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四_弧比赤道长

老四的阿福特[误]
一张不定期会浮现出奇奇怪怪的文字的A4纸

百鬼夜行 拾壹

食用说明

1 下列所有故事多半是由各种怪谈或鬼怪传说里的非人类为原型写的短篇,有部分是私心想看的人设,故事之间没有任何联系。

2 由于百鬼夜行题材带有较多的东方色彩,所以OOC与人物影响崩坏可能有,易戳雷点的小伙伴还是慎入。

3 兔子太寂寞会死,Mogeko太伤心会死,这家伙太无聊会瞎扯淡。

4 各位有想看的怪谈或设定可以不要大意地回复。

拾壹  英招
英招,传说中守护花园的神兽。据传说记载是人面马身,豹纹鹰翅的样子。但以这样形态来活动什么的实在是太麻烦了,而且还不能随意飞行,所以作为一任特立独行的英招首领,基尔伯特相当喜欢变成人身在他负责守护的那个花园里给这块地松松土给那块地浇浇水,时不时还出去溜达溜达。
当然,这是差不多三百年前他的生活状态。作为英招一族的首领,他守护的花园自然是创世神他老人家所钟爱的花园。
那时候,家家户户的小孩子都是被从小叮嘱没有允许不能去那个花园里捣乱叮嘱到大的,甚至还有几个家庭就直接编造出了神话中的神话来哄那些不听话的孩子,也就几个年纪稍稍大点的敢来跟他玩捉迷藏的把戏。
冒着被抓到之后就是一顿胖揍的风险就为了把院子里最大的那棵花树上的第一朵花摘到手向同伴们炫耀,然后再把它转手送给那几个小姑娘。
基尔伯特那会儿的工作也是清闲得很,每天只要防着那几个混小子就行了,到后来创世者表示其他的不是特别重要,果子一个都不能少之后,他就更清闲了,每天就是坐在树下,身体靠在树上,翘着二郎腿衔着根草在那儿闭目养神,听到有什么大动静才把眼皮抬起来一点,瞟向那个方向。
他所碰到过最大的动静就是某个身高还没到他腰那么高的小娃娃和几个同伙不走正门,从围栏处翻过来之后又爬到了树上想摘果子。结果在爬上去的途中脚下一个打滑直接从上面摔了下来,正好拿他当了回人肉垫子,一脸懵比地看着疼得面容扭曲的他,眼睛里噙着一汪还没来得及流出的泪水。不知道的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儿,知道的才知道这是一场单方面的施虐。
最后这件事以他设了个禁制,禁止那群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孩儿再进入这花园里来玩闹结尾。
在那之后他的工作就更清闲了,除了来摘花的,平日里连个来串门的都罕见,这搞得基尔伯特有了种自己被全世界遗忘了的感觉,不过很快就有另一个人来陪他了。
那人就是近百年来管理百花的生长开放情况的百花神,罗德里赫。
别听这名头挺大,感觉工作量应该大得不行,其实每种花背后都有专门掌管它的仙子——称呼上是叫仙子没错,但也保不准被称为仙子的是某个俊俏的青年——百花神的工作就是在管好自己的那种卦的同时把其他人碰上的问题尽量解决,解决不了的就整理成文字给创世者,让他去解决。
百花神是个轮流的任务,一般是由没当过的人里抽签决定,一决定就是后面上百年的事儿都归了他管,直到创世者后院里那一池的芙蕖再度开放时为止。
刚认识罗德里赫的时候。他们俩的关系其实并不怎么好,原因很简单,就是基尔伯特在刚听完罗德里赫的自我介绍就一直笑个不停,笑到最后快笑岔气了才止住笑声,却还是一副憋笑憋得很辛苦的样子。
这让罗德里赫对基尔伯特的第一印象停留在了“无礼的笨蛋先生”上。
