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四_弧比赤道长

一张不定期会浮现出奇奇怪怪的文字的A4纸

【原创】信仰系列•无神论者

基尔伯特蹬着山地车,用最快的速度赶往学校时,他的内心是崩溃的。
早上六点零五分时基尔伯特迷迷糊糊地醒了一回,他歪头看了看时钟。离正式起床洗漱的时间还有十五分钟,基尔伯特决定再眯一小会儿,等闹钟响了再爬起来。没想到闹钟偏偏出了点小差错,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看向时钟时,已经指向数字八的分针让他收到了会心一击。
九点四十分了。基尔伯特当时的心理活动只有这句话,他先是愣了两秒,然后从床上飞快地爬了起来冲向了浴室。
草率地洗漱,换衣服,确保穿戴整齐之后冲下楼梯,把车从楼下杂物间里推出来再骑车赶往学校,用时统共不到五分钟。
吃早餐显然已经没时间了,抄小道赶去学校或许还能在七点钟的早读铃响起之前赶到而不至于被记过。
基尔伯特一边飞驰在小巷里一边三心二意地思索着为什么闹钟早上罢工了。脑袋里突然灵光一闪,他想起来了!因为昨天比平时早起了半个小时他就顺手把闹钟给关了,没想到昨天晚上睡觉前忘了还有这茬,以至于他现在有些狼狈地赶往学校。基尔伯特的内心更崩溃了。
就在他分神思考闹钟罢工的原因时,狭长的小巷那头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人。那人像是没有注意到迎面而来的基尔伯特似的,也不躲闪,就这么不紧不慢地径直走过来了。
当基尔伯特发现那人时,他们之间的距离已经不足以让基尔伯特停下自行车了。
基尔伯特他眼一闭,心一横,用力死按刹车不放,就像在上演电影中的慢动作。
他的内心被一阵紧张的弹幕糊屏,以为将要与来人撞个人仰马翻,甚至已经在心里想好了落地的姿势以便将伤害减小到最低。
出乎意料的是,基尔伯特什么都没有碰到,又或者说,他似乎直接穿过了那人的身体。
『!!!』三个感叹号足以表达基尔伯特惊讶的程度,他回头撇了那人一眼,那人也正好转头看向他的方向,四目相对。
作为一个无神论者,基尔伯特觉得他有点方。他抬手,瞄了一眼仍旧在勤勤恳恳地工作着的手表君,指向十一的分针让他心里大喊不妙,也没再多想这诡异的灵异事件,向学校的方向做最后冲刺。
在校门将要缓缓关上的那一刻,基尔伯特他冲进了校门。也顾不上锁自行车了,基尔伯特在门卫大叔“算你小子运气好”的目光洗礼中飞奔了起来。
他三步并作两步地跳上足有半米高的台阶,期间还差点被绊倒。基尔伯特此时恨不得长出一双翅膀来直接飞到教室里去。他上气不接下气地赶到教室,把书包一甩,接着整个人一下子瘫坐在椅子上,早读的铃声啥好在此时响起,同桌一边笑个不停一边凑到基尔伯特身旁说『看您这点儿掐的,真准!』正平复着自己哔了狗了的内心的基尔伯特此时此刻并不是很想理他。从桌膛里掏出早读要用的课本,翻开到今天要读的吗一页,正要反驳一下同桌的那句调侃时,他旁边突然出现了个人影,把他头顶的光线挡了大半。
卧槽。基尔伯特受到了惊吓。他一边大声读着课本一边碰了碰正在补着昨天漏做的习题的同桌,却收到了来自同桌一句没好气的『嘿你干什么呢,我没补完之前除非老师来了不然都不要叫我。』
基尔伯特默默地翻了个白眼,在心里吐槽道:这么大一个老师站在旁边你都没发现,说好的引以为傲的5.0的视力呢?实力眼瞎也不至于瞎成这样吧喂。
一分钟过去了,那个影子没有动;两分钟过去了,那个影子依旧笼罩在基尔伯特上方;三分钟过去了,那影子似乎是要赖在这儿不走了。就在基尔伯特想着莫非这老师也是实力眼瞎,三分钟过去了都没看见眼前这个补作业的时,影子的主人终于有了离开的迹象。
