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四_弧比赤道长

一张不定期会浮现出奇奇怪怪的文字的A4纸

BE三十题

三十  无爱者
爱使世界变得绚丽多彩。
话是句好话,基尔伯特对它持肯定态度,但在这个世界的法则里这句话显然并不通用。
为什么?因为他所在的世界是一部黑白漫画啊。
基尔伯特也不是很清楚在这个世界里他到底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是个出场次数少得连便当都要自己带的配角,每次都要用大写加粗的字体狂刷存在感的主角,还是在某个场景里与某个重要人物擦肩而过的路人?他思索过这个问题很久,但一直都想不到答案。
应该不至于是个真•路人甲吧,毕竟真正的路人可是五官一片模糊的——最起码基尔伯特他自己没经历过五官模糊的感觉。要是大晚上的出门碰上了这种路人甲乍一看还是挺吓人的,但这种情况仅限于他们需要夜晚出场打酱油时——平时的他们还是有属于自己的一张大众脸的。
能感觉到颜色的存在还是在出了第一本单行本时。那时的所有人都用了无比虔诚的态度,小心地去摸摸看那片色彩以确认它是真实存在的,还生怕把它磕坏了碰坏了。
不知道是不是所谓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在那天晚上的梦境里,基尔伯特见到了一个彩色的世界。那个世界非常地陌生,似乎并不是他所处的现实的某个场景,而是另一个他从未见过的世界的样子。
那个世界里的色彩就像不需要作者花时间去涂抹般斑斓,他尝试着在这个世界里奔跑,沿着他面前的某栋表面漆着橙黄与珊瑚色外壳的楼房的楼梯往高处奔跑。
他头一次发现自己的体能有这么好,一口气跑到楼顶也没感到太吃力,只是腿部肌肉有些酸疼而已。他扑到栏杆前,望着下面的风景。
顶楼的高度使楼下的大树也变得矮小起来,这个角度是视野极为宽阔,他甚至能望到右前方的小广场边缘处栽种的花草。
这个梦的故事很长又很短,他除了站在顶楼走廊上远眺,还试着把这个建筑物里的所有地方都探索了一遍。
从里面的格局布置能看出来,这大概是个什么学校的教学楼。看起来有了年头的桌椅摆得整整齐齐,虽然它们算不上太新,但胜在很干净。他把那些桌子一张一张地看了过去,从上面的涂鸦和小抄数量能看出来坐在这个座位上的调皮鬼多不多,每个桌膛里的东西都不太一样,基本上都放着教科书,但除了教科书以外还有不少有趣的东西——几份做完的试题堆叠在一起,有的放得整整齐齐,有的一看就知道是胡乱找地方塞进去的;或多或少地放着几本课外书在里面,少女漫画和言情小说被选择性地跳过,那些个大部头也被无视,正当他从某个桌上的书架里抽出其中一本来想要看看这本书脊上什么都没写的书是个什么内容时,梦境戛然而止,他又从梦境里回到了现实世界。
还真是让人感到好奇的梦。基尔伯特对于那本没能看到具体内容的书感到遗憾,并对于那个色彩斑斓的世界感到好奇。
希望今天晚上还能梦见那个世界。抱着这样的心情过了一天,基尔伯特在睡觉以前甚至还认真地回想了一遍昨晚的梦境里的场景才闭上双眼。
又是一个彩色的世界,与昨晚的那个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个。他位于一个教室里,里面的桌椅看上去要比昨晚的那个梦境里的要新一些,里面的各种东西也比昨晚的要杂乱些,在这里学习的应该是比那栋教学楼的学生要高上一两级的高中生吧。
他像上一个梦境里一样沿着楼梯一路向上直至最顶楼。天台上的风景还是一样的好,远远地望见了那栋昨晚拜访过的建筑,他瞬间明白了自己还在那个世界里。
他激动地往一楼奔跑。
这栋教学楼比起那栋来说简直不要太大,跑下一层的功夫简直足够他在那栋教学楼下两层了。好不容易跑到昨晚探索过的教学楼前,他发现了一个悲伤的事实——这栋教学楼楼下的大门是锁着的。
基尔伯特试着用力推了几下,又用巧劲想把它撬开,最后他的撬门计划以失败告终。
这里没办法去了,但不远处还有一栋不高的教学楼可以去看看。他这么想着。刚要向那个方向进发,就被扯回现实里。
第三次进入那个世界时,他出现在上次被抱怨太大的教学楼的天台上,风拂过面颊的感觉有些微妙,他往天台大门处走去,锁似乎是被从建筑物里锁上了,不过这个门的镂空花纹空隙处足够他伸出手去把锁拨弄开了。轻松解决了没甚难度的门,他没有急着下楼去那栋没探索完的教学楼,而是在这里面逛了起来。
