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四_弧比赤道长

老四的阿福特[误]
是块儿神经饼,馅儿挺甜,没人知道的那种

百鬼夜行 壹

食用说明
1 下列所有故事多半是由各种怪谈或鬼怪传说里的非人类为原型写的短篇,有部分是私心想看的人设,故事之间没有任何联系。
2 由于百鬼夜行题材带有较多的东方色彩,所以OOC与人物影响崩坏可能有,易戳雷点的小伙伴还是慎入。
3 兔子太寂寞会死,Mogeko太伤心会死,这家伙太无聊会瞎扯淡。
4 各位有想看的怪谈或设定可以不要大意地回复。


相传,日/本的平安时代,是一个幽暗未明,人类和妖怪共处的时代。到了夜晚,华灯初上之时,妖怪们便纷纷出现,饮食街,温泉乡,他们出没于夜晚,过着如同人类一般的生活,好不热闹。
在那个时代的京都,夜晚来临,整条街道空无一人,这时候就会出现许多奇形怪状的妖怪,像是庙会的行列一般,带著狰狞的面孔,走在大路上,人称“百鬼夜行”。
而现如今,谁又能说“百鬼夜行”不是真实存在的呢? 
传说在盂兰盆节的夜晚,点上一百根蜡烛,几个人围坐在一起,轮流讲那些人们口口相传呢怪谈,讲完一个便吹熄一根蜡烛,等吹灭第一百根蜡烛时,便会看到百鬼夜行。
嘘,别出声。故事,就此开始了。

