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四_弧比赤道长

老四的阿福特[误]
是块儿神经饼,馅儿挺甜,没人知道的那种

【原创】最佳主角

小学生文笔,ooc严重×
大概是个小糖饼×

星期五晚上,一个适合约会的时间。和往常一样,路西斯王子殿下的公寓里,他没甚形象地躺在沙发上,更准确地说是枕着他的小男友普隆普特的大腿瘫在沙发上,等待着对方挑选一部电影作为约会之夜的次要节目——对于诺克提斯来说,还有什么能比凝视普隆普特更适合作为主节目的吗?答案当然是没有。
也只有在看电影时他才能从容地长时间看着普隆普特,毕竟他的小男友实在是敏感害羞得过分,也可爱得过分了。

“看哪部电影好呢?诺克特,你有什么想看的吗?”
“我?我随意。你挑你喜欢的就好。”
“这样啊,那就看《国王与滑冰者》*吧。”

普隆普特的决定并没有让诺克提斯感到意外。事实上,在几个月前,他们就已经看过这部电影了,而在之后的每次约会,只要是看电影,普隆普特都会在一阵纠结之后选择再看一遍它。如果诺克提斯没有记错的话,这已经是他们第十八次*看这部电影了。或许哪天普隆普特决定看另一部电影才会让诺克提斯感到吃惊。
普隆普特是个好观众。即使他已经看了这部电影十七遍,但他还是看得很入迷。说实话,诺克提斯都怀疑他是否已经把剧本都一字不差地背下来了。
《国王与滑冰者》,电影的名字已经揭示了两位主角的身份。普隆普特最开始想看这部电影,或许和它的名字有很大的关系——他正在和未来的国王陛下交往,看到这个名字自然会好奇是根据路西斯的哪位国王的故事改编的。
要让普隆普特失望的事实是,这部电影的剧本完全为原创,这是个发生在异世界的国王和滑冰者的故事。但这并不妨碍普隆普特对它上瘾般的热爱。
在普隆普特专注地看电影的同时,诺克提斯正专注地看着普隆普特。屏幕上的光落在普隆普特和第一次看这部电影时一样嘴角带着笑意的脸上,叫诺克提斯好把他细微的表情变化看得一清二楚。
在看到滑冰者和国王携手,于冰上共舞时,诺克提斯从普隆普特的发光的眼睛里读出了他的憧憬和羡慕。他突然觉得,自己除了国王以外还能再发展个第二职业。作为普隆普特的男朋友,诺克提斯想让他的小男友的憧憬成为现实。

由王子转职成为电影制作者,来拍摄一部属于他们的电影《王子与摄影师》。当诺克提斯趁普隆普特不在,把他这个大胆的想法告诉伊格尼斯和古拉迪奥时,两人都一副我知道你在逗我的表情。好吧,他不应该心急地在四月一号这天告诉他们他的“小目标”的。
意外地,诺克提斯没花多少时间就让伊格尼斯和古拉迪奥加入了他的电影拍摄计划小组。要王子殿下导演一部电影,不用想都觉得不可能,更何况是要他一个人完成制作一部电影的所有事项。虽然,不想做国王的电影制作人不是好王子,但他们还不想看到诺克提斯因为转职过于艰难而过劳死,也不想看到他把自己的画风从任性的小王子改成落魄的电影制作人。说起来你可能不信,他们加入诺克提斯的电影拍摄计划小组是必然事件。
小组内部分工明确,诺克提斯负责剧本和电影拍摄场景选择,为他和普隆普特这场盛大的约会设计必要的惊喜;伊格尼斯负责和有关部门联系以及摄影,好保证他能在无人打扰的情况下记录这名为电影拍摄的约会;古拉迪奥负责准备道具以及它们的使用、回收,让它们能够按诺克提斯的想法成为点睛之笔。

尽管这个电影策划小组只由三个人组成,但《王子与摄影师》拍摄前的准备工作进行得非常顺利,万事俱备,只差通知作为主角的普隆普特了。
但王子殿下表示,这是个惊喜。他做了个冒险的决定,作为电影主角之一的普隆普特在看到电影成片前将不会知道他参与了电影拍摄。

在普隆普特第十九次问他想看什么电影时,诺克提斯第一次作出了正面回应。
“嗯,就看那部《王子与摄影师》吧。”
普隆普特在听到这个名字时内心其实被吐槽填满。这个名字很明显是在模仿《国王与滑冰者》嘛!
还没等他把内心吐槽说出,电影就已进入正剧,原本对准墙角的镜头上移,一个举着相机的背影出现在屏幕正中,镜头缓慢拉近,在相机显示屏填满屏幕时停下,显示屏上是普隆普特再熟悉不过的微笑的王子殿下。画面逐渐模糊,花体字片名浮现《王子和摄影师》。

“诺克特,你……”普隆普特转头看向身旁的诺克提斯,却被诺克提斯示意先看电影。“嘘,认真看。”

