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四_弧比赤道长

老四的阿福特[误]
一张不定期会浮现出奇奇怪怪的文字的A4纸

【短篇】二月三十 下

神奇脑洞产物,一个大写的OOC ,小学生文笔×
大概是块甜饼×

“其实我也不是很懂你们人类的思维,”A4纸丝毫没有顾及到旁边的普隆普特还处在惊掉下巴的状态,自顾自地吐槽起来,“为什么能接受自己在异世界,还能接受一张纸作为NPC,却对异世界会随机变化这种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感到惊讶。”

“等等,你们?”普隆普特找到了华点。
“啊,还有个黑头发,刘海长得我都觉得眼睛痒的家伙也在二月三十日来着,”A4纸顿了下,似乎想起了什么事情才接着说了下去,“不过他似乎在不同的异世界空间里,如果你想见到他的话,大概要等到二月三十日结束才行。”

“这样啊。”从它的描述来看,那个人应该是诺克特没错。普隆普特稍微松了口气,毕竟在这个全是诺克特的世界里见到本尊这种事情实在是太惊悚了。

“所以,在二月三十日结束前,请自由地……”诚恳的安利才卖了个开头,A4纸突然发现自己被如鱼得水的诺克提斯迷弟忘在了原地。

“现在的年轻人哟,都是这么性急的吗?这样可是不行的啊。”它晃了晃,消失在了空中。
———————————————————
朋友,你经历过绝望吗?

诺克提斯从这个充满陆行鸟的世界带来的震惊里缓过来之后,发现刚才那张会说话的A4纸不见了。
他,现在在一个全是陆行鸟的异世界里,要找到不知道在路上被什么拦住了的普隆普特,然后想办法回到正常世界去。

“哟,年轻人你怎么还愣着呢?”不知道从哪里消失的A4纸又从不知道哪里冒了出来,“果然来到异世界里的人没了我这个向导就是不行啊。”
“虽然刚刚那个孩子就把我给忘了。”小声的补充被诺克提斯听到了,于是他也发现了华点:“那个孩子?”
“一个黄色头发,有超级可爱的小雀斑的孩子。”

诺克提斯自动忽视了它突然变得花痴的语气。从描述上看,是普隆普特没错了。

“他在哪里?”
“他在另一个异世界空间里哦~你想见他的话应该要到二月三十日结束才行。”

“所以,在那之前,请自由的……”这次的安利同样在卖了个开头之后就被打断。

“作为向导,能稍微帮我个忙吗?”“当然。”
“那么,接下来就拜托你了。”
A4纸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开始思考它刚才的肯定回答是不是太草率了。

事实证明,是的。
路西斯的王子殿下显然毫不客气地把它当成了一台会说话,能自己移动的超智能平板电脑。
不仅仅是作为向导引路和解答问题这样的忙,还有帮他查找哪间店铺里才有陆行鸟等身玩偶,记录他的购物清单,以及作为备忘录提醒他购物计划上还有什么他疏忽了的东西等等。

终于,到了最后一项东西——陆行鸟运动T恤的购买地点,A4纸终于找到了一个卖安利的点,并成功卖出了今天的第一份安利。

“嘿,看看那边的陆行鸟情侣衫,很不错对吧☆”
嗯,看起来是很不错,男款上印着黑色陆行鸟,女款的则是白色陆行鸟。正面看起来只是普通的陆行鸟T恤,但是当两个人并肩走时,背后会微妙地拼出两只陆行鸟依偎的图案。

于是,陆行鸟情侣衫,Get√

“不穿穿看吗?在都是陆行鸟的世界里,身上不带点陆行鸟元素,看起来会很奇怪的。”
意外地,诺克提斯接受了这个建议,换上了黑色陆行鸟那件。

“好啦。忙我已经帮完了,接下来的时间就由你自由支配了。”A4纸如释重负。

“晚上在学校有活动,记得去看啊!”
在原地消失之前,它这么说。
———————————————————
普隆普特终于想起来了他还有异世界向导这回事儿——在他发现自己怎样都没办法完美地与诺克提斯等身蜡像合影的时候。

啊哦。
他显然也想起来了向导被他忘在了原地这回事儿。

“Boom!”不见踪影的A4纸突然出现,吓了普隆普特一跳。
“嚯!”但下一秒,就轮到了普隆普特吓它一跳。

“啧啧啧。”它看着普隆普特身上的诺克提斯应援服,相机上挂着的Q版诺克提斯挂饰以及旁边放着的一堆诺克提斯相关周边发出了意味不明的声音。

帮助普隆普特完成了和等身蜡像拍全身照的心愿,称职的向导开始卖今天的第二份安利。

“要去那边那间商店看看吗?”它的一角指向了不远处,“那里似乎有超棒的手办哦!”
于是,接下来就出现了普隆普特站在玻璃展柜前,和自己的钱包余额斗争了起来的一幕。

看起来真的很棒,但是好贵;诺克提斯这个表情超帅的啊,但是好贵;而且这个手办旁边还写着附送各类衣物,但是……等等,衣物?
A4纸大概会读心术,一句话解释清楚了情况:“没错,这个手办是可脱的哟☆”

