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四_弧比赤道长

一张不定期会浮现出奇奇怪怪的文字的A4纸

百鬼夜行 伍

食用说明
1 下列所有故事多半是由各种怪谈或鬼怪传说里的非人类为原型写的短篇,有部分是私心想看的人设,故事之间没有任何联系。
2 由于百鬼夜行题材带有较多的东方色彩,所以OOC与人物影响崩坏可能有,易戳雷点的小伙伴还是慎入。
3 兔子太寂寞会死,Mogeko太伤心会死,这家伙太无聊会瞎扯淡。
4 各位有想看的怪谈或设定可以不要大意地回复。

伍  白泽
白泽生来就是神兽,被东方人视作祥瑞的象征,天知道基尔伯特这只混血白泽怎么到了西方的小驱魔师眼里就成了不知名的非人类。
没错,我们的主角基尔伯特是一只混血白泽。这个混血是怎么混的?且听我慢慢说来。
非人类的东方与西方本来界限划分明确,没什么来往,不过就在几百年前,不知怎的就突然掀起了同是非人类族群应该友好往来的风尚,跨越界限相恋的小情侣也不少,腓特烈老爹和基尔伯特那从未谋面的母亲就算是其中一员。
基尔伯特的混血算是把种族优势都混了进去。一身雪白的皮毛,天生的非人类通用语与人类语言互相转换的能力与东方妖怪百科全书的能力都继承自母亲,脾性倒是和老爹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言归正传,基尔伯特在成人礼过后便从非人类族群的领域搬了出来,移居到了人类世界,算是个磨练。
白天变作人类的样子打打工,晚上就摇身一变换回原形,在华灯初上之时游荡在无人注意的小巷里,看遍人间百态。
这不,这天晚上的基尔伯特听了几个中学生回家路上的闲聊,决定去他们所说的那个什么洋馆还是别墅的鬼屋里看看是什么非人类在作怪。这上山的路才走到一半就被什么东西布下的结界给困住了,他正要挣扎,旁边走出来一个披着长袍的人。
那人摘下兜帽,看向已经现出原形的基尔伯特,四目相对,基尔伯特还没来得及开口说些什么,那人突然手上一个用力握拳,困着基尔伯特的结界就突然成了一股绳子,把他绑得动弹不得。
『喂,你是什么人?』基尔伯特试着小幅度地挣扎,说出这句话时略带了些咬牙切齿的意味。『驱魔师,罗德里赫。』名叫罗德里赫的青年走上前来,大概是没见过和她一样的非人类,好奇地摸了几下基尔伯特头上的角,问『你是什么非人类物种,居然敢在这种地方作怪?』『哈?本大爷这是第一次来这里好吗?驱魔师了不起啊,快点放开本大爷!』基尔伯特有些暴躁地甩甩头。
罗德里赫见他这副样子便摇了摇头,他无法确定基尔伯特到底是不是在这里捣乱的非人类,也无法确定放开基尔伯特之后会不会被他攻击,『我不能放了你,除非约法三章。』『说!』基尔伯特下意识地冲罗德里赫呲牙。
『第一,不许伤害我。』『本大爷和你无冤无仇伤害你作甚,下一个下一个。』基尔伯特不太烦地挥了挥爪子。
『第二,待会儿要是碰上了别的非人类并且有了不可避免的战斗时,你要帮我。』『这个有点无理了,我最多做到不是我引战的时候不干预你们。』『你能做到不帮对方就可以了。』
『第三,第三……第三我还没想好。』『那就本大爷来提,陪我去一趟鬼屋,证明过我的清白之后,放了本大爷。』『没问题』
罗德里赫把捆住基尔伯特的绳子变成了四个环,扣在基尔伯特的四肢上,基尔伯特变换成了人形,四个环也随之变换成了合适的大小。
『走吧,腐朽的驱魔师先生。』他先迈上了几步台阶,站在高处冲着罗德里赫招手,示意他赶快上来,罗德里赫也快步走上几个台阶,和基尔伯特一起并肩向鬼屋走去。
这鬼屋也还真是个鬼屋,白天看起来富丽堂皇的样子,一但到了晚上,整个屋子的气氛都变得诡异起来,一丁点的风吹草动配上阴森森的荒郊野岭都能惊得人泛起一身鸡皮疙瘩。
大门的锁古旧得和摆设没什么差别——而且还已经被不知道谁撬开了,第二道大厅的门把手上也有破坏的痕迹,里面的家具都蒙上了一层白布,白布上附了厚厚的一层灰,一看就知道这房子大概尘封已久。基尔伯特摸到了吊灯开关,意外地还能用。『看来住在这儿的家伙有在好好交电费。』基尔伯特小声嘀咕。但他怎么忍受这么脏的大厅还不打扫的!!!这是基尔伯特没说出来的后半句话。
不知道住在这里的家伙到底在哪里,两人决定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找过去。大概是住在这栋房子里的家伙真的很无聊,还特地用了几个人类世界常用的道具和非人类的一点小把戏把这房子弄得鬼屋气氛浓重。
