的快一些。
旁边的基尔伯特看着罗德里赫的反应有些恶劣的笑了。
这是坐在他们后面的高大的俄罗斯人见怪不怪的一幕了。除了讲练习和做练习的数学课,其他时候都会上演这么一出。
而讲练习的时候通常是基尔伯特在老师讲着上一题时,他就已经把下一题做出来并且检查坐在旁边的解题速度不快的罗德里赫的答案是否有错误。
要是有错误,基尔伯特会故意在错误的地方圈一个超大的圆圈——这么做的下场就是会被罗德里赫用草稿本或圆珠笔用力的打一下头。
要是没有错误,基尔伯特也会故意在本子上打一个大勾,这么做的下场嘛,请参考上文。
【罗德里赫的场合】
虽然语文老师可以算得上是最受学生欢迎的老师,但是对于他们的听课质量上还是很高标准严要求的。
比如为了锻炼学生的语感要求每节课按号数上台演讲,当然这种时候下面认真听的人大概一只手就能数清楚——更多人在为了下一个比如的内容临阵磨枪;比如每节课前都要对前一天要求背的读的字词句段进行听写。
『少爷,那个踌蹰怎么写来着?』基尔伯特望了下正在三四组那边“巡逻”的语文老师,小声跟罗德里赫说。
平时基尔伯特是不屑于作弊这种事情的,无奈语文老师在检查过隔壁二班惨不忍睹的听写成绩之后下了『没有满分上午放学后就留下来默写』的命令。为了不耽误及时回家吃饭的时间导致没饭吃,基尔伯特毅然决定作弊。
罗德里赫也怕被老师发现,他不作声,只是把本子往基尔伯特的方向推了一下。
基尔伯特刚把抄到的踌躇两个字写到了自己的本子上,老师就让组长收本子了。
就在组长刚刚把本子拿走,基尔伯特翻开书扫了一眼的时候,罗德里赫找到了自己刚刚听写时的错误。
『基尔伯特』『嗯?』『你看这个踌蹰』『……』『基尔伯特?』『小少爷,我讨厌你,认真的。』
但是不过一个下课,基尔伯特就成功收回了那句『我讨厌你』。
之前已经睡了足足两节英语课,一个大课间的基尔伯特在美术课上闲的没事,决定用这大好时光去和中国那个白头发白胡子据说姓周的老爷爷聊天。
基尔伯特把头靠到正转头看着后桌的王耀刻十二面球的罗德里赫蝴蝶骨的位置。
『基尔伯特?』『小少爷我再睡一会儿。』
说完这句话的基尔伯特用手环住罗德里赫的肩膀,头在刚刚靠的地方蹭了两下。
洗发水浓郁的味道,沐浴露温和的味道,糖果甜腻的味道,外套上洗衣粉和洗衣液混合的味道以及罗德里赫自身带有难以形容的味道混合在一起。
等于小少爷的味道。
基尔伯特像大型狗一样埋在罗德里赫身上吸了几口气后,得出了以上结论。
【罗德里赫的场合】
阳光明媚的冬日里,最适合用来消遣时间的就是睡个午觉,起来后再喝一杯下午茶。然而在繁忙的工作日里,这两件事都是不可能实现的。
本来就算是工作日,罗德里赫也要中午小睡一会的,但是今天的作业格外的多,多到只是听就让人心生敬畏。
于是这大好的时光只能献给算得人头皮发麻的一题半小时的方差标准差。
罗德里赫坐在座位上,草稿纸上布满了计算的式子。他捏了捏鼻梁,振作一下已经被数学题麻痹的精神。
如果这一章的考试也要算这么多的方差,不给一个上午或者提供人手一台计算机是不可能做完试卷的。这是他头一次认为基尔伯特说了一句真理。
『哟小少爷,这么勤奋呐!』基尔伯特来了,大大咧咧的坐下,看了看被求六个运动员的方差折磨得正生无可恋的用力划着草稿本的罗德里赫说。
罗德里赫也不管他,停下正在划着本子的笔,翻了新的一页,又投入了数学的海洋。
基尔伯特看罗德里赫这个反应,没说什么,带着他的书和作业本去弗朗西斯那儿坐——据他说,第一组采光虽好但并没有阳光照进来,大冬天的还是坐在能被阳光长时间照晒的第四组比较好。
过了大概十分钟,罗德里赫还在那道题上徘徊的时候,基尔伯特就回来了,把他的本子往桌子上一摔,有些小得瑟的对罗德里赫说『小少爷你看,本大爷算完了。』
罗德里赫有些奇怪,就算是算得快也不至于十分钟就算完了六个人的成绩方差吧!?
