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四_弧比赤道长

老四的阿福特[误]
是块儿神经饼,馅儿挺甜,没人知道的那种

BE三十题

第十六题  无知伤害
感谢提出普奥双向STK的眠城太太@十日眠城【假装手机端可以艾特的样子】

嘘,不要出声。
基尔伯特后背紧贴着巷子,头向外探出半个,望着不远处的人,冲着对面墙角窝着的猫咪递了一个请求的眼神,猫咪慵懒地睁开眼睛,撇了他一眼,起身,换了个姿势蜷成一团,又眯了回去。
『呼。』基尔伯特的整个身子躲回墙后,喘息片刻后又探出头来,望着逐渐走远的棕发少年,从墙后出来,伸手,轻抚猫咪的头顶。猫咪像是被摸得舒服了,嗓子里不住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这次谢啦,下次给你带小鱼干。』基尔伯特轻声说,然后快步跟上前面的人。
基尔伯特有一个秘密,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的秘密——他是个斯托卡。
说得平淡些,他是个死缠烂打的暗恋者;说得文艺些,他从未停下过追随所爱之人的脚步;说得夸张些,他是个跟踪他人的变态。
而被他STK的对象则是他的发小,罗德里赫。本可以大大方方地和他并肩行走在大道上,张扬地讨论关于老师,作业,考试的抱怨,但他选择了躲在阴暗处,悄悄观察罗德里赫的一举一动。
有些时候便会碰上这种差点被撞破的情况。上次是看到熟人,急忙躲进路边的便利店假装路过去买饮料;上上次是罗德里赫突然回头,瞬间闪进墙的另一边,也不知道他有没有露出什么马脚,所幸罗德里赫似乎并没有发觉;这次则是差点被路边的一只再普通不过的小猫给暴露了。
斯托卡也不是那么好当的啊。基尔伯特把书包往床上一甩,顺势整个人都瘫倒在床上,一只手臂搭在额前,遮住半边眼睛,显得有些颓丧。
已经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跟踪行为了,只记得那是一个下午。
放学时被班主任扣下来谈了一会儿人生,小少爷大概已经先走了吧。基尔伯特背上收拾好的书包就往校门口的方向冲。在离家不远的小道里看到了罗德里赫。他本来要上前喊住罗德里赫,不知怎的突然想躲在他背后,等到楼下时就跳出来吓他一跳。基尔伯特这么想着,学着电影里那些跟踪的伎俩,拙劣地隐藏着自己的身影。
为这有纪念意义的一天留个纪念品好了『咔嚓——』手机照相机的声音响起。糟糕。基尔伯特赶紧收回手,躲回柱子后头,听见罗德里赫的脚步声渐渐远离,才敢从那儿出来。
好险。他掏出手机,划开锁频,看向刚刚拍的照片。似乎是不小心按到了连拍,良好的性能成功记下了罗德里赫转头的过程,还差一点,那双眼睛就要看向镜头了。基尔伯特摆弄着,本想挑出一张最好的,把剩下的都删除,却怎么挑都挑不出来,索性全都留下。
完全认识到自己是个斯托卡之后,这行为便变本加厉了起来。其他人一直都很好奇,基尔伯特又不玩游戏,又不追剧的,怎么手机的内存卡有64G那么大,正常来讲他这种人用8G就差不多了吧,对此基尔伯特从来都是打哈哈或搪塞过去。
天知道他到底偷拍了多少张罗德里赫。回家时逆光的背影,端坐在书桌前一笔一划地写着什么的认真表情,偶尔趴在桌上午睡时毫无防备的睡颜,睡醒时眼睛里还带着些许迷蒙,还有,一起去海滩边游泳时拍到的半裸着上身的,充满青春力量与肌肉线条美感的照片,都被基尔伯特当做独家珍藏,就算是每种挑个一张出来,也足以编成一本厚厚的写真集。
有一次手机内存卡因为突然拔出导致损坏严重,没办法再使用,里面的文件也没办法导出来,差点急死基尔伯特,还好他突然想起来有网盘自动保存功能,赶忙登录帐号,看着名为DCIM的文件夹里一张不差的照片,长舒了一口气,还好都有备份。
这让基尔伯特养成了每天上传一次照片的好习惯。
今天的基尔伯特也仍旧保持着一个斯托卡的自我修养。
『呼——』罗德里赫长舒一口气,原来,他没发现啊。