《王子与摄影师》,家庭记录影片般的日常生活片段,从他们一起去王都各处拍风景照片到普隆普特以诺克提斯为主角的一组人像照拍摄过程再到游乐园里两人各持一部拍立得作为“武器”对准对方疯狂按快门的囧照大赛。普隆普特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也会有成为电影主角的一天,还是在一部记录他和诺克提斯生活剪影的电影里成为主角。他只能用不可思议,不敢置信这样的词语来描述自己的内心。

片尾,作为幕后工作者的伊格尼斯和古拉迪奥出来刷了一波存在感。
“路西斯陆行鸟杯电影大赏,获得最佳主角奖的是,诺克提斯和普隆普特!
“有请诺克提斯为我们发表获奖感言。”
“拿下这个奖项是我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事情,但比起拿奖,我更想知道的是,作为这部电影的主角和第一个看完完整部电影的观众,普隆普特对这部电影有什么看法
“或许你注意到了我们的小动作,或许你没有。制作一部只属于你我的电影是一个大胆的冒险,不过,我接下来想说的话将比它还要大胆,不是冒险,是真心话。”

“普隆普特,你愿意永远成为我生命中的最佳主角吗?”现实与屏幕中的诺克提斯说出了一样的话语。
几乎是没用任何时间思考,普隆普特就已经下意识地作出了回答:“当然,我愿意。”

*片名出自《YURI ON ICE》,实际上并没有电影内容,只好靠《shall we skate》这首歌的歌词内容瞎掰
十八次梗出自于《love you like the movies》,全文灵感也出自于此
各位好呀,死亡人口突然诈尸,感觉应该没人眼熟我了_(:з」∠)_
给自己的生贺也能拖两天才放出,我的拖延症应该是没救了,假装我过明天的农历生日,总之,就……祝我生日快乐(´-ι_-`)
感觉文笔跟去年给自己写生贺时相比没什么进步,甚至还在倒退ORZ
五一会填坑的,绝对会填的!【flag高高立起】【可能已经没人记得我挖的是什么坑了】

【诺普】杀手

太久没出现了,来一发突如其来的复健
小学生文笔且OOC严重
文不对题


这是诺克提斯见过的最完美的一双手,明明同为男性却比自己稍小一圈的手掌,手指细长且骨节分明,从不会因为紧张而手心湿润或是发抖。

现在,这双手藏在正对着他的黑漆漆的“枪口后面,而它的主人正瞄准着诺克提斯,脸上带着浅浅的笑。

路西斯的王子殿下觉得自己一定是被对方的笑容迷惑了,不然心情怎么会在这个时候突然放松了下来。

可对方显然并没有多想,就在他松懈的一瞬间不带任何感情地扣下了“扳机”——如果让诺克提斯回想那一刻,大概他能想得起来的只有对方似连脸上的笑容都失去了温度的那一幕。

扣下“扳机”后,对面那人看了看小小的显示屏上的预览图,满意地笑着说:“终于拍到了,非紧张状态诺克特的照片。”

相信这个发展应该会让很多人感到懵比,来来,让我们把时间往回倒一点。

“诺克特,你就不能配合一点吗?”

“我已经很努力在配合了啊。”

普隆普特觉得王子殿下今天的状态非常不对。他刚刚用攒了很久的积蓄买了一部新的相机回来,本着新相机的第一张照片应该拍一些有纪念意义的事物入镜,就问诺克提斯愿不愿意做第一张照片里的主角。

对方答应时还好好的,到了拍照的时候却突然看起来一副有些拘谨的样子,这让普隆普特觉得他现在给诺克提斯拍的不是日常照片而是一寸免冠证件照。

“诺克特,你现在太紧张啦!来,先笑一个。”有些无奈地说着,普隆普特就自己在相机背后笑了笑,对面看起来精神紧绷的诺克提斯大概是因为他的笑也稍稍放松了下来。

就是现在。

他迅速按下快门,小显示屏里看到的诺克提斯却是在放松的一瞬间以后又紧张起来,甚至与刚才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药丸,难道新相机的第一张照片就注定是路西斯王子殿下的证件照吗?!

普隆普特有些绝望地调到照片部分,在看到相机记录下来的那一幕时绝望又烟消云散了。幸好,那张照片上的诺克提斯并不紧张,眼睛直直地望向镜头,像是要透过相机与在那背后记录这一刻的普隆普特对视,嘴角扬起的弧度刚好能构成一个微笑。完美。

普隆普特还在为他抓住了王子殿下放松的那一瞬间让新相机的第一张照片没有毁于一旦而欣喜着,诺克提斯就绕到他背后,把下巴放到了他肩上。

“我看看?”距离太近,诺克提斯说话的声音不大,带着温度的气息却是和声音一起落在了普隆普特耳后,让他皮肤发热,有种被烧伤的错觉。

而罪魁祸首却没有任何歉意——他甚至还因为觉得刚才的姿势不舒服而换了个角度,让两人的距离变得更近了。

普隆普特偏了偏头,对毫无自觉的诺克提斯说:“喂,这样很热啊王子殿下。”

他说这话时不知怎的声音略微发抖,也没用诺克特来称呼对方,而是选择了王子殿下这样有些揶揄意味的昵称。

“是吗?”

