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四_弧比赤道长

老四的阿福特[误]
是块儿神经饼,馅儿挺甜,没人知道的那种

百鬼夜行 拾贰

食用说明

1 下列所有故事多半是由各种怪谈或鬼怪传说里的非人类为原型写的短篇,有部分是私心想看的人设,故事之间没有任何联系。

2 由于百鬼夜行题材带有较多的东方色彩,所以OOC与人物影响崩坏可能有,易戳雷点的小伙伴还是慎入。

3 兔子太寂寞会死,Mogeko太伤心会死,这家伙太无聊会瞎扯淡。

4 各位有想看的怪谈或设定可以不要大意地回复。

拾叁  海座头
航海生活是有趣而又孤独的,你永远都不知道明天会看到怎样的风景,也永远不知道下一个与你一起分享风景的人什么时候会出现。
这种文艺的语句只能在脑海里盘旋两圈便要被清除出境,航海日记里可没有多余的位置去写这个,基尔伯特现在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思索这文艺语句到底是从哪个角落里突然蹦出来的——他现在正忙着把刚刚捞到的那条鱼处理干净再让它成为今天的晚餐。
说不定还能有多的肉能留到明天早上吃。面无表情地下刀时心里盘算着这条鱼的斤两和照今晚的食欲来看能够吃下多少份量。
不会做各种鱼肉料理的航海家不是好船长。无厘头的话语莫名其妙地蹦出来,把之前想到的文艺的句子给挤到了脑后,自顾自地笑了几声,把手上已经大卸八块的鱼洗净,丢了两块少骨的部分到装满沸水的锅里,跟各种调味料一起咕嘟咕嘟的煮着。
总算是可以闲下来一会儿了。他伸手把锅盖盖上,调整好火的大小后便出了厨房。
在海上的生活让他感到有些漂浮不定的不安感——无论是多么地喜欢海上的风景,终究还是对能够脚踏实地的陆地带着几分眷恋。
刚刚离开上一个地图上标注了补给点的海港。这地图大概是有些年头了,标注了是补给点的海港此时其实就是个普普通通的船只停泊处,还非要上了岸之后再走个一两公里才到小店云集的街道上,而补充航海必备的各种物品的大集市在更远一点的小镇中心处,并不像地图上注的在周边就能找到齐全的补给点。
路线应该不会错,下次还是应该买个标明了近期补给点的新地图。基尔伯特倚在船舷处的栏杆上想。初秋的海风有些大,把身上临时多披上的那件外套吹得鼓了起来,上下起伏的样子就像是一面旗帜,虽然站得随意,下意识挺直的背脊与笔直的旗杆无甚差别,远远地看起来倒还真像是有谁在船上立了个旗子——当然,这里的远指的是百米开外。
厨房里隐隐约约地传来的高压锅喷气声让他稍稍有些分神,手上一个没抓住,外套径直被风吹走。他跳起来向空中抓了两把都没够到,外套反而被风调皮地卷到了更远的地方,比起一件外套来说,还是锅比较重要。毕竟衣服没了还有几件备用的,饭没了要再煮一份可是很麻烦的,万一一不小心把锅也煮坏了就大事不好了。
海上有雾气腾起,把天上的一轮月亮都遮得朦朦胧胧,看起来颇有点隐隐约约的朦胧美。基尔伯特把吃饭用的桌子椅子和装着煮得有些过火的土豆泥和剃了骨的鱼肉的小盆子拿了出来。
别问他为什么不用盘子。自从之前一不小心在颠簸的时候打碎了三个盘子之后,他就毅然决然地决定买点打不碎的锅碗瓢盆回来。没想到那个海港的小市场里只能找到不锈钢的盆子,没办法,他只能挑了几个最小的盆子拿来充当饭碗。
热气腾腾的土豆泥和鱼肉上又被他撒上了点调味粉。海上的雾气比刚才散了点,能隐隐约约地看见远处礁石、海岛的影子。
手边放着一杯啤酒,刚刚倒出来的酒液上泡沫还没散去。
就在他一边吃着晚饭一边思考明天没事儿时要做什么时,远处的礁石上有个人影看向他这边。基尔伯特像是察觉到了什么,看向那边,似乎有个什么影子一闪而过,揉了揉眼睛再看一遍时,又确实没再看到那个影子。
可能是眼花了。他又揉了揉眼睛,决定还是好好吃饭最重要。远处的礁石上,基尔伯特刚刚被风吹走的外套整整齐齐地叠好了放在上面。
第二天的天气和昨天预想的不太一样,早上八九点钟时天上还挂着个大太阳,晒得甲板直发烫。到了下午两点多时,雾气毫无征兆地出现。
刚开始只是浅浅的一点,远处的海岛虽然看得不甚清楚,但还是能隐隐约约地看到一点影子。
