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四_弧比赤道长

一张不定期会浮现出奇奇怪怪的文字的A4纸

BE三十题⑩

一直都是骗局
罗德里赫小心翼翼地从船上下来,踏进了看起来古老而又神秘的中/国式古楼。挂在古楼门口的牌匾上用极为漂亮的楷书写着如升楼三个大字,门两旁挂着的灯笼为古楼增添了几分诡秘感。
『哟,这不是天神一族的大人嘛,来我灵婆这儿有何贵干啊?』穿着厚重服饰的白发少年坐在二楼栏杆上冲着站在天井里仰头看他的罗德里赫招手,在他身旁有几只猫环绕。
『湫?』罗德里赫皱眉,『你怎么在这?』
『如你所见,我被坑成苦工啦,成了下一任灵婆。』被唤作湫的少年一边抚摸着身旁的猫咪一边漫不经心地说道。『掌管音律的音之神大人怎么有空来我这如升楼喝茶。莫不是特地来找我叙旧的?』
『湫,从你这里换回一个灵魂,需要多少筹码?』『这个啊,』湫思考了片刻,『这一命换一命是上一任灵婆的业务了,他喊我接手的时候可没跟我交代过这件事。』他浅褐色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几转,又开口道『按上一任灵婆那恶趣味的表现上来看,赌一把吧,你赌赢了,我就把交换条件降到最低。』
他拍拍手,从栏杆上一跃而下,冲着罗德里赫的方向招手『跟我来。』
棋牌室的布置非常丰富,除了一台摆在最中间的麻将桌之外旁边还有不少与赌有关的器物,骰子扑克竹签一应俱全。
『来吧,咱们先来一盘麻将。』湫老神在在地坐在麻将桌旁。『也省得你说我难为你,天朝麻将种类随你挑,杭/州麻将四/川麻将还是广/东麻将?』
罗德里赫丝毫没有觉得湫是在让着他,虽说神界的老大创世者是个酷爱麻将的家伙,但架不住他也就是会个广/东麻将的三脚猫功夫,打赢他们这些零基础只知道七个对子能胡牌的家伙自然是轻松。
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上了。罗德里赫选了广/东麻将。他坐到麻将桌旁,左右两边分别有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在那儿坐着的,穿着与湫相似服饰的独眼人作为他的上下家。
赌局开始了。罗德里赫摩挲着刚刚拿到手的牌,他似乎运气不错,手里已经攒了有六个对子了,只要再来个白板,他就能赢下这一场。
坐在他对面的湫倒是非常淡定,好像并不在意这赌局的输赢。他一手撑着下颚,另一只手不紧不慢地梳理着刚刚跳上麻将桌的小奶猫的毛发,猫咪因为舒服从喉咙里发出的咕噜咕噜声让他的嘴角微微上翘。
到罗德里赫抓牌了,他伸手,拿过那张牌,指腹微微摩擦着牌面。他把牌朝着自己的方向翻开。是白板!『糊了,七对子。』『运气不错嘛!』对面的湫用调侃的语气说着,手上的动作不改,『不过你似乎没有意识到一件事呢。』『怎么?』『你就从来没有怀疑过这一切的真假吗,音之神大人?』湫站起来,顺势把那只小猫揽入怀中,轻抚它头顶上的绒毛,『你以为你赢了赌局吗?』『你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他摆摆手,面前的麻将桌,坐在两旁的独眼人,乃至罗德里赫的椅子都成了一只只花色不同的猫咪,拥挤着四下离去。
『我今天也乏了,还请音之神大人改日再来找我叙旧,又或者改天我们再好好地赌一场。』湫冲着罗德里赫的方向笑着说,话毕,原本抚摸着猫咪的那只手的食指比上唇间,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嘘。』
单音节的语气词话音刚落,罗德里赫面前的湫的身形突然瘪了下去,小猫从他身上跳下,宽大厚重的衣物散落在地上,一只白猫步伐优雅地从其间迈出。
『欠下的债可没有那么简单就能还清,即使是天神一族的大人也不例外。』湫的声音不知从何处冒出来,在他耳畔响起,『有些债,是永远也还不清的。』
罗德里赫若有所思地离开了。
不过数日,小船在如升楼前靠岸时再次多载了这位音之神大人。
罗德里赫再度踏进这古楼。与上一次来时不同,上次他来的时候正巧赶上湫在二楼大堂的栏杆上打发时间,这次他进来时只带起了些许门旁的尘埃,湫则不知道在何处等待着他的到来。
一只猫突然从房梁上窜下来,引得罗德里赫有些受惊。它自来熟地在罗德里赫裤脚旁磨蹭着,『这是要我跟着走?』罗德里赫发问。那猫像是听得懂他的话似的,点了点头,走在了罗德里赫前面。
还是上次那个棋牌室,不过这次的位置与上次又有些不同,也不知是湫施了什么法术,又或者这就是古楼的奇妙之处。
湫坐在棋牌室里的一张椅子上,他褪下了繁杂的大红灵婆衣袍,身着人间荷官的黑色西装马甲配白衬衫,平时披散着的过长的白发被撩到脑后绑了个高马尾,唯留有一束较短的发在额前充作刘海划过额头,堪堪露出那只带了金色单片眼镜的左眼,烛火的光在他眼中跳跃,浅褐色的眸子里染上些许红色。『欢迎,小,咳,时间之神大人。』他笑吟吟地说,右手从左到右划过他面前的红木长桌,『您想赌点什么呢?』
还没等罗德里赫做出决定,他就自顾自地继续说了下去,『不如,我们来玩二十一点吧。』
二十一点,算得上棋牌游戏中最为简单的一种,使自己手中的牌的点数努力接近二十一点而又不超过二十一点。它不需要任何技巧,也可以说它需要最高深的技巧,运气与心态。幸运女神眷顾的一方必然有一定优势,但如果心神不定也很容易被扭转局面。
除去Joker的五十二张纸牌混杂在一起打乱,又被少年的手瞬间梳理好,两人手上各持有两张牌。罗德里赫先翻开了自己的两张,一张红桃K与一张黑桃Q,二十点,与二十一点只差一点,不知道算好还是算坏的牌面。
反观湫那边开出的牌,一张黑梅二与一张红梅四,极小的点数给了他转寰的余地。
罗德里赫决定孤注一掷,他伸手,向湫再要了一张牌。罗德里赫掀开他手上的牌,黑桃A。幸运女神保佑,他的点数恰好卡在二十一点。
对面的湫不慌不忙地给自己又添了三张牌,丝毫没有担心五张牌的点数总和会爆掉的神色。他也掀开了剩下的三张牌,红桃七,红梅六,还有一张红桃A。
五星。五张牌的总和不超过二十一点时即为五星,胜过一切点数。
罗德里赫知道自己输了,也不多说什么便要转身离开,却在迈出几步后被湫唤住了。
『等等。』少年清亮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罗德里赫没有回头,只是回了一个表示疑问的语气词。『二十一点的规则里,获得黑桃A的人可以获得额外奖励。』『那又如何?』闻言,罗德里赫回头,却看见少年的手在抹过他的脸,本来略带青涩的五官瞬间变换成了再熟悉不过的脸庞。
『对于你的额外奖励有何感想,小少爷?』身体被人紧紧拥入怀中,荷官灼热的气息喷洒在耳边,惹得他耳尖绯红,揶揄的语气,语调在句末微微上翘。
『心满意足。』

私心加入了前几天看的电影《大鱼海棠》的一些设定与自己的私设,希望各位不要介意【土下座】二十一点玩法都是从度娘那里查来的,如果有不对的地方欢迎指出。

评论(8)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