但改观的原因也很简单,基尔伯特在第二次见到他时非常认真且诚恳地承认了自己上次的错误并向他道了歉,就算是翻过了这一篇。
现当下两个大好青年在小花园树下排排坐,目光皆落在对面的地上放着的那台电视的屏幕上。
『少爷,要不换个台吧?这看着闷得慌。』基尔伯特托腮,本来落在电视上的目光转移到了罗德里赫身上,罗德里赫点点头,同意了他的话,基尔伯特当即就爬起来找遥控器,哪怕是看狗血言情剧也比看雪花屏要好。
遥控器找了半天没找到,最后还是在基尔伯特忍不住直接上前用信号盒子上的按钮换台时在电视背后找到了。
基尔伯特手里按着,电视屏幕上的画面一个接一个地闪过去,这些个节目实在是无聊,连个天气预报都能听完直播再倒回去听个重播。
最后还是罗德里赫把遥控器抢过来调了个古典音乐的电台放着。基尔伯特顺势躺下往旁边的树上一靠,嘴里头碎碎念着『少爷啊我先睡一会儿,你帮我看着点,要是那几个毛头小子来了就不用管他们,要是……』下一个“要是”后面的话全被他一个哈欠吞了回去。
基尔伯特的睡相其实还算可以,不磨牙不打呼不梦游,睡熟了时连翻个身都少见,就是这次睡的位置不太好,一翻身整个人的重心换了一个点之后整个身子就从靠在树上歪向罗德里赫身上了。
罗德里赫本来也有点乏了,被他这么一靠,突然也起了睡觉的心思,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好,基尔伯特的头靠在他肩上,就这么毫无防备地睡了过去,以至于后来有某个记吃不记打的小家伙借着掩护偷偷潜入小花园时看到的就是他们俩在树下相拥而眠的景象。
至于后来创世者发现今年的果子少了几个,英招和百花神关系亲密这个事儿连写给小孩儿们的话本故事里都有,某个小家伙长大一点之后被按着就是怼的事情,都是后话。
暂且不管后话如何,小家伙眼里的这一幕是极美的风景,背后倚着的树被风吹得落下了些许细碎的花瓣,阳光透过树叶缝隙零星散落在他们身上,但无论背景再美,也无法掩盖掉画的主角其实是在树下相拥而眠的两人。
轻手轻脚地走向自己想下手很久了的那棵苹婆树,又小心地爬上去,把刚刚变得饱满的那几颗果实摘下,下树时还生怕果子掉到地上摔坏了,当然更怕的是吵醒了那边树下的两个人。
古典乐的声音把浅浅的呼吸声盖住了,顺便还把极力放轻的脚步声也掩盖了,但外面传来的小声欢呼还是有些许传了进来,不过这都不妨碍里面的两人睡得香甜。
今天的基尔伯特依旧很清闲,他旁边的罗德里赫倒是稍微忙了点,快到年底了,再过差不多两个月又要开始忙百花盛开的事儿了,比起积攒工作到那时候忙得脚不沾地还是趁着现在能做掉一点是一点吧。
基尔伯特闲着也是闲着,坐在他旁边颇有兴味地看着他处理那些简单但繁琐的事物。直到后来天色渐暗,他一不小心分了个神把上下行写错了,急着要把错误的痕迹消除时,被旁边一直看着的基尔伯特一把抓住了手。
眼镜被一把取下,眼前的事物由清晰变得模糊,虽然不至于糊成一片马赛克,但习惯了有一副眼镜架在鼻梁上的感觉,突然就被取下还是让他感到了小小的不安。
温热的气息凑到脸颊旁,柔软的触感附在合上的眼睛上。
『少爷,你该休息了。』吻持续了约莫半分钟,温热的气息才转移到耳边来,轻轻地说着。
话语里像有什么魔力般,困倦一下子就上来了,罗德里赫配合地点了点头,接着便被一把抱起。
『要是忙不过来,这里有一个现成的苦力等你使唤。』『恩。』
『做个好梦。』『恩。』
『我爱你。』『我也爱你。』
回答的声音小得不知道对方能不能听清,但从那温柔的轻笑声来看,不用说也是能够明白的吧。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