砰砰,砰砰……听到的到底是自己的心跳还是对方的心跳?诺克提斯也不知道,他少有地无赖了起来,就这样靠着普隆普特不走。

看起来就像他和普隆普特是缠绕生长的两棵植物一样。

“可我觉得这样很好。”

普隆普特觉得自己大概是在做梦,诺克提斯的这一发直球打得他措手不及,幸亏他现在是背对这诺克提斯的,不然那惊讶的表情怕是要被尽收眼底。

“那……那就这样吧。”

此刻心里温暖又包容——也许还暗藏着几分期待与冲动——的感觉,诺克提斯将它定义为幸福。

直到很久很久以后,久到诺克提斯已经从王子殿下成为国王陛下,久到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可以轻易地用大半辈子作为量词的时候,诺克提斯突然问普隆普特为什么他选择成为摄影师。

很奇怪吧,本来应该在知道对方志向的第一时刻就问出口的问题却被拖到了现在。彼时的普隆普特一边擦拭相机镜头一边回答他:“为了爱。”顿了顿以后,他又补上了后半句:“还有未知的未来。”

话毕,他朝着诺克提斯眨了眨眼。

王宫的广场上正举行着新王的加冕仪式。作为路西斯王室御用摄影师的普隆普特本来应该有在距离最近的位置上拍摄照片的待遇,但是被他拒绝了。

虽然是王室御用摄影师,也不能就为了一张前排照片就把业界人缘给断了。

普隆普特混在一堆扛着长枪短炮的各大媒体的摄影师里,顺利地在一个不算近也不算远的地方架好了三脚架。

他目测了一下从自己的位置到台阶最高处的直线距离,肯定在五十米以内,心底却突然生出一种自己在三百米以外拿准星对准了那处的错觉。

周遭的嘈杂声响被忽略,所有念头也被抛出脑海,普隆普特数着自己的心跳排数,等待着仪式的开始。

站在台上刚刚做完演讲的诺克提斯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一眼认出了普隆普特,普隆普特似乎也是注意到了他的目光,与他隔着人群对视,本来有些紧张的心情停止摇摆,渐渐平静下来。

如果他没有被无数双眼睛和长枪短炮对着,诺克提斯肯定要忍不住因为突如其来的饥饿难耐感而伸出舌尖,舔舐一下唇角。

就在和人群中的普隆普特对视那一瞬间,诺克提斯突然觉得他的生活里急需一个普隆普特来填满空白。倒不是说他觉得自己之前的人生空乏无味,只是突然地就觉得应该有一个能让生活变得更色彩斑斓的人和他一起渡过余下的人生。

把路西斯国王陛下的某一瞬间定格下来,锁进相片里,这是路西斯王室御用摄影师的日常,也是全世界都不明白的,对国王陛下的示爱方式。

无论是路西斯的王子殿下诺克提斯还是国王陛下诺克提斯都不可能完全属于普隆普特,但是在他镜头下的专属模特诺克提斯不一样。

他是属于他的。

哦,或许在刚才那句话的全世界前面还应该加一个定语,“除了国王陛下以外”。

诺克提斯在每张照片里出现的嘴角上扬的弧度,就是国王陛下对他的御用摄影师的爱的回应。

他也是属于他的。

只有你我明白。




一个听着歌就冒出来的短打脑洞,吃我安利一发林俊杰的《杀手》啦(。ò ∀ ó。)
明明是毕业班还要做高中布置的作业和为开学摸底考补习什么的,根本没时间填坑啊!!感觉整个ID就是个已经倒下的旗子_(:з」∠)_
过两天补完课会抽时间填一下《震惊》那个坑的,绝对会的!【flag又立起来了】

【原创】愿者上钩

神奇脑洞产物,小学生文笔,一个大写的OOC
自己都嫌弃自己怎么写得这么玛丽苏



嘘,别出声。
路西斯的王子殿下装作若无其事地回头。什么都没有。

不知道第几次被这样与他人不同的毫不掩饰的炽热目光注视,但在回头时又像是猎物躲避捕猎者一样迅速消失,怎么寻找也找不到源头。

诺克提斯叹了口气,默默地在心里记上了一笔。作为一个钓鱼爱好者,他深知等待的意义。
但他没想到的是这场追逐战持续了很久很久,直到高中生活开始才划上句号。

“你好啊,诺克提斯王子!”他在众人的小声议论里大胆的上前拍了王子殿下的肩膀向他打招呼,“初次见面,我叫普隆普特,今后还请多多指教。”
诺克提斯稍微愣了一下,他看清楚了一直躲着自己的“猎物”的真面目——一条开朗活泼,有时又极易感到自卑害羞的小美人鱼。

