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四_弧比赤道长

一张不定期会浮现出奇奇怪怪的文字的A4纸

BE三十题⑧

错过一世
『人们总会因为错过而感到失落,悔恨,悲伤甚至是暴躁,不安。但是错过的东西或许因为没有得到所以被理想化了,得到之后回过头来才发现,也许在心中留下一番遗憾才是最好的结局……』教室里,少年正独自大声的练习着演讲稿,却突然因为空无一人的角落处发出的尖细的指甲用力划过墙壁的声音停了下来。
少年没好脸色地把手上的硬壳笔记本砸了过去,角落处有个人影慢慢浮现『嘶,虽然说吸血鬼并不会因为被这种东西砸中就受伤,但是你也控制下力道吧!被砸到还是很疼的!』那人蹲在墙角一边揉着脑袋上刚刚被砸中的地方一边疼得呲牙咧嘴的说。
少年走下讲台,盯着来人嘲讽地说『那是你自找的!我明天就要被校长那个杀千刀的派去市里参加演讲比赛了,正紧张着呢,也就你还有那个闲心来给我搞破坏。』少年也蹲下来,又戳了一下他的脑袋。
那人上一波痛感还没过去就紧接着又来了一波,连忙站起来为自己辩解『我这不是在角落里安静的做个听众吗,听着听着你那演讲稿就想到了过去的事儿,一个激动的没管住手。』
少年站起来,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基尔伯特,我说句不好听的,对于你这个老不死的家伙来说,过去是得有多久以前?』
基尔伯特眯着他那双猩红色眼睛思考了一会才开口『不久,也就大概一百五十七年前的事儿吧!』『得了吧你!就这还不久?那会儿我太爷爷都还没出生呢!』『要听故事么?』『诶你等等』少年快速跑回自己的座位,从膛里取出
两袋饼干,又跑回基尔伯特所在的角落处,坐到他旁边的一张桌子上『准备好了,开始讲吧!』
『喔,』基尔伯特点点头,『那是在很久很久以前……』他刚刚说出第一句就被打断了,『你刚刚不是说大概一百五十七年前么?』『好,那是在大概一百五十七年前,那会儿我还是个毛头小子,没错,就跟你现在差不多,只有满腔热血和冲动的幼稚中二少年,虽然说一百五十七年前还没这么个词儿,大概就是那意思。不过那会我也只是不知天高地厚了点儿,哪像你呀,整个儿一……诶诶诶,打住打住,咱们尽量做个只比比不动手的文明人好吗?』『那你就别瞎扯淡,快讲!』少年不耐烦的把沾满饼干屑的手从基尔伯特脑袋旁收回来,双手互相蹭了蹭。
『你看我这不是铺垫呢吗。吸血鬼一族有个不成文的规律,能自己出外觅食而且还不被人类发现的都要被赶出家门,在在外边晃悠一圈才能回去,还美名其曰‘世界这么大,你该去看看’!最重要的一点是,为了锻炼独立能力,不给一分钱,回来之后也不给报销!』基尔伯特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语气格外的咬牙切齿。
『那你怎么办呢?』少年的兴趣被激起来了,他手肘撑在膝盖上,两手托腮,用星星眼看着基尔伯特。
『那就只能用吸血鬼的隐身技能了,说通俗点就是一路搭霸王车,我也愣是在欧洲转了一圈,还坐船来了趟中国,认识了俩真·老不死的东方妖怪,不对,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在出外历练那时候碰见了一个家伙。』『谁啊?』
『罗德里赫,』基尔伯特在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语气复杂,『你只需要知道他是个腐朽的小少爷就行了。』
少年从语气中听不出基尔伯特对这个罗德里赫的态度,只好点点头『哦,那你是在哪遇见他的呢?』