让他比较感兴趣的是那几间电脑机房,门并没有上锁,但里面的网络似乎用什么特殊手法切断了,与其看着默认桌面傻眼还不如去再看看别的地方。
上次是被锁在那栋教学楼外进不去。这次是被锁在这栋教学楼里出不来。相当悲伤的连环故事。
就在他颇有兴味地研究着某本趣味数学上的题目时,梦境又停止了。
高处不胜寒。这是基尔伯特第二次出现在同一个天台上时的想法。他并没有急着下楼,而是就在这天台上远眺起来,望不见边际线的世界虽然有各种各样的事物存在,不至于显得太过空荡荒凉,但唯独没有除了他以外的第二个人。
这样一个不知道是妄想还是真实的世界只出现在梦境里,要是与别人分享这个梦境里发生的事儿估计要被当成是犯了什么癔症神志不清了。
又感叹了一句,他才用极为悠闲的步子下了楼。不知道是不是这个世界有个什么创世神窥探着他的心理活动,他刚刚感叹完孤独,就在一间教室里发现了一个人。
那个人似乎是正在睡觉,侧趴在桌子上,头上一小撮翘起的呆毛随着呼吸节奏微微摆动,在梦里看见别人在沉睡,真是微妙的感觉。基尔伯特径直走到那人面前,好奇地看了看他桌旁贴着的身份卡。从那上面他知道了眼前这个正在熟睡的人叫罗德里赫。
他试着晃动了几下罗德里赫的肩膀,又在他耳边喊了几声,都没能把他从睡梦中唤醒。大概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一个设定吧。基尔伯特想着,伸手去戳了戳罗德里赫的脸颊,柔软的触感让他起了点恶作剧的心思,手上稍稍用力地捏了几下,换来了那人不满的皱眉与一句在梦里的呓语『你这个,大笨蛋先生。』
听到这话的基尔伯特突然想放声大笑,这样欺负一个人的感觉,莫名的让他感到愉悦。
在那之后,基尔伯特每次在梦境里都会往罗德里赫所在的教室里跑,每次见到的都是他的睡颜,看起来似乎在梦里也绷着一张正经的脸,眉头浅浅地皱着,基尔伯特伸手轻抚那道痕迹,试图抚平它。
有时看着罗德里赫的睡颜也会感到无聊,他通常是翻看一下罗德里赫桌上放着的东西。书架上的书按照高矮整齐地排列着,垫在桌上的似乎是某本草稿本,角落里有几处与工整笔记不同的略微潦草了些的涂鸦。
基尔伯特到现在也不太清楚,为什么他会喜欢上罗德里赫,或许是因为能与他共享这个彩色世界的人只有他,或许是因为他除了小小地捉弄罗德里赫之外还会把自己想的一些事情一股脑地说给他听,又或许是因为某些其他原因,在某天起了亲吻他的念头并付诸于行动之后,基尔伯特发现自己大概已经被这个从未给过他任何回应的人攻陷了。
猛地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彩色的世界,他们的世界已经从黑白转变为彩色的消息被传送到每个人的信箱里。
各位似乎还沉浸在彩色的世界带来的冲击里,感到无比的欢喜,唯独基尔伯特的心里是喜忧参半——这个世界成为了彩色的,那我梦见的那个彩色世界还会存在吗?
怀着复杂的心情合上双眼,再度感受到光亮时基尔伯特发现自己仍旧出现在有罗德里赫的那个教室里,其中唯一的差别或许是现在罗德里赫并不在这个教室里。
他匆匆跑过每一个教室,想找到点罗德里赫的踪迹。
整栋大得不行的教学楼看下来还没找到,他又跑向另外两栋,最后,他在他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时没能探索完的那间教室里看到了罗德里赫。
曾经幻想过无数次的眼眸看向他时,基尔伯特觉得自己的心脏停跳了一拍。罗德里赫坐的位置就是上次他想看但是没能看完的那本书的主人坐的位置,而那本书就在罗德里赫手里,5.0的视力让他得以看清那本书的封面。
封面上的场景就像是把他现在所处的场景拷贝粘贴了一遍般——他站在门口处看着罗德里赫,而罗德里赫的视线也从书页里脱出,转移到他的身上。
爱使世界变得绚丽多彩,正是因为这样,这个有你存在的世界才会分外的斑斓。

呜哇,开坑一周年,总算是把BE三十题给填完了,可以画个句号了【虽然从质量上来看这个句号并不怎么完美ORZ】
三百六十五天,九万七千一百一十九个字,五百三十九次喜欢,感谢各位小伙伴的陪伴(。・ω・。)ノ♡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