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四_弧比赤道长

老四的阿福特[误]
一张不定期会浮现出奇奇怪怪的文字的A4纸

BE三十题

14 从未相遇
『一对合拍的情侣就像是这个,』情感课堂上,年轻的教授一边说着一边在黑板上写了一个“Y”,『从原本的有一段距离到互相吸引靠近,最后汇成一条直线。』
台下有人举手,说『那,请问不合拍的情侣呢?』
『一对不合拍的情侣嘛,就像是这个咯,』教授转身,在“Y”的旁边有写了一个“X”,『也是从原本有一段距离到互相吸引靠近,到在有一个交点之后便又分道扬镳。』
『这样啊,感觉会是最糟糕的情况啊。』前排有人小声地说着。
『不,最糟糕的情况大概要数这种,』教授听见后,先是画了两条线,再转身问『有谁知道这两条线在位置上有什么关系吗?』
台下先是一阵寂静,而后便有窃窃私语声传来,似乎是在短短的两分钟内,上百人便统一了口径,异口同声地回答『它们是平行线。』
『不错,它们确实是平行线,』教授笑着说,『之所以说这是最糟糕的情况,是因为平行线之间永远保持着一段距离,从未相遇过。』
—————————————————————————
唤醒基尔伯特的是透过窗口直直打在眼皮上的阳光。伸手,拿起床头柜上摆放着的手机。时间不算太早也不算太晚。他伸了个懒腰,清晰地听见骨头摩擦发出的声音。昨天晚上看游戏实况看到两点果然是个折寿的选择。基尔伯特想。
他从床上下来,随手理了理散乱的被子。抄过同样放在床头柜上的水杯,打开房门往客厅的方向走去。基尔伯特的大脑还没完全清醒,他迷迷糊糊地把杯子凑到眼前,想喝口水时,突然发现有哪里不对。
基尔伯特发誓,他对昆虫一类并没有产生过害怕这种心理,但他刚刚也确实被吓了一跳——无论是谁早上起来看到装着水的杯子里有一只小强浮在水面上,都会感到惊恐的——而且那水杯还正好放在他眼前。基尔伯特无比庆幸他刚刚并没有直接把杯子凑到唇边。
『安息吧。』他一边把水倒到下水道里一边说,杯子被他用热水翻来覆去地烫了好几遍。就算不是洁癖,在这种时候也会想把杯子多洗两遍的。
寒暑假总是令人纠结的存在,还没放假时天天盼望着这个学期快点结束,好痛痛快快地玩一场,放了假之后又因为无所事事而盼望早日回到校园里见到那群逗比们。
老爹出门上班去了,阿西帮费里西补习去了,他一个人在家,不知怎的就有了一种人生寂寞如雪的文艺感想——电脑君在刚开学那会就惨遭毒手直接报废,连带着WIFI也坏了,笔记本君的网卡在一年前被他一不小心给折了也没去看看能不能重新办一个。看着班群里那几个天天安利着『学习不如跳舞,跳舞不如打屁股』的网瘾少年,不由得心生羡慕之情。
这半个月,基尔伯特已经捧着手机把他关注的那几个游戏实况UP主的他感兴趣的作品都看了一遍,几个没补的番也补得七七八八了,但不知怎的,就是提不起劲来,感觉很无聊,经常是开着手机浏览器空白页就过了一个上午。
对此,在家长的威逼利诱下成功由网瘾少年转型为运动系少年的秋越表示『少年要来和我一起学羽毛球吗?』
基尔伯特盯着这条私戳信息看了一会,刚要给秋越一个回复时,秋越又发了条信息过来『算了你还是别来了。』
Gill:【黑人懵逼.jpg】
Flydog:我现在每天上午训练完回家,都只想这样↓
Flydog:【葛优瘫.jpg】
Flydog:我已经差不多是条废汪了
Gill:……
Gill:加油
总算知道这家伙为什么转行了。这明摆着就是他没那个精力去打游戏了。
不过这也算是给了他一个好建议,没事做的话去运动运动也是不错的,毕竟开学后还有个体育测试,没有及格的统统要在每节体育课多跑个八百米。为了能够有半节课的自由活动时间,基尔伯特觉得去锻炼锻炼还是有必要的。
不过有一点非常让人想吐槽,你丫要考的不是一千米么,锻炼骑自行车有个毛用啊(ノ=Д=)ノ┻━┻
把水瓶手机钱包一股脑地塞进包里,遮阳用的帽子扣好,耳机里的摇滚乐调到合适的音量,钥匙环穿过左手食指被攥在掌心,基尔伯特就这么出门了。
罗德里赫的假期生活总是有条理的。早上起来后先喝一杯柠檬水,吃早餐,打理花草,去超市购买食材,准备午餐,吃过午餐后小憩一会儿,接着便是下午茶时间,偶尔兴致来了就即兴来首曲子,准备晚餐,练习,洗漱,最后盖上被子闭上双眼,一天便结束了。
不过今天似乎出了点小意外。
附近的超市不知怎的没有开门,罗德里赫只好到稍远的超市去。他走在被浓密的树荫遮得严严实实的公园供行人与自行车来往的绿道上。