基尔伯特见那影子晃动了几下,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他只见那个站在自己身边的疑似老师的影子转身,然后坐到了自己的桌子上。基尔伯特僵硬地抬起头。想看这是哪个老师这么有毒,这他妈是要闹哪样的基尔伯特对上了一双让他莫名地感到熟悉的眼睛。眼睛的主人也正看向他,四目相对,基尔伯特被惊得说不出话来。
当你十分钟前碰上的灵异事件的另一位主角出现在你面前你应该如何向他打招呼?在线等,急。
直到讲台上监督读书情况兼领读的课代表点名表示他要是再不好好读书,在那发呆就要记名扣他德育分时,基尔伯特才回过神来。
合着我桌子上坐着的这么大一个不知道是不是人类的家伙你们都看不见是不是?基尔伯特抓抓头发,又继续大声朗读起来。
早读课下课,基尔伯特一把拉起那人,拖着他就往教学楼后头小空地的方向跑。
如果这时有人注意到了基尔伯特,那么他一定会发现基尔伯特跑动时有一只手一直向后,就跟拽着什么人跑似的。
就是在偏僻的地方,自言自语依旧是件奇怪的事。基尔伯特掏出手机,打开备忘录,用单身十五年的手速飞快地打出了一行疑问句“你是谁?为什么跟着我?”那人像是不知道手机应该怎么摆弄似的,好奇地在屏幕上戳了几下,却只发出了一行乱码。
这他妈就很尴尬了。
看来用手机沟通是行不通了。乐观主义的基尔伯特先生觉得天无绝人之路。打字不能交流那就用写字嘛,写字也不行的话说话还是听得懂的吧。大不了找个自言自语也不会被发现的地方说话就可以了吧。
于是就在上午最后一节自习课上,基尔伯特试着用写字和罗德里赫沟通。
同桌君正凑到坐在隔壁组的关爱单身狗八卦小分队队长那里互相交流着情报,没时间回头看基尔伯特在干什么。由于座位安排问题,基尔伯特离另一边的同学也很远,这给了他不被发现的机会。他抽出草稿本和物理练习题,装作在认真算着题目的样子,唰唰唰地在草稿本上写下了一行大字,内容与之前敲在手机备忘录中的一样:你是谁?为什么跟着我?
他把草稿本和笔往那人的方向推了推,那人心领神会,也快速地在草稿纸上留下了一行字。
基尔伯特盯着本子上的那行字,眉头紧皱,在旁人看来像是『小伙子怎么这么想不开去做物理习题,你看,第一题就不会做吧。』实际上基尔伯特的内心是崩溃的,他看着那行字陷入了沉思。沉思内容如下:
这是什么字?这是什么意思?这人看懂了我写了什么吗?不过这字还挺好看的嘿。
最终基尔伯特还是成功地和那个不知道是从何而来要往哪去的青年进行了美名其曰深入交流实则为查户口的谈话。
一放学,基尔伯特就拽着把人带回了家里,又拖着他回了自己的房间,锁上门,确定不会有人突然闯入也不会有人听墙角之后,对着那人说『你是谁?为什么跟着我?』那人轻咳了一声才开口,说『我叫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音之神。跟着你是因为……』
他还没回答完基尔伯特的问题就被基尔伯特给打断了『停停停,你说你是什么?』
『您没听清吗?我叫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是音之神。』罗德里赫很认真地又重复了一遍。
『嘿,这都二十一世纪了,怎么还有你这么犯中二病的人呢?毛主席曾经说过,封建迷信不可取。』白发少年看着眼前信誓旦旦声称自己是神明的棕发青年数落道,『小同学你的思想很危险啊,像你这样的,分分钟就要被警/察叔叔叫去查水表收顺丰的啊。』
罗德里赫见他不信,随手打了个响指,就当基尔伯特想继续嘴炮拯救这个疑似大龄中二青年的家伙时,他突然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了。
卧槽,这是巧合吧喂!怎么就这么巧碰上这种时候失声了!