可脱……太糟糕了。普隆普特一边克制自己买下这个手办的冲动,一边企图清空往不得了的方向思考的大脑。

“啊,说起来,晚上在学校里有活动来着,到时候记得要来啊。”在说完这句话之后,A4纸就消失了,留下了依旧在做思想斗争的普隆普特。
———————————————————
晚上,诺克提斯按照A4纸说的话去了学校。但当他到达时,活动还没开始,学校里静得不行。
他决定先去教室,睡一会儿或者打几盘王之骑士消磨消磨时间。

于是,等他再次查看时间时,时钟的指针已经指向了十一点五十五分。

二月三十日快结束了。

诺克提斯决定去找找作为向导的A4纸——不知道二月三十日结束之后他还能不能见到它,至少,对它的帮助说一句谢谢。
他起身,确定那些带给普隆普特的陆行鸟手信都带上了之后,向教室外走去。

普隆普特在A4纸消失之后又拍了很多照片,没想到一不留神就走到了特别偏远的地方。异世界里除了他之外没有别人,乘坐交通工具就成了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他从那个地方走了很久很久才回到学校。
啊,十一点五十五分了,活动不知道结束了没有。他想着,抱稳了手里的东西,向学校内走去。

五分钟之后,普隆普特在最意想不到的时刻见到了这一天里最想见到的人,诺克提斯也是。
但是,他们似乎在一瞬间都忘了有什么微妙的事情,下一秒又想了起来。

普隆普特见到穿着陆行鸟T恤,手里提着一大袋看起来是陆行鸟相关的诺克提斯(在看到另一件以前,他认为那只是普通的T恤),不知道是要转身就跑还是要抱怨诺克提斯居然没有带他一起去陆行鸟世界。
此刻他分外庆幸自己最终还是没有买下那个手办。

诺克提斯看着穿着自己的应援服,怀里抱着一堆自己相关周边的普隆普特,不知道是该转身就跑还是该吐槽他早就知道的普隆普特对他的痴汉属性。
二脸懵逼,气氛分外的监介。

“呐,普隆普特,这些,都是给你的。”
最后还是由诺克提斯打破了尴尬的局面。

但在说完这话之后,他突然想起来,那件白陆行鸟T恤也在里面。
此刻他分外后悔自己接受了A4纸的安利买了那套情侣衫。

“那,多谢啦。”不尴不尬的回答。

“说起来,普隆普特原来这么喜欢我的吗?如果普隆普特今天没有穿成这样的话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发现呢。”话锋一转,画风也跟着变得不对劲了起来,王子殿下似乎突然开启了什么不得了的模式。

“这个……”普隆普特只能更用力地抱着怀里的东西,向他最好的朋友坦诚,“一直以来都,都很喜欢诺克特。”

“最喜欢诺克特了!”普隆普特抬起头,正视对面抱着意味不明的表情的诺克提斯,也正视自己没有勇气说出的内心。

“笨蛋。”诺克提斯的手伸向普隆普特,在他泛红的耳垂上捏了一下,“早点说出来不好吗?”
“诶,诺克特你……不觉得反感吗?”普隆普特对诺克提斯的反应感到惊讶。

“完全不会。”

捏过耳垂的手转向后颈,两人之间的距离被一点点缩短,直到能清楚的感觉到对方的呼吸。

“我也最喜欢普隆普特了呢。”

呼吸交错,距离继续缩短,就在快要碰上对方的嘴唇时,有个声音传来,两人都冲着那个方向转头。
“那什么,我应该告诉过你们,二月三十日结束就能——”A4纸似乎也被它出现的时机不对给吓了一跳,后面的半句话弱弱地说出,“见到对方的,对吧?”
“继续,请自由的——”话还没说完,A4纸又消失不见了。

普隆普特先反应了过来。他向诺克特表白了自己的心意,却没想到这是个隐性双箭头,而现在,他们俩之间的距离近得足以擦出火花来。

啾。

他小心翼翼的凑到诺克提斯面前,在他的王子殿下的唇角落下一个似有若无的吻。
刚刚回过神来的诺克提斯被普隆普特的主动震了一下,在他离开之前加深了这个吻。

嘘,在只有幻想之都乌托邦才会出现的二月三十日里,童话的结局向来都是王子和他的小陆行鸟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

说好的这周末更新的后半部分,感觉最后这个结尾啊还真是强行得不得了,有空或许会改一下_(:з」∠)_
顺便问一下,大纲为“震惊!路西斯的王子殿下竟是同人文触”这样的逗比文有没有人想看的。














后面没有了_(:з」∠)_













真的没有了_(:з」∠)_
















好吧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关于如何让一篇逗比文走向BE
召唤  @一包碎银

评论(10)

热度(19)