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四_弧比赤道长

老四的阿福特[误]
是块儿神经饼,馅儿挺甜,没人知道的那种

BE三十题

二十四  多余的人
多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如果经常出现融不进一个圈子或一个小群体,在一群人聊天时插不进话,即使是一起去做相同的事情都有种与旁边的人中间有一层隔膜的感觉,产生自我厌恶的情感也不奇怪吧?“我就是个多余的人啊。”
但某些时候也会有例外。
比如有些时候,它仅仅只是一个来形容一类人三字词语,被形容的那一类人常有的心理活动。通常还伴随着嘴里不断地碎碎念『FFFFFF』『现充爆炸吧!』诸如此类的话语。
『所以说,我站在你们中间完全就是个多余的人嘛。来来来谁跟我来换个位置,下一任银河就是你了少年!』秋越对他的现状很不满,其原因在于他的两个同桌。
是的,你没看错,两个。本来两个人同桌,中间留一列单人座的设计是相当合理的。但不知道老师是个什么毛病,假期里审美观受到了什么刺激吗?!突然就决定把单人组和旁边的合并变成三人同桌。
不得不说,这让被夹在中间的有一丝尴尬,不如说这简直就是为了逼死坐在中间的家伙设计的坐法。秋越已经不是第一次感到自己多余了。
向前后左右都看了看,一个悲伤的故事显而易见——只有他一个人是每天被两个同桌糊一脸狗粮的lucky dog。
秋越不明白老师的决定的同时,也对另一件事感到不解。为什么基尔伯特和罗德里赫同桌做得好好的他一来就要分开到两边坐。
『我说啊,你们两个,能收敛点吗?现充就现充吧,还想上天是咋的。』不知道是这节课第几次帮他们传递信息了,中间就隔了一张桌子而已,你就直接把纸条递过去会死吗?他腹诽,却还是尽职尽责地把纸条传了过去,忍住了提笔在上面写你们两个好烦的冲动。
作为一个大写的电灯泡,秋越觉得他躺枪躺的非常到位。无数次提出的换座位的提议都被一口否决,似乎两个当事人觉得保持这么一张桌子的距离就很好。
『那为什么大课间的时候要把我赶出去然后公然膝枕什么的啊!所以说现充都上天吧!』秋越忿忿地冲着镜头说,印堂发黑看起来整个人都被一种黑色气场包裹。『总觉得此处应有五毛燃烧特效。』手里端着DV正在拍校园日常的以肆摸了摸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小声说。
因为这种糊人一脸狗粮的行为多半是基尔伯特发起的,秋越认定为罪恶的源头就是他,而他们俩关于这个问题的对话,相当的神奇。
『你就不能自己伸个手把纸条递过去吗?五十厘米的距离不要告诉我你做不到。为什么要麻烦我?』秋越某天下课之后直直的盯着基尔伯特说。
『因为老师正在讲的那个知识点我不懂。』基尔伯特一副没怎么睡醒的样子趴在桌上伸了个懒腰。
『我看你困的神志不清了也还记得给你家小少爷传纸条!』『要不你来教本大爷?』他抬头看向秋越,眼神里多了一分真挚。
『得了吧您,明知道我光会自己理解不会角别人还让我来,教完你听得懂吗?』『这不就完了。』基尔伯特摊摊手。
第一回合,算是秋越输了。
别紧张,后面还有几个回合呢。
学校每学期都要搞的修学旅行在经历过惨无人道的期中考之后拉开了序幕。各位坐在车上一路说说笑笑的就到了中转站。
说是中转站,其实就是在参观过博物馆和校园之后在某个休闲广场上的自由活动时间。
怕他们不知道时间回来,老师让几个一起行动的人为一组,推个联系人出来登记手机号码。秋越小同志,非常光荣的成为了联系人,然后,他就找不到跟他一起组团行动的那几个人了。
