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四_弧比赤道长

老四的阿福特[误]
是块儿神经饼,馅儿挺甜,没人知道的那种

情人节贺文

一年一度的传统情(shao)人(kao)节又要到了,满大街的人要么在向单身狗们发出恩爱光线攻击,要么在穿上黑色长斗篷准备拿上火把去烧烧烧。
然而基尔伯特非常忧伤,比考试主科跪了两门还要忧伤,因为他可以带出去秀恩爱的对象出差去了,也不想装单身狗去参加烧烤节。
本来他都计划好了要来一场说走就走的约会,结果因为校领导的一句话全部推翻。
关了灯一片漆黑的房间里,基尔伯特躺在床上,明明已经很晚了,他却没有丝毫睡意。
被子被他揉成一团抱在怀里,企图催眠自己抱着罗德里赫正要入眠,一阵烦躁又涌上心头,把被子往旁边一蹬,顺势坐了起来。
伸手打开灯,眼睛因为适应了黑暗环境被灯光亮的有些难受。闭上眼睛,适应了一会,基尔伯特就开始翻箱倒柜。
他在书桌旁的小桌子上翻到了很久没动的水笔,草稿本就在右手边一摞本子下面,开始对草稿本奋笔疾书,安静的房间里一时只有书写发出的沙沙声。
搞定!基尔伯特把草稿本拿起来反复修改了几遍,确定没有错句也没有破坏气氛的句子之后看了看手机,快十二点了。
他想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掐着点给罗德里赫送上情人节礼物。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还有五分钟就要十二点了,然而基尔伯特这时候却怂了。他踌蹰罗德里赫会不会已经睡下,已经睡着又被吵醒的话,即使是收到情人节礼物,欣喜的心情也会大打折扣吧。
基尔伯特纠结了两分钟,一咬牙,去冰箱里翻了罐啤酒出来,咕咚咕咚灌了几口下去,随手擦了擦嘴角,打开手机锁屏,拨出罗德里赫的电话。
『嘟,嘟,嘟……』表明正在连接的声音使基尔伯特有些心慌,生怕下一秒会听到说着『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或『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的机械女声。
电话接通了,电话那头的罗德里赫握着手机,小声喂了一句。基尔伯特刚听到时还有些不敢相信,以为自己已经幻听了,迟迟没有回应。
没有听到回话,罗德里赫疑惑的把手机拿开,屏幕上显示着正在通话中,看看屏幕显示的备注,大笨蛋先生。等等!是基尔伯特?!给他打这通深夜电话的人是基尔伯特!
罗德里赫又喂了一句,电话这头的基尔伯特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回答『喂,小少爷,是我,基尔伯特。』『恩,你这么晚打电话来有什么吗?』罗德里赫手上擦着头发,因为洗过热水澡而变得慵懒的嗓音让基尔伯特稍微安心了点。
『那个,也没什么大事,少爷你这么晚了还没睡吗?』『啊,晚上被拖出去吃饭,他们玩得太开心我也不好意思说要先回去,陪着喝了两杯,现在刚洗完澡。怎么,你不是也还没睡么?』罗德里赫腾出双手整理床铺,用肩膀和头夹着手机问。
基尔伯特又看了看时间,还有一分钟就十二点了,他拿起桌上的啤酒又喝几大口,清了清嗓子说『咳咳,少爷,还有几十秒就到情人节了,我给你个礼物呗。』
罗德里赫停下手中的动作,回了一句意味深长的『恩。』
『那个,那我就开始了啊。
亲爱的罗蒂,
        我们已经将近一个月没有联系了,也不知道你怎么样,会不会水土不服,工作累不累,有没有想家,恩,当然最想问的是,有没有想我。
         本大爷可是一直都有想你,想你快点回来好一起实行我完美的约会计划,想和你一起去山顶看刚开的一树茶花,想和你分享同一杯关东煮,想和你手牵手走在路上,在经过拐角处亲吻你的脸颊,看你措不及防的样子,想看你的眼睛因为吻蒙上一层水雾,想听你一遍又一遍的叫我的名字,想每天早上和你一起起床,想每天晚上和你一起睡下……
       不过似乎现在也只能是想想罢了。
       恩,只是想要告诉你,我很想你。
       还有,我爱你。
                      今天也帅的像小鸟一样的基尔伯特』
罗德里赫听完以后忍不住笑出声来,基尔伯特听了又着急又带着些许不好意思的问『少爷你笑什么?!』罗德里赫止住笑声。也像基尔伯特一样清了清嗓子说『咳咳,基尔伯特,我必须承认,我也想你,想你想到即使知道明天中午十二点就能回到也恨不得现在就到你身边去。所以基尔伯特先生,你完美的约会计划明天中午开始还来得及么?』结尾带着些许玩味。
『当然来得及,只要你愿意,什么时候都来得及!』基尔伯特欣喜的回应。
『那,明天见,我的基尔伯特。』
『明天见,我的罗蒂。』

虽然最近文力不足更新越来越短小但是这拦不住我企图再开脑洞的决心。
今天大概还有一个短篇和两个段子,敬请期待。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