第一次是突然从天花板上倒吊下来大张着嘴舌头老长的女鬼,第二次是突然从旁边的柜子里跳出来的僵尸,第三次是经过走廊时抓住脚腕的手……几次下来基尔伯特真的很想建议那位住户也不用怎么大改,稍微把灰尘扫一扫,再搞个招牌回来,一个供人类消遣挑战胆量的鬼屋就完成了。
最想不到的应该是书房里突然冒出来的那家伙。没想到屋主的对于书籍的收藏非常多,范围也非常广,还有一面墙是专门收集非人类相关资料的,在里面,基尔伯特成功找到了白泽的图鉴,虽然和他的原形不是特别像,但是从神态上还是能看出有几分相似的,算是成功给自己洗白了一波——其实罗德里赫一直没告诉基尔伯特,他看到基尔伯特在进入鬼屋之后被几个机关吓得够呛的表现时就已经完全排除了这房子是他在作祟的可能——毕竟应该还没有人会被自己亲手搞的机关吓到,虽然后来出现的某人成功刷新了他的观念,但此为后话。
就在罗德里赫认真研究那一柜子非人类资料,基尔伯特认真研究妖怪图鉴的画师到底是写实派还是抽象派时,有个什么东西突然从书架一边窜到了书架另一边,翻两人都太过认真以至于没有发现,知道那东西第二次窜过去时才被无意间抬头的基尔伯特看见并逮了回来。
『这是个什么玩意儿?』基尔伯特拎着那个东西略长的毛发把它提到半空,从上下左右各个方位把它打量了一遍都没看出来这是什么,倒是它的爪子上抓着的游戏光盘成功吸引了基尔伯特的注意力。基尔伯特一把从攥得死紧的小东西手里把光盘抢过来,完全没有在意它抗议的叫声,打量着上面有些模糊不清的字体,认真辨认着上面到底写了些什么。旁边的罗德里赫则是对照着妖怪图鉴查找起这小东西的物种来。
直到罗德里赫成功地在妖怪图鉴第三百五十六页里找到了小家伙的物种,基尔伯特也还没看出那光盘抢写了什么。罗德里赫从妖怪图鉴里抬头,看向基尔伯特手里的小家伙『这小家伙是司,和家养宠物精灵差不多,能帮忙做点简单的事。』『要怎么处理?』『放了吧,它会带着我们找到它的主人的。』
基尔伯特依言,送来了手,司看上去像是气极了的小孩,狠狠地瞪了基尔伯特几眼,试图用眼刀对基尔伯特造成实体攻击。基尔伯特手里捏着光盘不为所动,司大概是想起了主人发布的任务,试图跳起去够基尔伯特手上的光盘,基尔伯特坏心地把光盘的高度又提升了点,直到罗德里赫咳嗽两声示意他把光碟还给司,基尔伯特才把光盘放回司手里。司看起来更生气了,连眼刀都不给基尔伯特一个,抓过光盘就跑了。
也亏的基尔伯特和罗德里赫的速度也不慢,足以追上司。也多亏了熟门熟路的司,他们成功避开了楼梯和二楼走廊的陷阱,推开了这栋房子的现住户的房门。
一推开门就能感受到这个房间和楼下的房间有多大的差别,各种二次元萌娘的海报糊满了墙壁,房间看起来有些凌乱,书柜里却整整齐齐地码着一堆漫画,书桌旁的玻璃柜里也整齐地摆着按身高摆放的手办而房间的主人此时正窝在被子里,似乎正倒在电脑前呼呼大睡。
这简直就是一个大写加粗的死宅。
那人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有不速之客到访,抱着光盘上去挠他手背扯他衣角的司也被他一个翻身给吓得跑开了。
基尔伯特一看这人的脸,嘿,这不是秋越么,熟人啊!这小子别的不会,作死倒是一绝,这不,跑到人类世界来了还不消停。当机立断就是一张照片连带着方位坐标给他哥哥发了过去,委婉地表示了快来收了这个妖孽的中心思想。
既然是熟人事情就好办了。鬼屋事件最后以叛逆中二少年秋越被他哥哥秋旭领了回去并表示今后一定会教育这个混小子划上了句号。
在一旁围观了全过程的基尔伯特突然扯了扯罗德里赫的衣袖『腐朽的驱魔师先生,现在能放了我吧?』罗德里赫依言把他四肢上的环都收了回来。
基尔伯特抬脚刚要离开却反被人拽住了,他回头,不解地看着罗德里赫『还有什么话要说吗?』『……』『……』『有缘再见。』两人都沉默了一阵后,罗德里赫才说出这四个字。
『自然是有缘的。』基尔伯特的一边走着一边说,背影看起来相当潇洒。在罗德里赫看不到的地方,基尔伯特勾起了唇角。
白泽最厉害的一点就在于它们除了能自动转换语言外,还能够看到前五百年的历史,预言后五百年的未来。
自然是有缘的,之后的故事还长着呢,你说不是?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