他笑了笑,回拍了普隆普特的肩膀:“才不是第一次见面。”普隆普特一愣,接着也笑了起来。

诺克提斯当然记得他第一次见到普隆普特是在什么时候。

无聊的大课间,独自在教学楼后“王子专属”的空地处发呆。冒失的身影毫无防备的闯进了他的视线。
是个有趣的人。说着希望与自己成为朋友的小胖子有些笨拙地摔倒在地,高举相机的动作让他对对方有了这样的第一印象。

但无意间说出的“好重啊。”和匆匆响起的上课铃却成了两人之间的阻碍。
普隆普特用了三年多的时间才跨越过它。

童话里的小美人鱼舍弃声音,忍受行走时刀割般的痛苦,才来到她所深爱的王子身边。路西斯的王子殿下不知道他的小美人鱼是否也经历过那样苛刻的考验,但他为他的小美人鱼没有退缩,最终还是来到了他身边感到庆幸。
诺克提斯敢保证自己绝对比童话中的王子要聪明得多。

从学期开始的邂逅到成为无话不谈的好友,看看日历诺克提斯会发现不过过去了两个月不到的时间。

*“我猜每个人的一生都会遇见某个人,喜欢上她。有些人在合适的时间相遇,就像是在春天遇到花开,于是一切都会很好,他们会相恋、订婚、结婚、一起生活。有些人在错误的时间相遇,就像是在冬天隔着冰看见浮上来换气的鱼,鱼换完气沉到水下去,再也看不见了,什么结果都没有。但我们能说在春天遇到花是对的,而在冬天遇到鱼是错的么?在错误的时间遇到,就能克制自己不喜欢那个人么?是不是仍然会用尽了力气想去接近,想办法掩饰自己,甚至伪装成另一条鱼。”
“你在冰面上看到鱼浮上来换气,明年冬天如果你还等在那里,还是会看到鱼浮上来换气。再相见的时候你就可以带一把冰镐了,把冰面砸开把鱼捞上来回家做鱼汤喝!这就是后续。”*

还没等诺克提斯去砸开冰面,心急的普隆普特就自己从水中跃到了岸上——王子似乎忘了他的小美人鱼是个主动的孩子。

于是,在答应普隆普特的告白后,他哭笑不得地说出:“告白的机会啊,居然被普隆普特抢先了,超不甘心!”
“那诺克特本来是打算怎么向我告白的?”普隆普特打趣着他的王子殿下。
“就……挑个时间去让游戏厅老板把扭蛋机里面的扭蛋换一下,等那天放学的时候让你去扭一个,看到扭蛋里的东西怎么想都知道是告白了吧。”
“呜哇,诺克特这简直是要求婚的架势还真是,不得了了。”普隆普特忍不住幻想了一下,“搞不好扭开扭蛋之后我会直接说‘我愿意。’啊,哈哈。”

平凡又不平凡的日子像手中沙一样从流逝,诺克提斯能清楚地看到有一条由感情交织成的线,系在他和普隆普特之间。

情潮过后,普隆普特已经近乎昏睡过去。诺克提斯小心翼翼地抱着他进了浴室。

一室氤氲里,他在普隆普特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带有安抚意味的吻,指尖划过手臂线条,手腕上属于布料的质感让诺克提斯想起应该把这个褪去。
他伸手,还没再次动到护腕,一直安静地任他触碰的普隆普特却突然挣扎了一下。他的手从浴缸边上滑了下去,也不怕护腕被弄湿,就把手藏进了水里。
普隆普特整个人都向水中下滑,直到水淹至口鼻处,被诺克提斯一把捞起才停止。
王子殿下第一次见到他的小美人鱼露出这样的表情,无助与痛苦纠缠,看起来无比脆弱。那也是他唯一一次见到普隆普特露出这样的表情。

就像被搁浅。

普隆普特突然伸出手,颤抖着一点一点把护腕摘下,被掩盖在护腕下的黑色条形码纹身暴露在空气中。也许是因为距离被刺上的时候已经过了很久,黑色已经有些转为暗青色。
王子殿下知道那意味着什么。他毫不犹豫地用吻夺走了普隆普特的思绪,接着,他沿着手臂滑到手腕的那处,在那个图案上印下一个又一个的吻,试图用自己的印记覆盖它。

童话中的小美人鱼为了爱甘心被搁浅,可普隆普特的王子殿下不愿如此,他宁愿自己潜入深海去寻找、触碰、亲吻他的小美人鱼。

诺克提斯从背后拥着他的小美人鱼入眠,希望落在他脖颈处的炽热吐息能让他安心。

从此,王子殿下和他的小美人鱼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童话如是说。

翌日清晨,本该睡在自己怀里的普隆普特不见了踪影。对此,诺克提斯表示:我一定是读了个假童话。

直到很久很久之后,诺克提斯成为了路西斯的国王陛下,他仍然对“聪明的王子殿下失去了他的小美人鱼”这个童话结局感到不满意,并为此在内心向写出这个童话结局的人吐槽了无数次。