没办法,只能找了。肉眼雷达大致扫描了一遍,在广场边缘的一家蓝蓝路的落地窗后面,成功丢出精灵球捕捉了一只阿尔弗雷德,看清楚桌上堆成小山的盒子后,他忍不住用力晃了晃手里的精灵球。
接着又在蓝蓝路隔壁的一家书店里看到了和他一样正在丢精灵球捕捉组员的以肆。不过和他比起来,以肆似乎分外的悠闲。
那是一间奇怪的书店。秋越对这里的第一印象是普通的休闲书吧,但是接下来的意外发现让第一印象碎裂得很彻底。
进门后第四排书架左转,第六个书架那里再右转直走,一直到走到路的尽头,从那里往左数第九个书架背后,就是新世界的大门。
与外面的风格截然不同的暗间里是两排高到天花板的书架和一条仅供两人并肩通行的小路。书架上摆满了各种漫画原著、翻译本和周边同人等东西。
『哟,秋越你怎么在这?』一个声音从头顶传来,他抬头,看见以肆站在取书专用的梯子上,手里捧着一本从书架最顶端抽出来的本子。
『咳,还真巧啊,你怎么也在这儿?』仰头看人的姿势相当累,秋越不由得活动了几下颈关节。
『如你所见。』以肆冲着他扬起手里的本子封面,距离太远他也看不太清楚上面的小字,不过封面上的人和标题大字他还是看得清楚的,当大脑处理过来这是个什么东西时,秋越有点目瞪口呆。
『你没跟我说过你腐啊!』『这很正常,我们应该抱着学术研究的心态去看这种东西,』以肆推了推眼镜框,『再说了,我是要靠这个来抓人的。』
抓谁?疑问还没来得及问出,就有个人影不知道从哪冒出来,被以肆一个精灵球砸中了天灵盖。
『大侠好身手。』秋越忍不住赞叹。『报告组织,我刚刚在那个大舞台旁边的长廊上看见了基尔伯特和罗德里赫!』精灵球里的那人用力敲着外壳。
一听到这个消息,秋越感到很开心,不因为别的,他终于能集齐组员召唤神龙了。
他匆匆从书店跑出去就直奔着长廊去了,蹲守在长廊口成功捕捉到了基尔伯特。额,你说罗德里赫呢?
罗德里赫还需要捕捉吗?作为一个路痴应该有的自我修养就是跟着认识的人走。
于是第二回合,秋越胜出。
校庆日这种东西向来都是让人又爱又恨的,不因为别的,能够愉快的玩耍一天是好事儿,但在那之前痛苦的大扫除真是不想回忆起的一段记忆。
秋越这会儿没什么心思去学校同意办的那些个摊子上乱逛,也没什么去参加活动的念头。他有点低烧,现在正被他哥哥秋旭按在保健室里打吊针。
看着外边歌舞升平的欢快气息,再看看屋里,一声不吭的翻着什么东西的秋旭大魔王和他之间的沉默莫名的奇怪。
看着瓶子里的液体已经到底了,秋越用另一只可以活动的手臂向秋旭那边晃了晃,示意他来拔针。
输完液之后的秋越一扫之前蔫巴巴的精神状态,几乎是瞬间满血复活,蹦跶着就要投身窗外人的海洋,然后就被秋旭拦下了。怕他这个病患一不小心又闹出什么事儿来,秋旭执意要和他一起去。
摆摊儿的同志们卖的东西种类相当的多,现做的各种食物和从书城批发来的各式文具自然是不用提的定番,但是猫耳女仆装这种东西拿出来卖真的没关系吗?
秋越手里捧着从隔壁班的熟人那儿蹭来的红豆包,头上突然就被停下来买了什么东西的秋旭戴了个头饰,猫耳发饰这种东西简直不要太恶趣味。然而一抬头看见台上最默契你画我猜的活动上他的两个同桌就带着这玩意儿在上面各种比划。
这现充的也太明显了点,你们是当台下的都是小龙虾吗?那个妹子啊,你的闪光灯收一收好不,闪瞎了都。还有那边那个激动得快晕倒的,扛住这招糖,下面还有大招没放出呢!
心里正腹诽着,突然有人凑到唇边把他正要咬下的红豆包抢先咬走了。『甜的。』那人咽下红豆包之后又突然凑过来,把他嘴角沾到的红豆沙以舔吻的方式清理干净。还配上了这么一句话。
第三回合,莫名其妙的像是扯平了。
从那之后,秋越再也没有觉得自己是个多余的人的情况出现——因为在他同样成为现充之后,感觉到多余的人就变成了在座的各位。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