他问『基尔伯特,你是怎么做到算得这么快的?』
『kesesesese本大爷去找了腐烂的计算器,谁知道小少爷你居然自己动手算!』基尔伯特挑眉。
『。。。』罗德里赫觉得被这个大笨蛋先生鄙视是件能够算进人生败笔之一的事情。
【基尔伯特的场合】
生物课,作为生物课代表的基尔伯特并不是太感兴趣——虽然老师说了这是重要的一节。
老师意外的不是纯讲PPT。为了让他们更好的认识什么相对性状,老师喊了基尔伯特上去,全班起立,按照课本上的题目,和他形状一样的就站着,有一个不一样就坐下不能再站起来了。
『舌头能卷起来,』基尔伯特照着课本上自己的形状念着,『头发不是黑色』『眸色不是黑色或深棕』『肤色是白色』『双眼皮』『中指上没有毛』『没有耳垂』
这么一长串下来,班里和基尔伯特的性状都一样的仅剩罗德里赫一人。
老师走到教室中间对同学们说『大家看,和我们的生物课代表形状完全相同的只有一个人,他们俩虽然这些性状相同,但也有很多的不同之处比如——』
『比如他们的属性不同!』不知道是谁说了这么一句,哄堂大笑。
老师顺着这话又继续往下讲……
下课后,基尔伯特的损友们走过来,跟玩真人版找不同似的一条一条的找着罗德里赫和基尔伯特的不同点。找一条就叹一句,叹到最后弗朗西斯来了一句总结性发言『你们两个明明有这么多不同,课上那些问题居然刚刚好只有罗德里赫和你一样,啧啧,真是孽缘啊孽缘。』然后他就被基尔伯特的历史书正中额头。
历史课,老师似乎是因为排课不紧,给他们一节课的时间复习。
明确规定了不许做作业也没用,总会有人在这种时候明目张胆的违反规定的,比如基尔伯特。
明天要交的作业可不是一两个小时就能做完的,身边的人都在利用一切可利用时间,争取今晚还能睡个七小时,基尔伯特倒是自习的课程基本用来补昨晚的睡眠了,再不动笔做作业明天就又要重复一遍今天的补眠经历了。
基尔伯特这节课的运气不错,老师临近下课才过来看了一次,这个时候基尔伯特刚好补完作业开始读书,躲过了一劫。
不过,接下来他的运气就没那么好了。下午第三节的研究活动课有一半的时间能自由活动,基尔伯特在前半节课消灭了不少作业,盘算一下发现大概还要一个半小时就能做完所有作业,于是愉快的去篮球场浪起来了。
看到这里的读者请记住下面这句话,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在球场炫技的基尔伯特成功引起了初一的熊孩子们的注意,于是,放学准备骑车回家的基尔伯特在看到自己的自行车时,脸都绿了,初一的熊孩子们把他的车和旁边的一辆车用同一个锁锁起来了,旁边那辆车他认识,是开学迎新时认识的秋越学弟的。
基尔伯特正想着要打电话给老爹麻烦他来接的时候,老爹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喂,老爹……』『基尔伯特,我临时要出个差,这两天照顾好自己,我现在在机场准备登机,先不说了。』『嘟,嘟,嘟……』话筒里传来一阵忙音。基尔伯特话都还没出口就被老爹的一长串话给堵回去了。
基尔伯特又回到了教室里,对着还在教室里算着中午没算完的数学题的罗德里赫嚎道『小少爷,本大爷的车被熊孩子给锁了,老爹又刚好出差了,这下子本大爷要“以天为盖以地为庐”了!』