壹  碗
罗德里赫看着眼前盛满了水,水面上还映着下弦月的瓷碗,思索起人生哲理。
作为一个吸血鬼,他自认为碗这种东西对他来说作用不大。顶多也就是有什么客人来了的时候才能从橱柜里拿出来擦干净灰尘派上用场。所以当东方妖怪硬是要把一个大瓷碗送给他的时候他的内心其实是拒绝的。
据那个叫做王耀的操着一口京片子味妖怪通用语的千年僵尸说,这是他以前的好朋友,叫什么皇的平时用来拌炸酱的,放到寻常人家去都能算得上是个可遇不可求的古董。虽然距离他那朋友飞升都过了有上千年了,不过翻腾倒腾弄干净了也还是能用用的。据说在碗里装上清水放在窗台上养个九九八十一天,满月时就能在碗里装满水来算卦,一算一个准。
听到王耀这个说法罗德里赫就头疼得紧。这些个非人类族群里头谁不知道姓王的僵尸一族个个都精明得很,当代家主王耀那更是独占鳌头。跟他有过交情的都知道,他做买卖从来就没有亏过。嘴上跟你扯着家长里短,心里小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响。不过跟他做买卖至少要什么,他都能找着门道给你弄来,而且保证质量,这就是他为什么经常让人恨得牙痒痒,下次有什么事儿也还是得老老实实拜托他的原因。
本来罗德里赫跟王耀也没多大交情,上次见面还是闲的没事只好隔三差五地办几个舞会茶会来打发时间的吸血鬼王以已经绝版的名家小提琴作为交换请他去演奏时在宴会上碰到的。顺带一提,那小提琴的供货商就是王耀。
所以当王耀硬是要把那个瓷碗送给他的时候,他的内心是拒绝的——天知道王耀会不会后期再来收什么人情帐作为交换,再者他也确实是用不着这么大一个瓷碗。
最后他实在是拗不过王耀,收下了那个瓷碗,半信半疑地装满了水,放在窗台上。今天天气不错,月亮在云朵里穿梭,时隐时现的,倒映在碗里看起来倒是个不错的景致。
碗看得出来是个好碗,手指轻轻弹一下能听到瓷器发出清脆的声音。碗的外部乃至碗壁上都画着花纹,不像是东方人常用的如鱼得水或是瓜果蔬菜样式,除了碗底留了一个圆形空白外其他地方都画着奇异的花纹。水里映的月亮刚刚好就卡在那圆上。现在是下弦月,映出的虚影只能堪堪遮着一半,还有一半空缺。
这么个碗居然被用来拌炸酱,也不知道这碗的原主人是怎么想的。罗德里赫想着,伸了个懒腰,决定回去睡觉。虽然都相传说吸血鬼怕阳光所以昼伏夜出,实际上那只是因为吸血鬼一族初代种的个人喜好,阳光对于他们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顶多就是在阳光下能把那双尖尖的獠牙看得更清楚些罢了。所以作为一个作息时间与人类无异甚至更为健康的吸血鬼,罗德里赫在无意间看到现代的人类一族笔下的吸血鬼时,他的心里是卧槽的。
扯远了扯远了,让咱们看回现在。
虽然不太相信,罗德里赫也还是有在按照王耀的说法好好地养这个碗,每天一换水,顺带把碗擦拭干净再放回原位。他也确实感觉到了这碗大概不是个普通的碗。具体原因还要看到昨天晚上。
吸血鬼的主食是血液,但也不代表他们不食用其他食物,血液充其量只能算是个主食,其他作为配菜的食物反而更被他们所看中——在这个不允许吸血鬼随意狩猎的时代,血液来源都由王掌控,基本都是普通人的血液,自然也就只能在配菜上花点心思了。
当昨天晚上罗德里赫捧着本不知道从哪淘回来的老旧食谱,准备换个新花样,兴致勃勃地打开冰箱,看到里面空空如也时,他的第一反应是关上冰箱门。
一定是我的打开方式不对,没错,一定是这样的。他再次打开冰箱,确认里面真的是空空如也,除了空气什么都没有时,他开始感觉到了不对劲。这几天也经常会出现做配菜的食材莫名其妙地就不够用的情况,他只当作是自己疏忽买少了,现在回过头来想想看,就算他再怎么疏忽,怎么可能每种食材都少买了呢?
想必是有什么东西在作祟了,但这东西是个什么物种呢?罗德里赫的第一反应就是碗里附了什么魂魄之类的,但仔细一想又不对,魂魄之类的一般都附在阴气重的地方,怎么这每天放在窗台上晒太阳的碗里还能附上,这作死也不至于有作得如此另类独行的吧。
罗德里赫最后一拍大腿决定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该买的食材照样买回来,然后暗中观察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把他的配菜原料给吃了。
一直蹲守了有小半个月,罗德里赫都没有抓到犯人,但冰箱里的东西也没有再少过。就在罗德里赫怀疑是不是那几天刚巧进了什么贼不偷别的专偷食物时,犯人现身了。
那天晚上罗德里赫并没有抱着多大的希望,他想着这是最后一晚,再没有抓到就不管了,蹲守到午夜十二点,仍旧没有出现什么异样,就在他决定打道回府回房睡觉时,附在碗里的东西出现了。
就跟浮夸的电影里一样,膨的一下就出现了,还自带烟雾缭绕特效。罗德里赫拨开烟雾,总算是看到了这个非人类的真面目。
是个陌生的青年,笑得分外张扬,身体上绘着不少花纹,就连脸上也带着些许,刚要开口说点什么就先被他自带的烟雾特效呛出了眼泪,等他缓过劲儿来,说的第一句话是『小少爷,能拿件衣服来么?本大爷快被冻死了。』
罗德里赫愣了几秒,在反应过来这人说的小少爷就是指他时,忍不住想扶额汗颜。好在他还没换回日常装,身上这件长风衣估计也够眼前这人暂时披一阵子。
气氛很尴尬。罗德里赫和那个未知物种的青年坐在餐桌两头,厨房的灯光此时看起来格外惨白,桌子中间的碗里装着热腾腾的罗宋汤。披着罗德里赫外套的青年大概是回复了些元气,首先开了口『那个,本大爷叫基尔伯特,基尔伯特•贝什米特,是这个碗的魂魄。当然,你要是不能理解也可以把我当成是在碗里住的妖精一类的。』说罢还弹了弹碗壁。『……』罗德里赫不作声,基尔伯特也没觉得有什么尴尬,自顾自地继续说下去『不出意外的话大概会有很长一段时间要和你一起相处了。』『……』『还请多多包涵。』
罗德里赫听了这么几句话之后抓住了话里的重点『等等,等一下,贝什米特,你刚刚说不出意外的话会有很长一段时间和我一起相处,是什么意思?』『王耀把碗送给你了,碗里的东西也被附带着一起送给你了,所以按照规矩来说,你算是我的主人。那话怎么说的来着,哦,“你他娘的就是老子的麻石塔”。』基尔伯特托腮看着罗德里赫说。『……』『小少爷?你怎么不说话?』基尔伯特伸手在罗德里赫眼睛前晃了几下。罗德里赫回神,『基尔伯特,』『嗯?』『我现在把碗还给王耀还来得及吗?』
当然这话是开玩笑的,有个人在身边陪着,就算要多出一份伙食,能有个伴打发时间也是好的,更何况还能帮着做家务。这笔账,算是王耀亏了。
罗德里赫对基尔伯特并没有什么要求规范一类,两人比起主仆来说应该更像是同居人。以至于到后来某天基尔伯特摸着蹭到罗德里赫床上时他也没有什么异议。至于是什么时候半推半就地发生了什么脖子以下不可描述的事,又是谁先主动,此为后话,咳,暂且不提。
人类发明的电视机是个好东西,非人类们也基本上每户一台,机顶盒信号锅一应俱全,就是信号有点延迟,比人类世界放送播出时晚了个四五天是经常的事儿,多的时候迟了小半个月也是有可能的。
基尔伯特怀里抱着他那个跟盆差不多大的本体冲着罗德里赫喊『少爷哟。』『干什么?』罗德里赫不解的回头看他。『快到我碗里来。』说罢,笑得分外灿烂。
据说这是非人类族群里近期才开始流行“快到我碗里来”的表白方式,老一辈看了都纷纷摇头捂眼表示『秀恩爱,辣眼睛。』

鬼节挖百鬼夜行坑,算是作死吗?总觉得在暑假过去了大半的情况下一坑未平又挖一坑是更作死的行为呢。。。

评论(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