但似乎所有人都忘了一件事,聪明的王子殿下同时也是一位优秀的垂钓者。

真正的垂钓者该出现在哪里。水库?溪边?湖泊?上述答案都不是正解。

当普隆普特在他的相机预览图里看到他的王子殿下熟悉的微笑时,他就知道了正确答案。

是人海。

即使是在茫茫人海中,垂钓者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抓住小美人鱼的机会。
可小美人鱼知道,自己早在垂钓者发现自己前就已被捕获。

所有的所有,不过是愿者上钩。

*号部分内容源自江南《龙族Ⅱ》里楚子航和夏弥的对话。

写给自己的生贺,说起来这么凑表脸地给自己写生贺的家伙也能也就我一个了吧。
关于王子和美人鱼的故事是某天听林俊杰的《美人鱼》时想到的。如果没有听过这首歌请无比吃下我这口安利。
最后,祝我自己生日快乐(。ò ∀ ó。)【划掉】

【原创】震惊!路西斯的王子殿下竟然是同人文文触!

神奇脑洞产物,小学生文笔,一个大写的OOC
又名同人文触是如何养成的×

一个意外发生在诺克提斯和普隆普特开始交往的不久后。
王子殿下成功和他的小陆行鸟(这是不能让普隆普特听见的昵称)开始了标准童话结局的幸福生活,却在某天下午的图书馆里出现了微妙的转折。

不知道是哪个家伙,用了电脑也不关机,连学校的BBS页面也没关就走了。诺克提斯随意扫了一眼屏幕,正要关上网页时,他发现有哪里不对。

为什么我从来没见过学校BBS的这个版块。

诺克提斯扫过帖子标题,嘴角不住抽搐。
【闲聊】你们有人萌之前来接王子殿下的眼镜小哥×王子的吗?求粮
【破事水】诺all党的艰辛求生实纪,论与全世界站逆西皮的痛
【扎铁】诺all?不存在的
而这个板块的置顶高热帖的名字诺克提斯意识到自己似乎真的打开了什么不得了的BBS隐藏板块。
【血红】all诺大旗由我来扛

在这个隐藏板块逛了一圈之后,王子殿下表示【对方并不想理你并一把关上了新世界的大门】。
难以想象平日里看起来画风正常的女生们在披上网络马甲后就画风变得如此清奇,扫一遍这个板块的帖子标题就在想象的大草原上猝不及防地看到无数头羊驼迎面而来。

不过,为什么支持他和普隆普特在一起的帖子这么少啊!普诺又是什么情况,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他都不可能是甘心在交往中被普隆普特占主导地位的人吧!

继当年与伊格尼斯据理力争“胡萝卜这个物种就不应该出现在世界上”后,诺克提斯再一次有了想把反对意见全部同化的毅力。
“让所有人都来萌诺普吧!”这个对于诺克提斯来说重要性不亚于“让胡萝卜从世界上消失吧”伟大的计划,得先从注册一个BBS隐藏板块帐号开始。

于是,这个伟大的计划从第一步开始就分外坎坷。

诺克提斯并没有想到从隐藏板块注册个帐号是这么难的事情。本来以为会和普通板块注册差不多,邮箱验证码还有学生卡帐号绑定之类的,但事实证明,他还是图样图森破。

面前的百题测试颇有高中结业考试前突击复习的味道。限时六十分钟还有分数要求还是可以接受的,但是把网页锁死在了答题页面还不让用搜索引擎查找不会的题目也太过分了点吧!
在经过一番挣扎之后,诺克提斯终于成功注册了帐号——在第三次时堪堪擦过及格线。

但下一个难题又来了。
他答题的分数太低导致帐号的分数不高,根本就没有发言的权限,还得从签到回复开始慢慢把经验水上去。

这么看来,“让胡萝卜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吧!”似乎是比“让所有人都来萌诺普吧!”更加靠谱的计划。
诺克提斯深切体会到了路漫漫其修远兮的奥义。

这时的王子殿下还没意识到,这只是他踏入新世界的大门,成为同人文文触的开始。




趁着假期搞一搞这个神奇脑洞,先丢个短小的一发。这是个作者本人都不知道会有多少剧情,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更新的那种坑。

【短篇】二月三十 下

神奇脑洞产物,一个大写的OOC ,小学生文笔×
大概是块甜饼×

“其实我也不是很懂你们人类的思维,”A4纸丝毫没有顾及到旁边的普隆普特还处在惊掉下巴的状态,自顾自地吐槽起来,“为什么能接受自己在异世界,还能接受一张纸作为NPC,却对异世界会随机变化这种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感到惊讶。”

“等等,你们?”普隆普特找到了华点。
“啊,还有个黑头发,刘海长得我都觉得眼睛痒的家伙也在二月三十日来着,”A4纸顿了下,似乎想起了什么事情才接着说了下去,“不过他似乎在不同的异世界空间里,如果你想见到他的话,大概要等到二月三十日结束才行。”

“这样啊。”从它的描述来看,那个人应该是诺克特没错。普隆普特稍微松了口气,毕竟在这个全是诺克特的世界里见到本尊这种事情实在是太惊悚了。

“所以,在二月三十日结束前,请自由地……”诚恳的安利才卖了个开头,A4纸突然发现自己被如鱼得水的诺克提斯迷弟忘在了原地。

“现在的年轻人哟,都是这么性急的吗?这样可是不行的啊。”它晃了晃,消失在了空中。
———————————————————
朋友,你经历过绝望吗?