罗德里赫不慌不忙的又在作业本上写了几个字后说『正好,我家还有空房间,要来住么?』
基尔伯特一听,眼睛都发亮了『小少爷赛高!』
于是他们就踏上了回罗德里赫家的路。
罗德里赫住在一条算得上没来过的人比较难摸索到的老街上。
街道两旁的地砖是从罗德里赫记事起就铺着的,近十年也没怎么翻修过。昨天下过雨,有些已经松动地砖在下雨后会凸起来,一脚下去能砖下的积水能溅到小腿肚。
从小在这里生活的罗德里赫轻车熟路的避开有可能会有积水的地砖,基尔伯特就不同了,不知道这件事的他走路和平常一样脚踏实地,然后就被溅起的水弄湿了一只鞋子。
基尔伯特在吃了这么一堑之后,看着在旁边毫发未乱的罗德里赫,决定踩罗德里赫踩过的地砖。
不过,有时候也会有意外出现。罗德里赫轻轻的踩过某块地砖后,脚踏实地的基尔伯特踩上去,成功的把另一只鞋子也弄湿了。
基尔伯特瞬间感受到了来自世界的深深的恶意。
罗德里赫住在一个有红色瓷砖贴在楼下的铁门周围的老房子的三楼。
基尔伯特看着他掏出钥匙打开铁门,铁门和楼道之间有一个小房间大的天井。穿过天井,来到一楼楼梯间,罗德里赫打开嵌在墙里的301号木头信箱,查看里面有没有信件,发现没有信件后又把信箱关上。
在罗德里赫查看信箱时,基尔伯特打量着这个楼梯间,在楼梯下面的一块三角形空位里摆放着住户们的自行车,有一两辆为了不被小偷盯上还特意放到了楼梯间拐角处。
一楼楼梯间对基尔伯特来说是可以用平淡无奇来概括的,但二楼的楼梯间,对基尔伯特来说是个终身存在的心理阴影。
不得不说,住户们为了防盗也是蛮拼的,把自行车都搬到二楼楼梯间来了。不过,为什么在自行车旁边,还摆着一辆不知道是深蓝还是黑色的婴儿车。
罗德里赫对于这辆婴儿车似乎是熟视无睹了,他没有任何反应,淡定的继续爬楼梯。而基尔伯特被这辆突然出现的婴儿车吓了一跳,喊了罗德里赫一声『小少爷,这婴儿车为什么放在楼梯间里啊!?本大爷觉得分分钟会有个婴灵从里面爬出来,怪慎人的。』
『哦,好像是五楼的老爷爷储物间里放不下这辆婴儿车了,就摆到楼道里来了。』罗德里赫回答。
幸甚三楼的楼梯间里并没有什么幺蛾子,不然基尔伯特大概死也不会再进罗德里赫住的这栋房子了。
罗德里赫掏出钥匙,打开门,基尔伯特跟在后头,不知怎的有些拘促。
罗德里赫解开鞋带,打开鞋柜,拿出两双毛绒拖鞋,放了一双到旁边『这个对你来说可能会小了点,如果不怕冷的话可以不穿拖鞋。』
基尔伯特把鞋子蹬到门边,穿上拖鞋,唔,好像真的有点小。
基尔伯特往四周看了看,问『小少爷,你家里人呢?』
『他们住在新城区,从那边来上学不方便,我就自己住在这,』罗德里赫边走向厨房边说,『有什么想吃的吗?』
基尔伯特反问『小少爷,我能看看冰箱里有什么吗?』
『可以』罗德里赫穿着围裙回答。
基尔伯特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后就不客气的开始翻冰箱,把冰箱里里外外仔仔细细翻了一遍,郁闷的冲正在厨房洗米的罗德里赫喊『小少爷,你家怎么没有土豆香肠啤酒啊!』
罗德里赫端着锅靠近蹲在冰箱前的基尔伯特,伸出一只手用食指用力戳了一下基尔伯特的头——像基尔伯特早上戳他一样用力,说了一句『你这个大笨蛋先生。』但还是为基尔伯特的要求翻箱倒柜了一番。没有土豆,但是翻出了一包冲泡土豆泥的粉;没有香肠,但是找到了楼上王大爷之前送的腊肠;没有啤酒,但是在冰箱角落里有一罐外形神似啤酒,味道像菠萝啤的汽水。
