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四_弧比赤道长

老四的阿福特[误]
一张不定期会浮现出奇奇怪怪的文字的A4纸

【原创】信仰系列•愿

白发青年嘴里衔着一根小草坐在树上,百无聊赖地晃着小腿,看了看树下正嬉闹着的孩子们,又望向远方那颗永远从东方升起的恒星。年轻真好,他感叹。
『叮铃铃铃铃——』上课铃响起,孩子们一窝蜂地涌回教室,热闹的小空地刹那间便安静下来,偶尔能听见琅琅的读书声从教学楼里传出。白发青年像是被禁锢于某个时间片段的亡灵一般,仍旧坐在树上晃悠着小腿,嘴里衔着的草随着呼吸的节奏上下摇摆,草根处传来的甜味渐渐消失殆尽。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这样闲散的,百无聊赖的生活。他思索了一会便得出了结果。
啊啊,大概是从被创造出来的那一刻开始吧,就一直用这副没心没肺的模样过着这种得过且过的生活。他想。
让一个肆意挥霍时间的家伙来掌管时间,当真不知道是是应该说创世者聪明还是愚蠢。反正时间之神最不缺的就是时间,他的嘴角勾起嘲讽的弧度。
其实在很久很久以前,久到他已经不记得是在多少个世纪前,他也曾不加掩饰自己时间之神的身份游走于大陆的每一寸土地间。
现身于人间却毫不吝啬自身神力的、模样俊美的神灵,自然会收到许多凡人的拥戴。曾几时,大陆上每一处都有供奉他的神殿,殿内每天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好不热闹。每日因仰慕,或是崇敬,又或是好奇而前来寻找他的踪迹的人更是数不胜数。
但后来,他倦了,不愿再整日行踪不定,便在最大的一处神殿落下脚来。闻名前来拜访的人与以往相比自是愈发地多了,其中心无杂念,只因信仰而来的人却越来越少了。大多数人都希望能通过这位神灵获得自己想要的事物,可在得到后又并不满足于此。表面上是一副谄媚的样子,内心却蔑视着他这个神的人却数不胜数。
再后来,他厌了,干脆连自己的存在都隐藏起来,只留下人们口口相传的神话与仍旧站在神殿深处微笑的冰冷的石像。
直到所有见过他的人都在时间长河中化为黄土白骨;大陆上的神殿因为信仰者逐渐减少而逐渐荒废,久而久之便成了荒郊野外年久失修的废弃物;连与他有关的神话故事都只从鬓发苍苍的老人口中说出几个模糊的片段时,他便开始打点行囊,准备回神界去,继续做他插科打诨、混吃等死的时间之神,过他逍遥自在的日子。
或许,无聊的时候还会回来看看。他想。
就在他把行囊丢进储物空间里,打算启程时,突然感到有一股力量在挽留他。那股力量就像头发一样,用力一扯就能断开,但又像是一根线,不断轻轻地拉扯着他的心。
就算断开也无法轻易消除的感觉惹得他内心烦躁无比,决定不管是谁都先把这家伙揪出来胖揍一顿再说。
于是,他顺着这股力量找到了它的源头——一个棕发紫眸的年轻人。他赶到时,年轻人刚做完早祷。
『愿您常驻我心。』在念到这句时,小信徒的嘴角微微上翘,眼眸如同上好的紫龙晶般剔透,又带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流转其间。
时间之神大人忽然又不是那么想离开了。
他没有在年轻人面前显出真身来,他好奇着是怎样的人才会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中仍保留着看似封建迷信的信仰,又不想打破平衡。
他就像一个STK一样,不,用空气来形容似乎更加准确。他就像空气一样,时刻跟在小信徒身边。
他坐在窗台上看着小信徒坐在敞亮的琴房里演奏赠予他的乐曲,嘴里忍不住碎碎念着『其实本大爷更喜欢摇滚乐。』;他站在旁边,看着小信徒每日例行的祷告。在念到最后一句时上翘的嘴角,让他想伸出手去触碰,最后又讪讪地把手收回来;他跟在小信徒身后,听见他向刚搬来没几天的邻居做着自我介绍『您好,初次见面。我是住在隔壁的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今后还请您多多关照。』若有所思地抚摸着下巴,喃喃自语道『宝石?真是个配得上他的好名字。』……
日复一日,时间之神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于是,当他某一天突然意识到人类的生命终将会走到尽头,罗德里赫能在他的生命里占据的时间不过百年,而对于永生的神来说,百年不过眨眼之间时,基尔伯特第一次尝到了惊恐的味道。
最后,他自私地许给了罗德里赫永生——他暂停了他的时间。
