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四_弧比赤道长

老四的阿福特[误]
是块儿神经饼,馅儿挺甜,没人知道的那种

百鬼夜行 肆

食用说明
1 下列所有故事多半是由各种怪谈或鬼怪传说里的非人类为原型写的短篇,有部分是私心想看的人设,故事之间没有任何联系。
2 由于百鬼夜行题材带有较多的东方色彩,所以OOC与人物影响崩坏可能有,易戳雷点的小伙伴还是慎入。
3 兔子太寂寞会死,Mogeko太伤心会死,这家伙太无聊会瞎扯淡。
4 各位有想看的怪谈或设定可以不要大意地回复。

肆  獭狸
基尔伯特一脸严肃地盯着眼前的小家伙,思考着它应该何去何从。
作为一个暑假期间在宠物店打工企图攒点钱去旅行的普通少年,和其他人最大的不同之处大概就是他特别招小动物喜欢,跟时不时还要被糊一脸高贵冷艳的店长放在一起简直就是云泥之别,以至于这样的对话时常发生——
『店长你又死哪去了?!』基尔伯特无奈地歪头看了看肩上趴着的那只黑色折耳猫,又低头看了看绕着他打转刚刚放过他裤脚的泰迪,头顶上停着的那只小黄鸟啄得他脑仁子疼,忍不住朝着后门方向大喊。
店长也不知道是真没听到还是在装死,没有任何回应的声音。基尔伯特翻了个白眼,又加大了点音量『你再不出来我就把你的蕾姆等身抱枕丢给小白蹂躏,让你感受一下什么叫真正的丢你蕾姆。』
『壮士千万别冲动,放下蕾姆咱们有话好好说。』基尔伯特喊完还没到五秒钟,店长就从后门进来了。
『年轻人有话好好说嘛,不要总想着搞个大新闻。』店长一边把他肩上的猫抱过来一边用空闲的手拍着他的肩说,『好好干,我看好你哟。』
一脸冷漠的基尔伯特显然不吃这套。『别废话,你又去哪浪了?』他把“越狱”的几只都关回笼子里,梳理着被弄乱的头发问。
『你看门口。』店长没回答他的问题,指着门口的方向,基尔伯特回头看,什么也没有,不对,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门口。
他正想转头问店长是不是他又搞了什么东西回来,没想到店长那厮居然又跑了,基尔伯特很无奈地摇了摇头,走到门前,蹲下,看着那只不速之客。
这就有了开头的一幕。他认真地研究着这只小家伙是个什么物种。从整体上来看能认出这大概是个什么鼠,看着干干净净油光水滑的皮毛,应该是哪家跑丢的宠物鼠?基尔伯特决定先把小家伙抱进店里来。这鬼天气,人站在门外都热得额头上直冒汗,更何况这小家伙还披着一身厚厚的皮毛。
基尔伯特坐在柜台前,怀里窝着身份不明物种不明的小家伙,手里捧着手机正在搜索百科。
找到了!按照拍照搜索大概找到了它的物种,獭狸。不过似乎也不是什么宠物鼠的物种啊。基尔伯特想了想,放下手机一拍脑门。卧槽,该不会是隔壁的隔壁的隔壁那个餐馆跑出来的食材吧。
基尔伯特盯着怀里的獭狸,獭狸也抬头看他,眼睛亮晶晶的,看起来分外的有灵气。基尔伯特盯了半天,最后败下阵来,决定等店长回来问他怎么办。
店长在吃晚饭时间准时回到了店里。正捧着饭碗研究应该给小家伙喂点什么东西的基尔伯特见他回来了,就把他喊了过来,把小家伙的物种和可能来源给他报备了一遍,问他应该怎么处理。店长咳嗽了两声,一拍桌子决定把小家伙留下来,反正养得起。然后就换了一副面孔,瞬间从霸道总裁成了卖萌打滚求投喂,咬着筷子可怜巴巴地看着基尔伯特,基尔伯特被看得烦了,一挥挥手让他赶紧去厨房把饭装了,今天不收他伙食费。
獭狸都吃什么?基尔伯特不知道,百科里科普只有大量饲养獭狸时应该投喂什么的指南,并没有说明它们都好哪口。基尔伯特看着百科上的草食动物四个字想了想,把厨房里那块胡萝卜拿了出来。谁让他提到草食动物时脑子里第一反映就是兔子呢?似乎也不是很挑食嘛,基尔伯特盯着正在啃胡萝卜的獭狸想,还是很好养活的,一边想着一边欣慰地点了点头。
店面该打烊了,但店里并没有合适的笼子。虽然百科没有明确说明獭狸生性如何,但是为了防止一不小心闹腾起来折腾出什么命案来,店长决定让基尔伯特把小家伙带回去。
『为什么?』基尔伯特怀里抱着它问。『因为你单身而我现充。』店长摇了摇头,脸上写满了你不懂三个字。现充都爆炸吧。基尔伯特忿忿地想着,抱着小家伙回了家。直到走到家门口开始掏钥匙时他才突然想起来店长昨天还冲着电脑屏幕嚷嚷着我们中出了个叛徒,单身贵族万岁,怎么今天就变现充了什么的,咳。此为后话。