诺克提斯从这个充满陆行鸟的世界带来的震惊里缓过来之后,发现刚才那张会说话的A4纸不见了。
他,现在在一个全是陆行鸟的异世界里,要找到不知道在路上被什么拦住了的普隆普特,然后想办法回到正常世界去。

“哟,年轻人你怎么还愣着呢?”不知道从哪里消失的A4纸又从不知道哪里冒了出来,“果然来到异世界里的人没了我这个向导就是不行啊。”
“虽然刚刚那个孩子就把我给忘了。”小声的补充被诺克提斯听到了,于是他也发现了华点:“那个孩子?”
“一个黄色头发,有超级可爱的小雀斑的孩子。”

诺克提斯自动忽视了它突然变得花痴的语气。从描述上看,是普隆普特没错了。

“他在哪里?”
“他在另一个异世界空间里哦~你想见他的话应该要到二月三十日结束才行。”

“所以,在那之前,请自由的……”这次的安利同样在卖了个开头之后就被打断。

“作为向导,能稍微帮我个忙吗?”“当然。”
“那么,接下来就拜托你了。”
A4纸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开始思考它刚才的肯定回答是不是太草率了。

事实证明,是的。
路西斯的王子殿下显然毫不客气地把它当成了一台会说话,能自己移动的超智能平板电脑。
不仅仅是作为向导引路和解答问题这样的忙,还有帮他查找哪间店铺里才有陆行鸟等身玩偶,记录他的购物清单,以及作为备忘录提醒他购物计划上还有什么他疏忽了的东西等等。

终于,到了最后一项东西——陆行鸟运动T恤的购买地点,A4纸终于找到了一个卖安利的点,并成功卖出了今天的第一份安利。

“嘿,看看那边的陆行鸟情侣衫,很不错对吧☆”
嗯,看起来是很不错,男款上印着黑色陆行鸟,女款的则是白色陆行鸟。正面看起来只是普通的陆行鸟T恤,但是当两个人并肩走时,背后会微妙地拼出两只陆行鸟依偎的图案。

于是,陆行鸟情侣衫,Get√

“不穿穿看吗?在都是陆行鸟的世界里,身上不带点陆行鸟元素,看起来会很奇怪的。”
意外地,诺克提斯接受了这个建议,换上了黑色陆行鸟那件。

“好啦。忙我已经帮完了,接下来的时间就由你自由支配了。”A4纸如释重负。

“晚上在学校有活动,记得去看啊!”
在原地消失之前,它这么说。
———————————————————
普隆普特终于想起来了他还有异世界向导这回事儿——在他发现自己怎样都没办法完美地与诺克提斯等身蜡像合影的时候。

啊哦。
他显然也想起来了向导被他忘在了原地这回事儿。

“Boom!”不见踪影的A4纸突然出现,吓了普隆普特一跳。
“嚯!”但下一秒,就轮到了普隆普特吓它一跳。

“啧啧啧。”它看着普隆普特身上的诺克提斯应援服,相机上挂着的Q版诺克提斯挂饰以及旁边放着的一堆诺克提斯相关周边发出了意味不明的声音。

帮助普隆普特完成了和等身蜡像拍全身照的心愿,称职的向导开始卖今天的第二份安利。

“要去那边那间商店看看吗?”它的一角指向了不远处,“那里似乎有超棒的手办哦!”
于是,接下来就出现了普隆普特站在玻璃展柜前,和自己的钱包余额斗争了起来的一幕。

看起来真的很棒,但是好贵;诺克提斯这个表情超帅的啊,但是好贵;而且这个手办旁边还写着附送各类衣物,但是……等等,衣物?
A4纸大概会读心术,一句话解释清楚了情况:“没错,这个手办是可脱的哟☆”

可脱……太糟糕了。普隆普特一边克制自己买下这个手办的冲动,一边企图清空往不得了的方向思考的大脑。

“啊,说起来,晚上在学校里有活动来着,到时候记得要来啊。”在说完这句话之后,A4纸就消失了,留下了依旧在做思想斗争的普隆普特。
———————————————————
晚上,诺克提斯按照A4纸说的话去了学校。但当他到达时,活动还没开始,学校里静得不行。
他决定先去教室,睡一会儿或者打几盘王之骑士消磨消磨时间。

于是,等他再次查看时间时,时钟的指针已经指向了十一点五十五分。

二月三十日快结束了。

诺克提斯决定去找找作为向导的A4纸——不知道二月三十日结束之后他还能不能见到它,至少,对它的帮助说一句谢谢。
他起身,确定那些带给普隆普特的陆行鸟手信都带上了之后,向教室外走去。