『你这个问题问得很好,很有技术含量,不过很可惜,我也不太清楚。』基尔伯特摊摊手,『我记得第一次见他是在维也纳晃悠的时候,不过他跟我说在之前他就认识我。』
『那,先讲讲你们是怎么相遇的吧!』『那时候我刚到维也纳,一个人在街上转悠,准备找个好下口的食物……您能别这么看着我么?我也是很有职业操守的,只吸血,不杀人!』基尔伯特对少年的态度转变表示抗议,少年的目光瞬间染上了些许犀利,基尔伯特识相地清清喉咙,继续说了起来『那时我正在街上晃悠着,旁边的小公园里出来一个少女,看样子也就十五六岁吧,这种花季少女的血算得上是极品了,如果长得还漂亮的话那就是可遇不可求级别的了。』基尔伯特感叹着,『那女孩长得嘛,在我看来也就一般般,不过这附近也没什么美味又好下口的了。啧啧,可惜我刚跟上去,准备找个没人的地方开动时,罗德里赫那家伙不知道从哪突然冒出来搭话,看样子两个人似乎还认识,好像是说了“这么晚了不能让女士一个人回家”之类的,就送她回去了。本大爷不能做到放着美食不要反而去寻找次品,决定等那家伙走了我再进去,晚餐时间错过了怎么着也要吃个夜宵。结果本大爷刚爬上她家院子里的大树,准备从二楼没关严实的窗户进去时,被一个结界给挡回来了。失策,本大爷完全没料到有这种可能,就从两层楼高的地方摔下来了,照你们东方人的俗语来说就是“不死也要脱层皮”,我这骨头都要摔散架了,靠,你笑什么!』
『哈,哈哈哈……没,没什么,哈哈哈,你们吸血鬼不是都会飞么?』少年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也没有忘记提出心中的疑问。
『会飞这种技能完全是人类瞎想出来强加给吸血鬼的,以血为食物还会飞的那是蚊子精和蝙蝠精。本大爷要是会飞早就让你上天了!』基尔伯特愤愤不平的说。
『去你的,你咋不入土呢!别贫了,接着讲。』少年似乎因为基尔伯特这倒霉的遭遇,心情变得愉快了些。
『本大爷摔下来之后不死心,又闯了几次结界,发现根本打不开,转身,准备认栽去重新找个猎物时,看到罗德里赫他似笑非笑的靠在院门口的栅栏上,不用说我也知道这家伙肯定不是什么正常人类。之后他慢悠悠的开口:“吸血鬼先生今天看起来怎么一副需要投喂的样子”末了,还对我笑了一下。本大爷那会儿不知道抽的什么疯,就跟着他走了。哦,他家装修不错,屋子看起来挺宽敞的。进去之后他也不怕我突然袭击他,防都没防我一下。之后他去给我拿了罐啤酒,他选酒的品味倒是差点,不过有酒喝总比没有好,我也不跟他客气。喝饮料毕竟不抵饿,本大爷决定他再不给我弄点吃的我就拿他开刀了。没想到他站起来,把袖子挽起来,露出手腕,问我要直接咬还是等他放完血用杯子。开玩笑,你们人类都相信那些小说?手腕上的动脉埋的那么深,我要从那下口搞不好我还没吃饱就他因为出血过多死了。再说了,这种伤口除非有什么凝血障碍,不然很快就止住了。所以我一般挑脖子下口,不过听前辈说其实大腿根部的血最新鲜最好喝。话说你这猥琐的表情是怎么回事?』『没事没事,我面部表情就是这么丰富。』少年拍拍脸,努力的控制嘴角上翘的弧度。基尔伯特觉得,这个表情他好像在那个叫贴吧的社交软件里见过,叫什么来着?算了,完全想不起来了。
『已经是次品了那就更不能凑合,本大爷也站起来,一只手揽住他的肩防止他逃跑,另一只手把他领口的扣子解开几个,把脖颈至锁骨处的皮肤都露出来。嗯,他比我想象的要白很多,皮肤的手感还不错,身上还有一种淡淡的,不知道如何描述的香味,本大爷换了个方便下口的姿势就开动了。他中途还想要反抗,在我咬下去之后还一直抖个不停。怎么,你们人类都这样么?说要投喂我,又没做好被我吸血的准备,真是虚伪啊。亏得我还怕他疼,没敢咬的太用力。』基尔伯特说着说着语气有些不满起来。