绿道上的人不多。带着孙辈出来散步的老人家,与好友手挽手话说个没完的女孩子,穿着运动服匆匆跑过的大叔,罗德里赫与他们一一擦肩而过。
基尔伯特往他前进的方向看去,除了那个看不清楚的人影之外没有别人,他决定加快速度。
罗德里赫走着,突然有一阵风从身旁刮过,还伴随着一声什么金属制物品落地的声音,他弯腰捡起那个银色的十字形钥匙扣,转身看向它的主人,一个正在骑行的年轻人,由于他的速度太快,现在只能看见他的背影,浅灰色的休闲装,白色遮阳帽,还背了个深蓝色的包,看起来并不是特别起眼。
罗德里赫也不知道他抽的什么风,本来他应该把那个钥匙扣放回原位,让它等待它的主人回来寻找,却鬼使神差的把它收进了口袋里。镇子这么小,说不定下一秒就能遇到呢?
他摇摇头,接着向超市的方向走去。
出来运动果然是个好的选择。基尔伯特在沿着绿道骑行穿越了整个小镇后想。一路上的风景不错,呼啸而过的凉风抚平了内心的烦躁。但美中不足的是,他的钥匙扣不见了。
那个钥匙扣也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不过是某天陪着秋越那家伙去精品店给他妹妹挑礼物时看中了顺手买回来的。想想才发现已经用了它快一年了吧。
大概是恋旧心理吧,不管是怎样的东西,只要是拥有了很长时间,哪怕它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派上什么用场了,也会想把它保留下来。
基尔伯特掉转车头,他决定原路返回去看看还能不能找到他的钥匙扣。
这回他的速度很慢,有一搭没一搭地踩着脚踏板,分神注意着地面上有没有反光的物件。
没有啊。基尔伯特已经往回骑了有大半的路程了,却还是没有看到他的钥匙扣。一股烦躁又要涌上心头,他望了望公路对面,决定把车找个地方停下,然后从天桥到超市看看去。
超市里人不是很多,大概是刚好错开了两个采购高峰期,基尔伯特把包寄存到柜子里,随手把密码纸塞进钱包,走进了超市。
绕过让人眼花缭乱的零食区,穿过充满自然气息的果蔬区,再沿着两旁都是各种山货的干货区的路走,便到了冰柜前。
基尔伯特很认真地比较着各种饮品的优劣,伸手擦了几下蒙上了一层水雾的玻璃,露出后面的价格牌。
正当他蹲下,想看看大瓶的饮料有多少毫升时,头碰上了旁边那人的头。
罗德里赫今天可能有些流年不利。继附近的超市一言不合就休息后,当他在较远的超市里想对比一下两家超市的牛奶价格时,不幸与一旁的人同时转头,两个人的额头碰到一起,所幸的是相碰时力道不大,仅仅只是略微有点疼痛感而已。
『抱歉。』同时开口,罗德里赫看向对面那人,一撮调皮的头发从白色遮阳帽下蹦出,灰色的休闲装有些大了,露出了大半锁骨。罗德里赫打量着对面那人时时对面的人也在看他。
『有什么事吗?』基尔伯特看着面前打量着自己的青年人问。青年人手伸进口袋里,翻出了一个闪烁着银色光芒的东西。
『请问这是你的吗?』
罗德里赫试探性地问了身旁那个和与他擦肩而过的年轻人相似度极高的少年,得到了对方的肯定回答。
失而复得!实在是令人感到惊喜。基尔伯特与那人交换了姓名和联系方式后发现原来对方就住在自家对面。
『什么时候有空?一起去街口那间奶茶店,表达一下我的感谢之情,小少爷。』基尔伯特笑着说,最后三个字的尾音拖得特别长。『大笨蛋先生,都说了给人起外号是不礼貌的!』罗德里赫像是有些生气,在基尔伯特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后又平静了下来,说『明天就有空,几点?』『我看看啊,下午三点半,怎么样?』
—————————————————————————
『但,还有一种情况。』教授摆出了一副卖关子的表情,他拿出一个量角器,认真地在黑板上画了两条线,『你们猜,这两条线最后会怎么样?』
『还是会互相平行吧?』有人在台下猜测。
『不,它们会相交。』教授摆摆手说。
他作了其中一条直线的垂线,同时也与另一条直线相交。
『这个角是九十度,而这个角,是八十九度,这两条直线最终会相交,并构成一个一度的角。它们所需要的不过是时间问题。』银发的教授一本正经地说着,无名指上有什么东西闪了一下。
你看,这不就相交了吗?



久违的一发更新。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