又过了大概有一个小时多一点,雾气渐渐重了起来,海岛被严严实实地遮盖住了,他只能暂时停下航行的脚步,思考着应该怎么办。
在海上因为雾气迷失方向是最让人苦恼的情况。要是一时半会儿的雾气还有精力等下去,半天一天的也是能等的,但问题是鬼知道这雾气什么时候能散去,万一雾气再伴随着暴风雨来临,到时候就算是想躲开也没地方躲。
先等着吧。他站在船头处望着远处,试图看到再远些的情况。天上的云层层叠叠得把阳光遮了个严严实实,值得庆幸的是云看起来并不想是雨云,只是让雾气消散得速度慢了很多。
再等等吧。基尔伯特想着,回了船舱里,准备把之前放在书架上的那几本翻了个开头的大部头拿出来继续看下去,昨天钓到的那条鱼还有一部分没吃完的,省着点吃估计今天的两顿还是能撑过去的。
叹了口气,他坐到桌前,把放在书架的书和眼镜拿下来。其实他有点轻度近视,平时还好,要啃大部头上紧凑的字就有些头疼了。黑框眼镜刚刚戴上,打开的书与上次看到呢地方相比翻过去没两页,几个浪打得船只颠簸起来,手里的书哗啦啦地胡乱翻了一个页。基尔伯特把书放下,眼镜也摘了放在稳固的位置,确认好船舱里的东西不会因为摇晃倒下翻滚之后便跑向甲班。
远处有几个斜斜朝着船只打来,这一波或许还能够勉强躲过,但下一波或许就要正面袭来,直接把这艘船给打翻了。雾气被风刮得散了开来,用望远镜能看见远处确实有几个大浪如同他预想的一样,即将正面对上。
在搞不清楚情况的状况下调转方向是非常冒险的行为,但如果不冒一次险,他因为风浪死在海上的可能性比因为迷失方向死在海上的可能性要大得多了。
这一把他赌对了,紧急调转航向,堪堪从那几个大浪旁边擦过去,船身颠簸得厉害,他差点没握住船舵。
躲过一劫,因为风浪死在海上的几率归了零,因为迷失方向死在海上的可能性开始上升,他刚刚为了躲避海浪往偏僻的地方走了多远已经不记得了,什么时候糊里糊涂地又进了有一片迷雾的地方他也不记得了,就像是刚刚只是一眨眼间就到了这片谜之海域。
隐隐约约地,他看见不远处的礁石上站着一个什么人,手里还拿着什么东西,他大胆地向那个方向小心地前行,想看清楚这个出现在谜之海域里的人的样子,又怕船触礁搁浅。
终于接近了那个人影,他小心地走到了船头,看向左前方两三米处,一个长相清秀的青年站在那儿,手里拿着一个他没见过的乐器,如果与他刚刚翻看的那本大部头里的怪谈故事里描写的妖怪是真实的,那么他面前这个年轻人就应该是传说中的海座头,专门为迷途的人指路。
他鬼使神差地向那个青年伸出了一只手,基尔伯特让他上了船以后才发现他穿得单薄,身上披了件他之前被风刮走的外套,伸手帮他把领口竖起,又把扣子扣到最顶上。
『你……你有名字吗?』基尔伯特问出这话时的语气格外温柔。
罗德里赫。年轻人用手指在他的手臂上写了这几个字,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魔力,写出来的字就像是拿笔写出来的一样,淡蓝的颜色与风平浪静时海的颜色相同。
他和罗德里赫一起吃了一顿饭。罗德里赫对他的厨艺没有过多的评价,只有在问合不合口味时回答了他的问题。
到了基尔伯特该离开的时候了,他看向罗德里赫的方向,罗德里赫身上披的那件他的外套被风吹得鼓起。他指了一个方向,示意基尔伯特往那个方向走。
基尔伯特把船的航向订好之后跑到船尾,远远地望着罗德里赫。罗德里赫仍旧站在礁石上,似乎是要目送他安全到达才能放心离开。
就在罗德里赫快消失在他的视野里时,基尔伯特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发什么疯,突然就调转了航向,调头又回到了那块礁石旁。
『小少爷,要和我一起走吗?』基尔伯特也不知道这脱口而出的昵称是怎么来的,还没有经过大脑思考,话就说了出口,手也往那个方向伸了过去。
『好。』罗德里赫点点头,也向基尔伯特的方向伸出手。指尖相碰,微凉的温度传递过来,不仅仅是温度,连带着心意也一起传了过来。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