罗德里赫又打了个响指,当基尔伯特再次张口想要说话时,他发现他的声音又回来了。
『所以说,你真的是神灵?』从语气中可以读出此时基尔伯特的惊讶与懵比。罗德里赫点了点头。基尔伯特作为一个无神论者,他的三观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冲击。他觉得今天他内心崩溃的次数和程度叠加起来大概可以成为人生中最崩溃的一天。
『你不好好当你的音之神,闲着没事儿跑来人间干什么?』已经问清楚了罗德里赫的住所地址工作单位工作内容月薪奖金等等的基尔伯特对罗德里赫又抛出了一个问题。
『寻找神格持有者,』罗德里赫回答,『也可以说是寻找下一任神灵。』『你们神还会生老病死什么的所以要找下一任吗?』『不,更多原因是因为他们在神界待的无聊了,就留一丝力量在神界替他管理一阵子,自己把心智附在神格上投到人间去散散心,身上有神格的便是神格持有者。不过有些神实在是太玩忽职守了,一去就是几百年不回神界,创世者看不下去了,就派了人手来人界寻找神格持有者。』罗德里赫的解释很详尽。信息量有点大,基尔伯特现在有点晕。
『那你找到了吗?』好半天过去了,基尔伯特才又开口问。『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但我还需要找到属于我的神社,从那里积攒回神界的力量。』罗德里赫思考了一会儿后回答。

『所以说,我们还要再找多久?』基尔伯特一边蹬着自行车一边问站在后头张望着的罗德里赫。『应该就在这附近,我感受到了一点气息。』『得了吧你,半个小时前你就这么说了。』
基尔伯特有点后悔自己答应了帮助罗德里赫回到神界的请求,这不,他周末好不容易想睡个懒觉,结果大早上的就被喊起来出门去找属于罗德里赫的那个神社了。
沿江修建的公园和自行车绿道,基尔伯特就在这上面有一搭没一搭地踩着脚踏板,以极为缓慢的速度前进着。他从绿道的这头出发,向那头行去,因为罗德里赫说他感觉的了神社就在这条路上。
天气不错,多云转晴,阳光大多被云挡住,风拂过面颊带来呼啸声,与一旁的流水声相得益彰。
不知道经过多少个路口和大桥,绕过多少个拦在面前的红黄条纹的路障,骑行多少分钟后,基尔伯特总算是骑到了罗德里赫的神社所在的位置。
当他已经骑到绿道的尽头,就要继续往那边的公园去时,罗德里赫告诉他,神社就在这里。基尔伯特张望一番之后指着旁边的界碑说『小少爷,你的神社不会在这下边吧?』罗德里赫摇摇头,指了指江水的方向,『不。它在那。』基尔伯特点点头『所以说,你的神社被水给淹了?』罗德里赫把基尔伯特拽过去,把基尔伯特的上半身按在栏杆上。『小少爷你别激动啊,我这水性不好的也不能下水帮你捞它是吧。咱们有话好好说,好好说……』『在这儿。』罗德里赫一手按着基尔伯特,一手指着围栏下方。
基尔伯特这才发现比地面矮个半米左右的地方有一个小平台,上面有一座一人高的小建筑物,像是寺庙,又像是什么塔,难以形容。
顺着小路到了平台上,罗德里赫一眨眼就不见了,基尔伯特觉得他应该是进那个神社去了,便坐在外边等着罗德里赫出来。
基尔伯特觉得他就快要这么坐着睡着了时,罗德里赫终于从那神社里出来了。
大概是取足了神力,罗德里赫换上了看起来有些厚重的长袍,他看向基尔伯特,眉眼间带着些许笑意。不知怎的,基尔伯特心里突然冒出了同桌那个堪称现代文盲的理科生曾经用来形容美人一笑的句子: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这笑,当真是惑人心智,俘人心魂。
『基尔伯特,你愿意成为我的信徒吗?』
『有何不可。』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