『额,』少年词穷,『大概,他只是做好了被吸血的准备,没想到你会自己动手吧。』
『哦,』基尔伯特舔了舔他那两颗尖锐的虎牙,像是又回味了一番,『不过他的血的味道倒是很不错,比我想的要好得多,更确切的说,比我喝过的任何血液都要美味,还带着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就是不知道他大腿根部的血会不会比脖子上的还要好喝。喂,你干什么呢?』
基尔伯特看着少年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解开锁屏之后点了几下。少年头也不抬的应了基尔伯特一句『没事儿,我就是觉得这会该有个BGM。』他又在屏幕上点了几下,手机响起了一首经典老歌『有缘千里来相会……』
基尔伯特皱着眉头听了几句,一把抢过少年的手机,几下关了音乐播放。
『诶诶诶,您老人家指甲这么尖就别碰我手机了,前两天刚贴的膜,要被你刮花了我可找你算账啊!』少年从基尔伯特手里抢回手机,心疼的摸了摸屏幕,基尔伯特无话。
两人沉默良久之后,少年开口,打破了莫名尴尬的气氛『那,后来发生了什么呢?』
基尔伯特接着他的话头讲了下去『唔,人吃饱了总是想睡一觉,吸血鬼也这样,当时也挺晚了,本大爷困得不行就问他既然收留我那至少能有个沙发给我睡一觉吧。接着他就领我上楼,据说是很久没人拜访,客房已经积了厚厚的一层灰。本大爷面临着睡不能翻身的沙发还是睡他房间的床这两个选项,毫不犹豫的选了睡床。现在想起来,我踏马当初就应该去睡沙发。』
『怎么,有床不睡选择去睡沙发?基尔伯特你什么毛病。』
『那是因为本大爷不知道罗德里赫他选的床垫这么软,躺上去整个人都陷进去了,第二天起来浑身酸痛的,真心不好受。本大爷头一次开始想念家里那张跟床板差不多的床垫。』说着,他伸了个懒腰,因为长时间保持同一个动作而有些僵硬的骨骼碰撞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本大爷迷迷糊糊的就快去跟周公他老人家唠嗑的时候,罗德里赫突然躺到我旁边,吓得我差点就动手了。』
『嘿人家只是躺你旁边儿你都要动手,基尔伯特你告诉我你怎么找到的媳妇儿!』对此,少年表示强烈抗议。
『能娶到媳妇那肯定是因为本大爷长得帅。你以为吸血鬼很好当么,要是哪个仇家趁你没防备的时候在你心脏上来一发银子弹那可不是好玩的,多少得有点戒备心。』
『哦,那罗德里赫他什么反应?』
『没什么特别大的反应,也就是皱眉然后问我还睡不睡,不睡别闹腾他。』『嘿你这是被当成熊孩子了!跟我五岁那会儿一个待遇。』少年幸灾乐祸地笑道。
『闭嘴吧你。本大爷根本就没睡下去就被他折腾醒了,怎么可能不睡觉还闹腾他。完了以后我就躺回去继续睡了。第二天早上起来那叫一个惊悚啊,本大爷脑子还没清醒,发现自己怀里搂了个人第一反映是想我踏马昨儿个晚上喝高了自己脑补了一出戏?!其实完全就不是狩猎不成被护花使者投喂了而是去……』基尔伯特说到一半顿了一下,硬生生地把去字后面的话给咽回去了,『咳咳,那个此处少儿不宜啊,我也就不带坏你了。』『司机,快开门,我要上车。』基尔伯特无语,推了一下一脸的手动滑稽的少年。
『本大爷刚刚做好心理准备决定睁眼看看这枕边人是谁时,罗德里赫他先开口跟我打了个招呼,本大爷当时的内心是崩溃的,亏我还纠结了这么久到底要怎么开口!看来是睡太久睡糊涂了,连昨天晚上的事儿都不记得了。』
『那是,都快自导自演一出八点档狗血剧了。酒后乱性结果发现自己祸害了血猎的女儿?这剧本不错。』少年托腮嘲讽,似乎对基尔伯特不让他上车这件事非常不满。