基尔伯特在杂物间里翻箱倒柜了一番,总算是把之前搬家时装零碎物品用的纸盒子翻出来了。把那些零碎的东西找了个袋子装了又丢回去,顺带找了两条旧毛巾垫在盒子底下,不知道什么时候用的小毛毯也被他找出来,拍拍干净还能给小家伙盖一下——虽然他也不是很清楚獭狸有了这身皮毛还需不需要被子,不过姑且先找出来吧。
把小家伙安置进盒子里后,基尔伯特去冲了个澡。这气温实在是热得让人崩溃,反正基尔伯特他是一个人住,自然也就没怎么在意,系了条浴巾就从浴室里出来了。他一手擦着头发,另一只空闲的手里拿着刚从冰箱里拿出来,正冒着凉气的罐装啤酒。当基尔伯特回到房间,把擦头发的毛巾放到脏衣篮里,准备换睡衣睡觉,床上的谜之凸起吓了他一大跳。
卧槽。基尔伯特的第一反应。我记得我有锁门啊。这是基尔伯特的第二反应。他走到床边,把已经喝空了的易拉罐扔进床头旁的垃圾桶,伸手掀开被子的一角,露出了个棕色的脑袋。
他屏住呼吸,把整张被子掀开,只看见一个小孩窝在他被子里,呼吸平稳,脸色红润,除了身上穿得厚了点基尔伯特看着都替他嫌热之外,其他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不对,他莫名其妙地出现在自己家里就是最有问题的好吗?!基尔伯特把小孩摇醒,小孩大概是困得厉害,摇了好几下才悠悠转醒。
『唔,基尔伯特……你干什么?』小孩抬手揉了揉眼眶,眼睛里一片迷茫。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你怎么到我家里来的?』面对基尔伯特一连三个问题,小孩眨了眨眼,认真地掰着手指头回答『我是罗德里赫。你的名字,这个不是你告诉我的吗?我是被你带回来的啊。』
『哈?』基尔伯特脸上一个大写的懵比,他扳过罗德里赫的肩膀,同样认真地盯着他,让他把话再说得详细些。
『按人类时间来算大概是七八年前,你把我从河边捡了回去,算是救了我一命。你的名字也是那时候告诉我的。』小孩摸着下巴说。基尔伯特瞬间明白了什么。『你是说,你是那只獭狸?』『没错。』罗德里赫点点头。意外的,基尔伯特很淡定地接受了这个设定。
『那你隔了这么多年又回来找我干什么?』基尔伯特相当不解。『獭狸的本性告诉我要去报恩,你有什么愿望吗?』『现在嘛,暂时没有什么愿望的样子,你能让店长变得靠谱一点吗?』『这个的难度有点大,还有别的愿望吗?』『没了,』基尔伯特躺倒在床上,把罗德里赫的头按下来,强行让他躺在自己旁边,『这么晚了,小孩子要乖乖睡觉了。』罗德里赫很听话地闭上眼睛,没有作过多的异议。
身边有个人睡着实在是太不习惯了。罗德里赫大概是小孩子睡得深,夜里好几次无意识地翻身,基尔伯特这个能保持一个姿势睡到天亮的家伙被他闹腾得有点睡不安稳,第二天起来时眼眶下边有一层淡淡的青黑。
早上,收拾好自己和罗德里赫,吃过早餐之后,基尔伯特就带着罗德里赫去了宠物店。小孩比起当下那些熊孩子来说特别好养,基尔伯特给他投喂什么他就吃什么,不挑食还听话,好感度刷得咻咻的。
大概是因为罗德里赫本身就是动物有关,店里的小家伙们也都挺粘他,基尔伯特身上的热度瞬间都转移到了罗德里赫身上。基尔伯特也乐得清闲,看罗德里赫实在是招架不住了才出来搭把手,帮他转移一部分火力。
『哟,基尔你今天的魅力指数减小了嘛——额,这谁家孩子?』店长推开大门,看见淡定地坐在柜台后面的基尔伯特调侃,转头看到和几只猫猫狗狗混在一起的罗德里赫,不解地问。鉴于店长的心理承受能力未必能轻易接受昨天那只小家伙今天变成了这副模样,基尔伯特随口给罗德里赫编了个身份。
『嘿嘿嘿,正太即是正义,来,叫ge……』『叫什么哥哥,叫叔叔。』基尔伯特打断了店长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话。『你小子不厚道啊,你说是谁给你发的工资?』『你。』『那他应该叫我什么?』店长一副小样你还甜得很的神情,全身上下就是一个大写的嘚瑟。基尔伯特一把把被包围了的罗德里赫拉过来,扳着他的肩膀,让他面对店长,说『乖,叫爷爷。』『嘿你小子,信不信我扣你工资?!』
……
吵吵闹闹的一天,就此开始。
欢脱无下限的养成生活,也才刚刚踏上开端。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