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四_弧比赤道长

一张不定期会浮现出奇奇怪怪的文字的A4纸

生贺   晴
猜猜这是给谁的生贺呢?

啊啊,终于放晴了。基尔伯特踩着人行道上的落叶想。
小镇的雨季刚刚过去,阴雨天潮湿得让人有要长毛的错觉,实在是不讨人喜。如果是在假期或许还会稍微好一点,可是在工作日中,阴雨天是可以和讨厌鬼划等号的存在。
也不知道街边绿化带里栽种的都是什么树,似乎一年四季都有金黄色的落叶。被几片落叶砸中了头顶的基尔伯特想起盛夏时经过教学楼前那棵两个人才能合抱的苹婆树被它的花糊了一头一脸的感受。
可惜,在宿舍附近栽种的较矮的一排苹婆树因为要重建老宿舍全给砍了,让他失去了花期时顺手折下花枝送给心上人的乐趣。
他继续走着,步调与耳机中传来的摇滚乐的节奏一致。穿过被两旁的大树遮住了阳光的小路,绕过有老人三三两两唠嗑打扑克的亭子,再右转,跟门口的保安大叔打了个招呼之后,基尔伯特径直去了操场。
第一节是体育课,基尔伯特坐在单杠上,抬手,遮住直打在眼睛上的阳光,望着远处的篮球场上,一群正肆意挥洒着汗水的少年,这种朝气蓬勃的景象让基尔伯特感到有些格格不入。
唉,果然是老了,基尔伯特想。紧接着他又摇摇头,把这个想法甩出脑海,明明是个才二十出头的家伙,思想怎么就跟文学院的娃娃脸教授王耀一个样子了。
百无聊赖地坐了好久,正当基尔伯特数着操场那头的公路上经过了多少辆汽车打发时间时,一个篮球砸过来,正中他的后脑勺。
基尔伯特吃痛,他一边揉着脑袋一边回头,对冲着他坏笑的秋越比了个中指。秋越嬉皮笑脸的走到基尔伯特身旁,翻过单杠,坐在他旁边,做出一副哥俩好的样子,搂住基尔伯特的肩膀,被基尔伯特嫌弃的推开『一边去,你不嫌热啊!』『不嫌啊。』
说完,秋越把球捡回来,朝着远处三五成群的同学们喊『喂,那边的,上课了,排队去!』
规规矩矩的排好队,做完一套繁琐的准备运动之后,基尔伯特系紧鞋带,在听到秋越说的男生三圈女生两圈之后飞快地跑了出去。跑了有大半圈时,他发现有点不对,怎么身边一个他们班的人都没有,他向着队伍那边张望,发现原来只有他一个人跑出来了,其他人都在原地站着,基尔伯特加速,跑回队伍中以后在秋越身上毫不留情地锤了一拳『妈的智障,秋越你过来我给你加个buff』
最后基尔伯特还是老老实实地又跑了三圈,同时在心里狠狠地给秋越记了一笔。
在做完老师要求的引体向上后,基尔伯特坐回他最开始时坐的单杠上,罗德里赫走过来,坐在他旁边。这种时候差别待遇就体现出来了,基尔伯特没有说什么,自己凑近了一些,头靠在罗德里赫肩膀上。两人无话,安静地看着风掠过远处的树梢带起一阵波浪形起伏。
打破沉默气氛的是坐在离他们两三米远的台阶上的学弟学妹们滚过来的一个篮球。基尔伯特看到球滚到脚边,拉着罗德里赫起身,把球踢回给学弟学妹们,接着往小卖部的方向进发。
刚到小卖部门口就发现根本没有开门,体育老师门神似的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看到他们过来就起身,跟他们打了个手势,小声说『校领导在这儿观摩着呢,你们绕路吧。』
基尔伯特也没多说什么,牵着罗德里赫又坐回了单杠上。
罗德里赫见基尔伯特有些失落的样子,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糖果,碰了碰基尔伯特的手『抱歉,有些化了。』
基尔伯特四下张望,刚刚坐在不远处的学弟学妹们都结伴回去了,远处也没有人注意这边,他撕开糖纸,衔着糖果凑近罗德里赫的唇『那就,化得在彻底一些吧。』
【后续】
一吻结束,基尔伯特舔了舔粘在嘴角的糖屑,突然听到身后传来有人清嗓子的声音。
基尔伯特一回头,是王耀。他站在两人背后的教学楼办公室里,正笑咪咪的望向窗外。

这次就不卖关子了,没错,这个是凑不要脸地写给自己的生贺。说是生贺其实也就是给摸鱼找个借口←_←嘛,祝我生日快乐(。・ω・。)ノ♡
附上一号时提前买的生日礼物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