『嘿你说你这才能好好用来写作文保证分分钟作文比赛第一名好么,我说你语文怎么烂到了这种程度,感情就是因为净不务正业去了。』『咱们打住啊打住,先别关心我这学业了。赶紧把你那一百五十七年前的故事给讲完喽,小爷还要练习演讲稿呢。』『之后本大爷就一直住在他家里。啧,你别一副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的表情好么,本大爷还是有去打点零工付房租的,不是白住,也不是白喝他血。自从我来了之后他家里大大小小的家务活就全归我管了。除了喝血本大爷也偶尔吃点人类的食物。他手艺不错,做饭挺好吃,要是别在制作过程中把厨房给炸了就更好了。』基尔伯特感叹道,
『那你在他家赖了多久?』『不久,也就两三个月的样子吧。本大爷住得好好的,突然有一天这家伙赶本大爷走,还喊我赶紧的离开维也纳,走得越远越好。切,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既然他都赶我了那我又何必继续死皮赖脸呢,本大爷就继续踏上了我那周游世界的旅程。』说到最后时,基尔伯特的语气突然变得微妙起来。
『那,你和他的故事就这么结束了?』少年试探性地问。『怎么可能呢,』基尔伯特摇摇头,『过了有快十五六年,我又回到了维也纳。去他家找他时发现他家院子里那草都快把房子给埋了,整个儿一鬼屋。我跟当地的卖情报的打听了一下发生了什么,得知就在本大爷刚离开维也纳三天时,血猎连同一些不知道为什么跟吸血鬼结仇的食梦兽来了一次围剿,在维也纳的吸血鬼没留几个活口。罗德里赫也是差不多那时候失踪的。哦,住了两个月本大爷都不知道他名字,一只叫他小少爷,跟情报贩子买关于他的信息时才知道他叫罗德里赫,身份倒是神秘得很,连他是不是人都没人知道。本大爷不甘心呐,又在世界各地到处转悠,想找到关于他的一点儿蛛丝马迹。直到过了快一个世纪,本大爷都没找到他。』基尔伯特感叹,『你们中/国人常说造化弄人,果真不假。诶,你怎么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靠,你踏马怎么不早告诉我你有这么悲伤逆流成河的往事。』少年狠狠地锤了基尔伯特一下。基尔伯特吃痛『嘶,你别着急,这事儿还没完……诶你等一下我手机响了。』基尔伯特从贴身的兜里掏出手机,在屏幕上向左划拉了一下『喂,媳妇儿……别啊,少爷我错了我保证下次不这么叫你了。我就出来看个之前认识的小朋友,保证一会儿就回到家。啥,你不相信,那我让你跟他说两句。』基尔伯特说着,把电话凑到少年嘴边『啥,我,我能说什么?!』少年小声问基尔伯特。『你随意,随便说两句就行。』基尔伯特回答。
于是,少年起了坏心思,大声说『老板,再来一杯!』『你……』基尔伯特气急,手机传来那头的人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大笨蛋先生,请您回来之后好好跟我解释为什么说谎。』『不是,少爷,我……』『还有,您从今天晚上开始就睡沙发吧,一个月。』『少爷——』
『嘟嘟嘟——』电话被无情地挂断,只留下忙音。
『以肆,你给本大爷等着!』基尔伯特咬牙切齿地留下了这句话之后,身影匆匆消失在空气里。教室里只留下了笑得跟吃了炫迈一样根本停不下来的少年和在教室里回荡的他张狂的笑声。

BE三十题系列到目前为止最长的一篇啊,其实还有后续,容我卖个关子,明天早上睡醒了再来解答。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