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四_弧比赤道长

一张不定期会浮现出奇奇怪怪的文字的A4纸

【茨血】交换身体的自我修养

又名Excuse me,where's your 下限?【虽然现在看起来下限似乎还在……】
互换身体梗,小学生文笔。OOC且人物形象崩坏,请谨慎食用
艾特一下主页君ԅ(¯ㅂ¯ԅ) @阴阳师茨血主页



茨木今天和往常一样是被手机闹钟吵醒的。他在闹钟第一次响起时就睁开了眼,准备和往常一样等闹钟第三次响起时再起床洗漱,没想到左等右等也没等来闹钟再次响起,只好伸手到床头摸索,想看看是不是他昨天晚上忘记给手机充电了。
伸手时,他开始感到有哪里不对劲。肩上传来一种被细带勒着的感觉,他做了起来,低头看了看自己,发现了一个残酷的事实——他现在似乎并不在自己的身体里。

纯白的睡裙,看起来纤细甚至是有些瘦弱的四肢,还有……咳,平坦的胸部。茨木发誓他并没有想到什么不得了了的事情。
但他的表情在此刻有些崩坏。一想到他现在大概是在一个平胸萝莉身上,再想想平时常被用来打趣的三年起步。那还真是,不得了了。

他从床上下来,在书桌前找到了属于这副身体的原主人的一些东西——叠得整齐的书本,贴有一寸照的学生证,还有刚才把他吵醒的手机。
从学生证上,他了解到了这副身体的信息,原主人——也就是他将要扮演的角色叫吸血姬,现读于yys高中九洲分部高三级。

等等,高三级?看不出来啊。茨木挑了挑眉。大概是原主人和一寸照上一样常常面无表情,这个挑眉的动作他做的有些辛苦。

换上校服,洗漱完毕,按照桌上的课表带好课本习题试卷之类的,他拿上包就要出门,没想到拉开门的一瞬,有人正好从门外和他神同步地做了这事,面面相觑,距离有些近。

面前的金发少年并不在意近距离接触的样子,稍微退了一步之后就开始带有抱怨意味的唠叨。
什么今天没有叫他起床还没有做早饭,连出门都不打算带上他……一大堆的唠叨里,茨木也就听进去开头的几句。

直到他无意间偏头看到挂在墙上的钟指针已经指向了十一,茨木才打断了少年的话。
他面无表情地指着钟,用一种波澜不惊的语调说:“不早了。”接着便推开堵在门口的少年,径直出了门。

走到门口时,远远地听到少年喊的一句:“姐——我今晚不回来吃饭了。”他随口应了一声。

由他假扮素不相识的陌生少女的一天就此开始了。

吸血姬是自然醒的,她本以为再过个几分钟,手机闹铃就该响了,没想到左等右等也等到,她起身,看向书桌的方向。原本放着桌子的地方现在被衣柜占领。她意识到有哪里不对。

约莫是原主人的睡相不太好,睡衣乱糟糟的,领口的扣子也被解开几个,这让吸血姬能轻易地看到她现在所在的这副身体,流畅的肌肉线条和潜藏其中的力量,食指上有写字磨出的茧子,手掌边缘处也有薄薄的一层,约莫是打架练出来的。
吸血姬怎么看出来的?任谁也不能忽视贴在额头上的纱布吧?

她拿起在床头柜上放着的手机,意外地没有上锁。她想在通讯录里找找看身份信息,没想到这家伙的通讯录里只有一个人。
吾友。
作为备注的头像是一张偷拍——被手掌挡了大半个镜头,在缝隙间堪堪能看到红色的头发。

吸血姬想了想原主人这白色的头发,直接默认了原主人是个杀马特不良。

她在房间里找了好一会儿才翻到和原主人身份信息相关的东西——一张成绩单。
茨木,yys高中近畿分部高三生。居然还是校友。
身体下意识地挑了挑眉,吸血姬在做完这个表情后皱了眉头,这副身体和她的并没有多少相似的地方,至少的面部灵活程度比她要高了不少。

手机传来振动,倒不是那个唯一的联系人发来的消息,而是由被系统标为陌生手机号发来的,让他记得晚上打工换班的事情。
记下了打工地点,她看了眼时钟,该出发了,吸血姬随手拎起挂在门把手上的包,揣上钥匙,径直出了门。

由她假扮从未谋面的不良少年的一天就此开始了。

评论(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