罗德里赫知道一个秘密,一个有人以为全世界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的秘密——基尔伯特是一个斯托卡。某次眼神无意间扫过路旁商店的玻璃落地窗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基尔伯特?罗德里赫用余光撇到那抹身影在后面,始终与他保持着一定距离,不时躲进墙或者宣传立牌后面。
这是,斯托卡?罗德里赫皱着眉头想如果是,那他跟踪的对象是谁?罗德里赫小幅度地向四周看了看。难道前面是那个女孩?不不不,也可能是对面那个女孩。他推测着,在最后回到家楼下时确认了,基尔伯特的跟踪对象约莫就是那个住在他们对面楼的女孩。她似乎是某个班的班花,那也难怪了。
罗德里赫有一个全世界只有他知道的秘密,一个难以启齿,就连想起都有些感到微妙的秘密。他是个斯托卡。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大概是某个瞬间突然产生的念头催使他第一次偷偷用手机的拍照功能拍下了服装店试衣镜里反射出来的基尔伯特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的欲望。
罗德里赫的手机里有个隐藏相册。在某次将相册再次锁上并隐藏时差点被基尔伯特看见。
『小少爷,我看你下载的应用啊,音乐啊,视频啊什么的也不是很多嘛,怎么就占了这么多空间,要不要我找个时间帮你清理清理?』『不,不用了。』『喔。』
隐藏相册里,都是一张一张精挑细选过的,从玻璃落地窗里,镜子里,还有手机自拍功能拍到的,基尔伯特的照片,还有些零碎的日常照。
罗德里赫撇到一旁冷饮店的玻璃墙上映出了基尔伯特的身影,掏出手机迅速拍了一张下来。
这张,角度不够好,这张,逆光了,果然还是留下这张比较好。
今天的罗德里赫也学习着一个斯托卡的个人修养。
『那个,同学,请等一下。』罗德里赫疑惑地看着眼前的女孩,直到女孩从口袋里掏出一封信递给了罗德里赫,颇有视死如归的气势,『请收下!』
看着女孩这副认真的模样,罗德里赫也不好拒绝,接过了信封,但也认真地回绝了她『抱歉,我现在还不想和别人交往。』
女孩听到答复先是怔了一瞬,然后便转身快步离开了。罗德里赫手上拿着那封信,收下也不是,随手扔掉也不是,还是塞到口袋里,先带回去再说吧。
就在他这么做了的下一秒便被人从背后制住,极大的力量把他拖进小巷,后背重重地抵上墙壁,双手还没来得及挣扎就被束缚,毫无章法的啃咬舔吻,看起粘腻缠绵的表象下放在脖颈上的手却渐渐收紧,暗藏杀机。
令罗德里赫惊得睁大了双眼的还不仅仅是这些,再熟悉不过的面容,此时此刻充满了攻击性的气息下熟悉的味道,这一切都告诉他,面前的人是基尔伯特。
『唔哼……恩!』糟糕,快要喘不过气来了,罗德里赫用尽全身力气,想挣开束缚大口呼吸,却只能堪堪获得些能够让他不至于窒息的空气。
也许是基尔伯特注意到了这一点,唇舌分离,手也渐渐放松,终于得以自在呼吸的罗德里赫差点因为腿一软跌坐在地上,他用力深呼吸调整着自己。
『基尔伯特!你干什么!』罗德里赫很少有情绪如此激动的时候,后背紧紧抵着上次,头一次展现出具有攻击性的一面。
『我爱你。』『……』
『听到你说不想和任何人交往,我就控制不住自己,想占有你,想让你只为我露出笑容,想让全世界都知道你被打上了我的标签。』基尔伯特的情绪稍稍没那么激动了,眼神里却还是满满止不住的占有欲。
『可以哦。』罗德里赫突然上前一步,双臂绕过腰腹环到背后,收紧,脸埋进他颈窝处,落在耳边的声音清晰无比。
『只要你的一切也只为我展现。』

写到最后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的一篇,果然还是文力缺乏脑洞枯竭了啊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