普隆普特在A4纸消失之后又拍了很多照片,没想到一不留神就走到了特别偏远的地方。异世界里除了他之外没有别人,乘坐交通工具就成了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他从那个地方走了很久很久才回到学校。
啊,十一点五十五分了,活动不知道结束了没有。他想着,抱稳了手里的东西,向学校内走去。

五分钟之后,普隆普特在最意想不到的时刻见到了这一天里最想见到的人,诺克提斯也是。
但是,他们似乎在一瞬间都忘了有什么微妙的事情,下一秒又想了起来。

普隆普特见到穿着陆行鸟T恤,手里提着一大袋看起来是陆行鸟相关的诺克提斯(在看到另一件以前,他认为那只是普通的T恤),不知道是要转身就跑还是要抱怨诺克提斯居然没有带他一起去陆行鸟世界。
此刻他分外庆幸自己最终还是没有买下那个手办。

诺克提斯看着穿着自己的应援服,怀里抱着一堆自己相关周边的普隆普特,不知道是该转身就跑还是该吐槽他早就知道的普隆普特对他的痴汉属性。
二脸懵逼,气氛分外的监介。

“呐,普隆普特,这些,都是给你的。”
最后还是由诺克提斯打破了尴尬的局面。

但在说完这话之后,他突然想起来,那件白陆行鸟T恤也在里面。
此刻他分外后悔自己接受了A4纸的安利买了那套情侣衫。

“那,多谢啦。”不尴不尬的回答。

“说起来,普隆普特原来这么喜欢我的吗?如果普隆普特今天没有穿成这样的话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发现呢。”话锋一转,画风也跟着变得不对劲了起来,王子殿下似乎突然开启了什么不得了的模式。

“这个……”普隆普特只能更用力地抱着怀里的东西,向他最好的朋友坦诚,“一直以来都,都很喜欢诺克特。”

“最喜欢诺克特了!”普隆普特抬起头,正视对面抱着意味不明的表情的诺克提斯,也正视自己没有勇气说出的内心。

“笨蛋。”诺克提斯的手伸向普隆普特,在他泛红的耳垂上捏了一下,“早点说出来不好吗?”
“诶,诺克特你……不觉得反感吗?”普隆普特对诺克提斯的反应感到惊讶。

“完全不会。”

捏过耳垂的手转向后颈,两人之间的距离被一点点缩短,直到能清楚的感觉到对方的呼吸。

“我也最喜欢普隆普特了呢。”

呼吸交错,距离继续缩短,就在快要碰上对方的嘴唇时,有个声音传来,两人都冲着那个方向转头。
“那什么,我应该告诉过你们,二月三十日结束就能——”A4纸似乎也被它出现的时机不对给吓了一跳,后面的半句话弱弱地说出,“见到对方的,对吧?”
“继续,请自由的——”话还没说完,A4纸又消失不见了。

普隆普特先反应了过来。他向诺克特表白了自己的心意,却没想到这是个隐性双箭头,而现在,他们俩之间的距离近得足以擦出火花来。

啾。

他小心翼翼的凑到诺克提斯面前,在他的王子殿下的唇角落下一个似有若无的吻。
刚刚回过神来的诺克提斯被普隆普特的主动震了一下,在他离开之前加深了这个吻。

嘘,在只有幻想之都乌托邦才会出现的二月三十日里,童话的结局向来都是王子和他的小陆行鸟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

说好的这周末更新的后半部分,感觉最后这个结尾啊还真是强行得不得了,有空或许会改一下_(:з」∠)_
顺便问一下,大纲为“震惊!路西斯的王子殿下竟是同人文触”这样的逗比文有没有人想看的。














后面没有了_(:з」∠)_













真的没有了_(:з」∠)_
















好吧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关于如何让一篇逗比文走向BE
召唤  @一包碎银

【短篇】二月三十 上

神奇脑洞产物,一个大写的OOC,小学生文笔,本体出没注意×
大概是块甜饼×

普通的工作日早晨,闹钟普通的响起,再普通的被王子殿下用随手摸到的枕头砸到停止工作——如果忽略已经暗下去的闹钟上显示的日期的话,这确实是再普通不过的一天的开始。

但现在正处于半梦半醒的王子殿下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点异样。他醒来之后的第一想法是,今天居然是由他设定的闹钟把他唤醒的,而非一大早到访的伊格尼斯把他喊起来的。

也许是因为伊格尼斯今天分外地忙。
诺克提斯想着,走出了卧室。洗漱,吃早饭,出门,一气呵成。直到走上去学校的路,诺克提斯都还没有发现有哪里不对。

他到校的时间不算早,教室里却空无一人。诺克提斯的学生卡在签到机器上划过,签到机器上赫然显示着的日期让他感觉到了异常。二月三十日,只存在于乌托邦的日子居然出现在了日历上。

这……不会是提前到来的愚人节玩笑吧?毕竟想要改变这种机器的日期还是不难的。
诺克提斯拿出手机,想给普隆普特发个信息,意外地看到了手机上的日期也是二月三十日。
好的,这下他能确定自己现在是在做梦了。