罗德里赫并没有发觉这一点,直到三年,五年,十年过去了,他的容貌还和十年前一样,他的身体依旧保持着十年前最有活力的状态,他才察觉到有哪里不对劲。
起初,罗德里赫以为是平时保持良好心态,时常锻炼身体的结果,还暗自欣喜了好一阵子。直到某天,街区组织集体体检,他报出年龄时医生半开玩笑地指着旁边的助手说『你真的没有谎报年龄?我看你比他还年轻。』。
这让他感到惊恐。一年两年没有变化还可以解释为年轻人特有的活力加上平日里作息时间健康;三年五年没有变化也可以是童颜基因在他身上超常发挥;可是整整十年过去了,时间没有在他身上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他找不到任何科学依据来解释这诡异的现象。
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漫长的时间对于基尔伯特来说不过是弹指一瞬,对于罗德里赫来说却是度日如年的煎熬。
当熟悉的老街巷被改造成了高楼林立的商业街,那些从他记事起就存在的商铺纷纷易主,曾经一起玩闹的同伴们已然两鬓斑白强冰雹,他已经老去的灵魂仍然被禁锢在那副年轻的皮囊中。
他开始忍不住向神明祈祷,祈祷某一天早上醒来能发现自己一直以来不过是做了一个永远年轻的梦。
直到有一天罗德里赫祈祷完,一个酩酊大醉的白发青年出现在他面前,搂着他,灼热的气息尽数喷洒在他的脖颈处,抱怨似的话语传入他耳中『永恒的年轻有什么不好?嗝,至少,至少可以一直陪着我,不是吗?啊?』
听到这话罗德里赫愣住了,想推开那人的双手也僵在途中。他看向挂在自己身上,不依不饶地耍着酒疯的家伙,一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庞让他心里百味陈杂。
他看似冷静地推开基尔伯特,随即在他的心口处落下了重重的一击。基尔伯特吃痛,正迷迷糊糊的想爆粗口时,双眼无法对焦的他瞄到了罗德里赫蒙上了一层水雾的眼睛,霎时间头脑便清醒了大半。
看着止不住流泪的罗德里赫,他手足无措。
罗德里赫擦干眼泪,平静地对基尔伯特说『请您把我恢复正常。』
基尔伯特不愿看到他的小信徒苍老的样子,也不愿目睹他离开人世,但他又不得不照做——先打破平衡的是他。
他依言,把罗德里赫的时间轴拨到正常。『咔哒,咔哒』,罗德里赫的人生时钟又开始继续运作,他的身体在刹那间衰老。
罗德里赫用有些浑浊的眼睛看向他所敬仰的神说『愿您常驻我心。』与初遇时无异。而他所敬仰的神轻轻拨开他的头发,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一吻。无比虔诚。
基尔伯特最终还是没有离开这片大陆,他依旧游走于大陆的每一寸土地上,寻找着那个对他说过『愿您常驻我心』的灵魂,企盼着有一天,能再度听到这句话,终是无果。
『喂,你想什么呐!』刚刚进入神界的神使初生牛犊不怕虎地打断了这位时间之神大人的沉思。『走吧,创世者让我找你回去参加一个什么欢迎会,有个跟你一样玩忽职守什么神刚刚从哪回来,要给他接风洗尘!』
毕竟是创世者的邀请,再不济他也要赏个脸去走一趟。基尔伯特这么想着,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随着神使回了神界。
这欢迎会场面够大够气派,怕是把神界上上下下、大大小小数百位神灵都请过来了,桌椅从创世者的宫殿里一直摆到快与魔界接壤的地方还不算完。
宴席上,觥筹交错,他没甚兴趣去看助兴的歌舞表演,独自一人坐在角落处自斟自饮,没想到这也能有人凑自己上来打扰。
基尔伯特感觉有个人站在他面前,他头顶的光都被挡了大半。就在他想呵斥那人离开时,来人轻咳一声,唇角勾起一丝笑意『愿您常驻我心。』
闻声,基尔伯特抬头,对上那双再熟悉不过的波光流转的眼眸。
与初遇时无异。


啊啊,二十号那天会考,提前放出一篇来算是为考试攒点人品。
这篇是信仰系列的第一篇,大概也是语言最有深度的画风最沉重的一篇,后面两篇大概就是走日常逗比风了。
说起来有这个系列其实是因为某天突然抽风想写个类似于曲文的东西,准备拿《霜雪千年》开刀就写了一个片段,刚好过了没几天去文具店的时候没控制住麒麟臂买了一个本子回来摸鱼,当天晚上就把片段扩写成了一个短篇的开端。然后又有了两个对应的脑洞,最后就产生了写个系列短篇的想法。
废话也不再多说了,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剩下两篇放出的时间不定,大概是真的要等到考完期末考开始放假。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