大概是因为有基尔伯特的掺和,罗德里赫家的厨房意外的没有传出爆炸声。
基尔伯特对罗德里赫的手艺还是挺满意的,毕竟在家时老爹可没有那么认真去做菜,通常都是能吃就好。
晚餐结束后,基尔伯特和罗德里赫都开始解决学生党们深痛恶绝的作业这一难题。两人的数学作业倒是已经差不多做完了,但还有各科练习册和语数英三科的报纸,明天要检查的那种,就这么从七点钟左右做到了九点半。
『呼啊,本大爷终于把作业做完了。』基尔伯特伸了个懒腰,长时间的正坐让他的身体有些僵硬,伸懒腰是明显能听到清晰的骨头摩擦的咔咔声。
罗德里赫有些疲惫,摘下眼镜,捏了捏眉心,站起来,从背后的衣柜里翻出一套看起来挺有份量的睡衣,递给基尔伯特,『我想你应该没有换洗衣服,这个先给你穿着。』
基尔伯特顺从的接过睡衣,转身进了浴室。
罗德里赫有捏了捏眉心,发现只剩下英语单词抄写了,在从浴室里传来的水声和基尔伯特小声哼歌的声音作为BGM的情况下快速抄完了单词。
基尔伯特洗澡的速度挺快。罗德里赫抄完单词,把自己用来当临时睡衣的深蓝色线衫和深棕色休闲裤翻出来时,基尔伯特就打开浴室门出来了。淡蓝色的睡衣对他来说有些小了,只能勉强到达他的手腕处。上面印的大大的轻松熊的脸让基尔伯特显得有些幼稚,罗德里赫走过去,伸手把在基尔伯特背后的帽子扣上,随即招来了基尔伯特『小少爷你干什么呢!?』的抗议,看着这身打扮意外的有一丝萌感的基尔伯特,罗德里赫有些满意的笑了。
然后不顾基尔伯特的抱怨,走进浴室。
罗德里赫洗澡的时候,基尔伯特坐在罗德里赫的床上,不安分的翻看罗德里赫床头柜的东西,不知道应该是惊喜还是惊吓的翻出了几颗糖果,一本琴谱,一个里面还有半杯水的杯子,一个闹钟和一个上了密码的盒子。
基尔伯特正在进行着要不要吃个糖的思想斗争的时候,罗德里赫出来了,手里拿着一块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
他偏了偏头,用带着些许歉意的温柔声音对基尔伯特说『其他房间虽然我平时都有打扫,但是暖气是没有的,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晚上可以跟我一起睡。』
基尔伯特一听这话就蹬了拖鞋,爬到床上,呈大字形躺下,叹了一句『小少爷,你这床垫哪买的,真舒服,比硬床板要好多了。』
罗德里赫无奈,拿着英语笔记绕到床的另一边,半躺在床上翻看着。而基尔伯特则是扯了被子就准备睡觉。
当罗德里赫翻看完今天的笔记,把本子顺手放在床头,关上灯时,基尔伯特已经进入了介于睡和清醒两个状态之间迷迷糊糊的一个状态中了。罗德里赫掀开被子的一角躺下后,意外的被基尔伯特圈住了,灼热的气息打在他额头上,基尔伯特含糊不清的说了一句『小少爷,晚安。』
罗德里赫的脸有些泛红,看基尔伯特已经进入了梦乡,罗德里赫凑过去,在基尔伯特的唇上落下一个蜻蜓点水的吻,『大笨蛋先生,晚安。』

哇,终于把这篇写完了,接下来的时间要开始写普奥去约会的圣诞贺文了,大概【真的是大概】会有嘿嘿嘿出没。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