最终他还是给普隆普特发了信息,询问他什么时候会到,普隆普特很快回复了他,说再过一会儿就会到学校。
只能先等普隆普特来了再说了。

———————————————————

普通的工作日早晨,普通的伸手关掉床头的闹钟,普通的晨跑。回到家后洗漱,吃早饭,出门,一气呵成。
普隆普特最先发现日期不对是在看了一眼手表之后。手表上显示着二月三十日,他并不认为这是反常的事情——这种手表向来对于日期不能自动校准,它们永远都不知道二月最多只有二十九天,也不知道哪个月有三十一号。

他在把日期调到三月一日之后,隐约察觉到了有什么异常。正常来说,他去学校的路上不可能像现在这样空无一人。

“难道,这里是,不……”他没想到小声的自言自语得到了回应。
“没错,这里就是异世界!”有个声音从某处传来,“年轻人哟,要和我签订契约成为马猴少年吗?”
比起吐槽,普隆普特更想知道这个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

“抬头抬头,我在你头顶上!”

普隆普特依言,看到的并不是想象中的妖精或是仙子,而是一张再普通不过的A4纸。如果忽略掉它正在说话的话。
“你也察觉到了吧,今天是二月三十日,只在异世界存在的奇妙日子。”A4纸打了个转,似乎对此感到很开心的样子,“今天,就由我来做你的异世界向导了。”
意外地,普隆普特接受了这个神奇的设定,并严肃地和A4纸交谈了起来。

“你能陪我去趟学校吗?”“当然。”
“你……能折叠吗?”“当然不能,会很疼的。”
“那你要怎么陪我去?”“你难道还没有注意到我会飞吗?只是……”A4纸似乎对普隆普特小看它感到有些不满。
“什么?”普隆普特的话还没说完,就有一阵风吹了过来,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A4纸就从他眼前消失了。

“在起风的时候,记得抓——住——我——”声音从远方传来,普隆普特不得不为此奔跑起来,寻找A4纸的去向。
—————————————————
诺克提斯左等右等,等了很久还是没有等到普隆普特来学校。

鬼知道这异世界里会不会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把普隆普特截在了半路。诺克提斯决定去找普隆普特。

这个时候或许应该夸赞一句诺克提斯,他的猜测是正确的,不过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出去找普隆普特也许是个错误的决定。

诺克提斯刚出校门,就被什么东西挡住了视线,更准确地说,他被不明物体糊了一脸。
他扯下不明物体,发现是张空白的A4纸。还没来得及让他作更多的思考,手上的纸就开始挣扎起来,一边挣扎还一边叫唤:“疼疼疼疼疼,快松手!”
他松开手,A4纸顺势脱出飘到空中。诺克提斯现在清晰地认识到了自己现在正处于一个神奇的世界里。

“欢迎来到异世界啊年轻人!”A4纸说,“看,是不是很壮观!”语气中略带些得意感。
“这不是和正常世界一模……”话说到一半,诺克提斯转头一看才发现,世界和他进入学校前已经完全不同了。现在这个世界里,全部!都是!陆行鸟!
他大概知道普隆普特一直都不出现的原因是什么了。

“那么,请从现在开始你的异世界之旅吧!”
—————————————————
普隆普特跟着A4纸一路跑到了学校,在门口时本来就要抓住了,纸张却一下子从眼前消失了。普隆普特想了想,认为它在学校里的可能性比较大。
他决定先去教室里找诺克提斯,然后再一起去找A4纸。但当他到达教室时,给他发信息说在教室等他的诺克提斯却不见人影。

奇怪,诺克特去哪了?普隆普特一边想着,一边在学校里四处寻找着A4纸的踪影。

在他位于塑胶跑道上时,失踪人口,不,失踪纸口出现了。它也看到了普隆普特,正要欢快地打招呼时,又是一阵风过来,身体再次不受控制地飞走。
这次普隆普特反应迅速,在A4纸被吹远之前就跟着跑了起来。眼看它就快被吹出学校了,普隆普特赶紧加速,终于,在校门处伸手抓住了A4纸。

“呼,抓到你了。接下来……”普隆普特撑着膝盖调整呼吸,却在抬头的一瞬间屏住了呼吸。
如他所见,这个世界和他进入学校前完全不同了。现在这个世界里,全部!都是!诺克特!
这个发现让诺克提斯隐性痴汉的普隆普特有点脸红。

不知道各位能不能想象到那一幕,平日里熟悉的场景因为各种熟悉的装饰变得陌生起来,广场正中的人形立牌,LED显示屏上的大幅海报,摆在旁边商店里的玩偶和手办。创建这个世界的人也许会最好的读心术,才能把他曾经想象过的所有都创造出来。

“如你所见,开始你的异世界之旅吧少年!”

磨磨唧唧写了两千字还没写到自认为精彩的剧情,先凑不要脸地把上放出,不出意外的话下会在下个周末放出。
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土下座】
召唤  @一包碎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